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歐洲足協向國際足協攤牌

國際足協(FIFA)29日將改選下一屆主席、白禮達(Sepp Blatter)勢將第5度當選之際,足球是用手來打的美國人卻贈慶,突然宣佈檢控FIFA多名高層,指控他們貪污,並要求瑞士趁FIFA在蘇黎世開大會前夕行動,拘捕他們,把他們引渡。

白禮達一直遭批評任內令FIFA貪污問題越來越嚴重,行政混亂,其中歐洲足協(UEFA)對他的批評最大,雙方嫌隙甚深,UEFA遂趁貪污問題鬧大向白禮達迫宮,27日下午在波蘭華沙召開非正式會議,會後發聲明要求FIFA把改選主席押後半年舉行,如果FIFA一意孤行,UEFA旗下會員28日再開會,決定是否杯葛FIFA大會。儘管聲明沒有說出口,但聲明的標題為「UEFA向這個FIFA出示紅牌」,要求白禮達下台之意,已經很明顯。

2015年5月27日星期三

法國右派又易名 料改稱共和黨

法國中右政黨「人民運動聯盟」(UMP)將在28日和29日舉行黨大會,其中很具象徵意義的議程是更改黨名,變成「共和黨」(les Republicains,上面照片來自France Info)。不少左派團體入稟要求阻止UMP自稱「les Republicains」--嚴格來說,這個字應譯為「共和人/共和派人」--理由是,法國憲法第一條就是規定法國是共和國,理論上法國所有國民都是「共和人」,「非共和人」變成好像顛覆國家,因此「共和人」一字應是公有財產,不能為一黨私用。不過法院26日駁回要求,批准UMP自稱「共和黨」。

如果認識法國第五共和歷史,會發現法國政黨、尤其右派,很喜歡更改黨名,現在來檢閱一下這些黨名。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

反建制勢力衝擊加泰獨立運動

西班牙在24日舉行地方選舉,一般的解讀是兩大黨人民黨(PP)和工社黨(PSOE)遭選民懲罰,兩黨得票率合共跌至52%,較4年前的地選65%大跌,兩個新興政黨「我們能夠黨」(Podemos)和公民黨(Ciudadanos)得票和獲得議席甚多,儘管仍只是第三和第四大黨,整體得票仍明顯落後人民黨和工社黨,但已展示出今年11月國會大選有能力搞局,自1975年民主化開始後,PP和PSOE輪流執政、主導政壇的局面結束。

有趣的是,在全國政壇的一盤棋來看,屬建制的PP和PSOE遭衝擊,但在東北部加泰羅尼亞區(Catalonia),遭衝擊的卻是對全國來說屬激進、絕非主流建制的加泰獨立派,因為一個沒有從政經驗、只有「瞓街」(搞社運、示威衝擊)經驗的科瑠(Ada Colau,上面圖片來自RTVE影片截圖)帶領其政黨聯盟「巴塞隆拿共同」(BemComu)在巴塞隆拿市議會選舉勝出,力壓主張加獨的CiU,有望成為這個西班牙經濟上最重要的城市的首位女市長。

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

波蘭「倒奶女郎」之後


波蘭去年派出「倒奶女郎」出戰Eurovision‬,雖然成績一般,但搶盡風頭,話題性肯定僅次冠軍、奧地利的Conchita,而且估計是評審票所打的分數較低,才拉低排名,如果只計觀眾投票,波蘭排名不低的。

波蘭今年派出35歲的歌手Monika Kuszynska出戰。看上面的MV,乍聽下去,算是十分正常的歌曲和歌手,沒有一群女性騷手弄肢,MV內主要是Monika不斷看回自己年幼時的照片和早年的表演片段,並在一個大廳中間的地下坐着,有鋼琴伴奏。

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反抗健存人世界的龐克樂隊


在19日晚上Eurovision第一場預賽的16組參賽單位中,論話題性最強,一定是芬蘭的代表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簡稱PKN),這隊樂隊的4名成員都是有發展障礙症,例如唐氏綜合症。他們2月勝出芬蘭的選拔賽時,不少歐洲媒體已經報導這宗消息。

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Eurovision 2015頂頭大熱


23日就是第60屆Eurovision決賽,19日和21日分別是兩場預賽,本週將陸續介紹本屆歌曲。第一篇當然是本屆超級頂頭大熱,瑞典Mans Zelmerlow主唱的歌曲Heroes。他可說是「遲來先上岸」,瑞典是倒數第二宣佈參賽歌曲的國家,但3月一公佈立即獲各大博彩公司列為熱門,而且賠率之低是自2012年瑞典勝出該屆比賽後最低,除非他比賽當天嚴重失準,否則等同已勝出。

2015年5月17日星期日

保守黨勝選幕後操盤人

英國保守黨在5月7日的大選意外以獲得過半國會議席勝出,不少人都把意外勝選歸功於該黨競選工程主任、澳洲籍的科羅斯比(Lynton Crosby;照片來自BBC)--這位生於澳洲鄉村的58歲政治顧問,熱愛政治但自知不是個好的候選人,於是轉做幕後協助其他人選舉。

他曾替澳洲自由黨連勝4場全國大選,並替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工黨勢力龐大的倫敦勝出2008和2012年市長選舉。正是他協助約翰遜在2012連任,令保守黨羅致他擔任2015大選的競選工程主任。《每日電訊報》替科羅斯比做了個專訪,不妨看看他如何辦選舉工程。


2015年5月14日星期四

當反對日本右翼變成反對烏克蘭親歐派

上一篇寫了<為何俄羅斯人認為烏克蘭親西方是納粹?>。原本,故事就此完結,因為當中所說的,其實在去年烏克蘭革命後已出現,現在發生的,例如5月9日俄羅斯「偉大衛國戰爭」勝利70週年巡遊閱兵,都只是去年狀況的延續。原本,亦跟亞洲/華人沒有什麼大關係。

然而,今年的閱兵巡遊,多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甚至連巡遊隊伍也有中國的份(上面照片是新華社拍攝),於是,俄羅斯人的二戰觀與對烏克蘭現狀的看法,很奇怪地便與中國(人)如何看待日本右翼及現安倍政府對二戰責任閃縮的看法,連在一起,亦因此上一篇只是「二之一」。

簡單地說,就是在目前外交層面上,反對日本右翼,反對日本有人企圖篡改二戰歷史,隱含與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問題看法劃上等號。

2015年5月10日星期日

為何俄羅斯人認為烏克蘭親西方是納粹?

俄羅斯在9日進行大規模閱兵,紀念二戰勝利70週年。有關俄國利用閱兵來彰顯國威、提高國內民族主義情緒來鞏固政權、拉攏中國等國來對抗西方等,華文傳媒應有報導提及。

不過,閱兵涉及的是俄國自身身份及外交論述一個更重要的趨勢--一些前蘇聯勢力範圍國家現在親歐/西遠俄,是納粹主義再起的先兆,是抹黑、扁低蘇俄當年戰勝法西斯主義的功勞。當中針對的,尤其是去年推翻親俄總統的烏克蘭。

要明白這種心理,在下全文翻譯了俄國衛星新聞通訊社(Sputnik)4月28日文章<騎劫歷史--烏克蘭抹去蘇聯對二戰勝利的貢獻>。喜歡看英文的話,請自行到此鏈結,並跳過下面黑粗體字的翻譯:

2015年5月7日星期四

轉投比率

本屆大選投票前最後一篇有關英國大選的po。正如上一篇po所說,大選形勢,要寫的都寫完,這裏未寫的,也應該很容易從各大華文傳媒找到,現在只能等真正的投票結果,否則什麼組閣可能也無從談起。

如果閣下有心的話,香港時間明天(8日)清晨4時55分起就可以在網上看BBC大選開票直播(相信BBC會有網上直播),當地各大電視台會通宵直播,直至明天大概下午1時至2時。看BBC直播時,或者上網看報導時,相信會提及一個名詞--「轉投」,swing。尤其是如果看BBC,以及在開票初段時。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3個造王者:自民黨、蘇獨派、北愛統派

英國大選還未投票,大家已經開始在計算5月8日起的合縱連橫,當中可左右組閣談判的應該有3個較細小政黨--自民黨(中間為其黨魁克萊格Nick Clegg)、蘇格蘭民族黨(SNP,左為其黨魁司徒瑾Nicola Sturgeon)以及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右為其黨魁羅賓遜Peter Robinson)。

2015年5月5日星期二

告別報紙呼風喚雨的年代


英國大選5月7日舉行,再說形勢也無謂。一方面,形勢十分明顯:保守黨和工黨其中一黨單獨控制國會的機會極低,第三大黨很大機會是蘇格蘭民族黨(SNP);另一方面,也有暗湧,例如民調中的全國/全蘇格蘭支持率變成單一議席制下,各黨議席數目會變成怎樣,或是會否在最後關頭有大規模策略性投票。但說得出是暗湧,即是現在也無法預測。而前者,也只能待5月8日知道各黨議席,才能實際研究有什麼組閣可能。

既然如此,倒不如說說英國選舉的一些細節。例如,英國報章還有沒有呼風喚雨、影響選舉結果的能力?

2015年5月4日星期一

北塞浦路斯本土思潮冒起

一個星期前已想寫,但有網友在Twitter問起才下決心要寫。4月26日,北塞浦路斯舉行第二輪總統大選,結果由傾向支持南北塞浦路斯統一的左派獨立候選人亞肯齊(Mustafa Akinci)以約6成得票率大勝角逐連任的右派總統埃洛古魯(Dervis Eroglu)。國際傳媒的即時反應是:塞浦路斯全島統一有望(或至少可望有進展)。

然而,其實研究塞浦路斯問題的人對全島統一的前景並不是真的那麼樂觀,而亞肯齊獲勝後,統一的最大障卻非來自希臘那一方,而是土耳其可能阻撓。

2015年5月2日星期六

揚威全球還是丟人現眼?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過上海2010世博,或是是因為世博的關係而特地遊覽上海。事隔5年,新一屆世博又來了,今年在意大利米蘭舉行,5月1日開始,10月31日結束。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參觀米蘭世博、並借此機會往這個意大利經濟中心一遊?

米蘭世博有一項東西,是上海世博一定沒有的,那就是示威騷亂--米蘭世博在1日早上開幕,下午便出現約百多名蒙面人士在市人焚燒汽車、投擲汽油彈的場面,警察和騷亂份子街上互相追逐(上面為法新社照片)。

是否令閣下更心動想去米蘭世博呢?

2015年5月1日星期五

報導14屆大選的記者

4月30日進行了本屆英國大選最後一次電視「辯論」,3大黨魁輪流(但沒有同一時間同場)接受現場觀眾質詢,而主持這場辯論的是BBC資深政治記者、著名論政節目Question Time主持丁布比(David Dimbleby)。

能夠「壓軸」,當然有一定份量。連同今屆,76歲的丁布比報導過1964年起全部14屆大選,橫跨8個首相,大選開票晚通宵直播也主持了9屆,由1979年起直至今屆最後一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