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歐洲議會打破左右大聯盟

歐洲議會在17日用了11小時,選出新議長,由中右政團歐洲人民黨(EPP)的意大利籍議員塔贊尼(Antonio Tajani,上面照片來自歐洲議會網站)當選,擊敗代表中左政團社會及民主派(S&D)的皮塔拉(Gianni Pittella)。

在歐盟實際運作上,這次換議長不會有重大影響,但過程中出現的競烈激爭,卻反映歐洲議會中的「左右大聯盟」傳統結束,對於詳細研究歐盟政治的人來說,有很大意義。

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

實牙實齒地預留轉軚空間

去年10月初,我寫過一篇文章<語氣堅定地不作任何承諾>來形容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公佈2017年3月底前啟動脫歐談判的演說;那麼,她在17日發表被評為「至今最清晰表達英國脫歐藍圖」的演說(上面為BBC影片截圖),我會形容為「實牙實齒地預留轉軚空間」(實牙實齒,廣東話,普通話好像是「板上釘釘」)。

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白俄羅斯大舉放寬免簽證

標題所說的,不只是白俄羅斯第一副總理馬秋舍夫斯(Vasily Matyushevsky)16日訪港時所公佈的香港特區護照持有人可免簽證訪白俄14天一事。實際上,白俄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9日公佈,簽署指令,向80個國家的公民給予5天免簽證措施,這指令將在2月12日生效。這反映出白俄近年積極走出去、向全球開放的政策。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компромат—俄式黑材料

上週傳出俄羅斯政府手持候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性愛影片,是他早年在莫斯科一間酒店與妓女大玩性愛遊戲的片段。本文無意討論這宗川普的傳聞是真是假,但最少,這讓全球見識到俄國政壇的特色——搜集「黑材料」,甚至俄文有個特別名稱компромат,英文音譯為kompromat,是「compromising material」(有損聲譽的材料)的簡稱。

即使俄國沒有傳聞中的川普性愛影片,但當俄國政府回應傳媒提問時說「俄羅斯從不蒐集其他人的黑材料」時,大家都忍不住笑,因為所有俄羅斯人及俄羅斯問題專家都知道,俄國由蘇聯年代就不斷大量收集不同人的黑材料。

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五星運動突與UKIP割蓆

歐洲各國政壇終於放完聖誕新年假期,9日開始全面恢復正常運作,歐盟政壇這天便迎來政治震撼彈——意大利「民粹」/「疑歐」/「反建制」政黨五星運動(M5S)黨魁格里洛(Beppe Grillo,照片左)突然提出,與英國獨立黨(UKIP,照片右為其前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斷絕關係,退出主要由UKIP牽頭的歐洲議會政團「自由與直接民主歐洲」(Europe of 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EFDD),並企圖加入由前比利時首相伏思達(Guy Verhofstadt)領導的自由派政團「歐洲自由派及民主派聯盟」(Alliance of Liberals and Democrats for Europe,ALDE),但最終被ALDE拒絕。

這次事件,可折射出歐盟與其成員國兩者政治之間的互動,也可看看在目前環境,何謂「民粹」/「疑歐」?

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蘇丹已被沙皇收服

土耳其一名休班警察19日晚上公然暗殺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爾洛夫(Andrei Karlov),很多人都聯想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薩拉熱窩暗殺事件,但兩者其實分別很大,這次暗殺只會令俄土關係更密切,而不是俄羅斯乘機攻打土耳其。

不過,俄土加強合作,尤其是在敘利亞問題的立場協調,只是表面,實際上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已被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收服,在俄土兩國、二人的博奕中,埃爾多安已無棋可下,必須只能服從普京的指示。

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法國右派重量級前部長出戰總統大選

法國中右政黨共和黨在11月底選出前總理菲永(Francois Fillon)作為該黨在明年4月/5月總統大選的候選人,當大家以為中右陣營大局已定之際,阿莉奧—瑪莉(Michele Alliot-Marie,下簡稱MAM)在8日晚上媒體20 minutes公開的訪問中(上圖)宣佈,出戰總統大選,有信心自己拿到500張提名票,令菲永是否真的可以作為中右陣營代表進入大選第二輪投票,增添變數。

2016年12月8日星期四

默克爾(姿態)向右轉

德國基民盟(CDU)召開黨大會,為明年9月大選的政綱作準備。正如我在Facebook所說,黨魁兼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在演說中提及局部禁止在公共場所穿戴袍罩,「英語傳媒把這番話列為報導重點之一,但德國傳媒不算大篇幅報導這一點」,從中可見外國傳媒與德國傳媒對這次基民盟大會的看法有微妙的差異——外國認為默克爾及基民盟政策立場「向右轉」,但德國國內沒有如外國般這麼覺得這次黨大會「右傾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