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8日星期一

BBVA凍結華人戶口多達3.5萬

西班牙華人社群及旅西中國公民在15日發起大示威,不滿多間銀行近期凍結他們的戶口,沒有預先警告就封鎖,而且在確認戶口持有人不涉及洗黑錢等犯罪活動的工作進行得十分緩慢,遭凍結戶口遲遲不能重開,令他們大受影響。由於很多華人和中國人都受影響,所以認為銀行因種族而歧視他們。其中BBVA封殺得最多,因此他們去了BBVA示威,而BBVA在16號已經為事件道歉,承諾盡快解決問題,但否認涉及種族歧視。

《國家報》16日一篇報導引述了不少知情人士透露的訊息,當中不少都很有趣,因此這裏翻譯部份。

2019年2月15日星期五

A380停產 歐洲失落的象徵

空中巴士(Airbus)14日宣佈超級珍寶客機A380需要停產,路透社有一篇分析報導形容A380是「由歐洲夢變成大白象」,當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A380)一度被稱為歐洲單一貨幣的工業版,這個國際知名的歐洲象徵沒落的時機,卻適逢A380生產地英國、法國、德國和西班牙政治關係越趨緊張的時候。"
可見A380停產的消息正值歐盟/歐洲一體化極受質疑的時候出現,十分諷刺。

2019年2月12日星期二

混血兒出戰Eurovision 意副總理不滿意

Eurovision要到5月中才舉行,但2月中已有相關的大新聞。意大利在上週一連多天舉行了第69屆聖雷莫音樂節(Festival di Sanremo),傳統上意大利是由這個音樂節的冠軍代表參加同年的Eurovision,今年就選出Mahmood(照片來自安莎通訊社)所唱的《Soldi》(「金錢」)。不過,Mahmood的意大利—埃及混血兒身份,格外惹人注目。

2019年1月29日星期二

歐洲防豬瘟 野豬遭殃

中國去年開始出現非洲豬瘟,而香港近日就討論野豬太多影響人類生活的問題。這2個問題在歐洲同樣出現,非洲豬瘟同樣困擾歐洲,野豬成為被針對的目標之一,一些人認為野豬是散播非洲豬瘟病菌的原因之一,因此提出限制野豬四處走、甚至要捕獵牠們。

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

巴西右派「小禮物」 意左翼游擊隊遣返回國

逃亡超過37年的意大利前左翼游擊隊份子巴蒂斯蒂(Cesare Battisti,照片中;照片來自安莎通訊社)終於在14日被遣返回國,接受終身監禁的懲罰。正如英國《衛報》這篇報導標題的形容 Cesare Battisti arrest highlights rightwing alliance of Italy and Brazil ,巴蒂斯蒂的遣返更多是反映了巴西、拉美的政局變化。

2019年1月7日星期一

《血清素》——另一本政治預言?

「法國鄉郊的農民受盡歐盟政策及全球化的打擊,民不聊生,陷入瀕臨自殺的處境,終於起來反抗,上街示威,甚至發展成堵塞公路」

以上的情境好像是說去年11月起的法國「黃背心」示威,但其實這是法國作家韋勒貝克(Michel Houellebecq)剛出版的新小說《血清素》(Sérotonine)中的情節。由於小說實在太像「黃背心」示威,因此不少法國人都驚訝地說:難道韋勒貝克又一次成功預言法國的社會狀況?

2018年12月17日星期一

歐洲眼中的華為

自從華為「公主」孟晚舟12月1日在加拿大被捕,面對引渡到美國後,究竟應否視華為為威脅國家安全、在必要時候會替中國政府做事,成為不少大陸以外地方所討論的問題。美國肯定在不斷向各國施壓,要求禁用華為的設備,不過,歐洲似乎不這樣想,他們更多從商業角度去考慮——無論是反對禁止、還是支持禁止。

2018年11月27日星期二

有限期的鈔票

大家到外地旅行,或是工作一段短時間,會否花剩一些當地鈔票,帶回家,想著日後有機會再到當地時可以再使用呢?如果這是瑞士的話,就要小心,因為瑞士法郎鈔票是有限期的,政府早前提出法案,建議廢除「鈔票限期」,但結果邦聯上議院(由州指派代表組成的議會,不是全民直選的那一議院)在26日大比數否決這項提案,維持瑞士鈔票在一定限期後變廢紙的做法。

2018年11月26日星期一

克里米亞爭拗續集:亞速海之爭

俄羅斯與烏克蘭在刻赤海峽(Kerch Strait)發生軍事衝突,俄軍指摘烏軍船隻闖入俄水域,向其開火並扣押了3艘烏軍船隻。俄烏就刻赤海峽的爭拗已發生至少超過1年,互相指罵的語氣在過去數週不斷升級。這個問題是俄羅斯2014年奪取了克里米亞半島後必然會出現的爭拗,涉及亞速海(Sea of Azov)的控制權,而爭拗在俄羅斯建了克里米亞大橋後加劇。

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

君子報仇 16年未晚

隨著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已宣佈不會在12月的黨大會上尋求連任CDU黨魁,CDU黨員屆時需要選出新黨魁。暫時有3人已表態將會角逐,當中最令政壇意外的是默茨(Friedrich Merz),因為他已離開政壇9年,而且他與默克爾有個人恩怨,如果他真的成功為自己的政治生涯覓得第二春,將會十分戲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