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4日星期一

北塞浦路斯本土思潮冒起

一個星期前已想寫,但有網友在Twitter問起才下決心要寫。4月26日,北塞浦路斯舉行第二輪總統大選,結果由傾向支持南北塞浦路斯統一的左派獨立候選人亞肯齊(Mustafa Akinci)以約6成得票率大勝角逐連任的右派總統埃洛古魯(Dervis Eroglu)。國際傳媒的即時反應是:塞浦路斯全島統一有望(或至少可望有進展)。

然而,其實研究塞浦路斯問題的人對全島統一的前景並不是真的那麼樂觀,而亞肯齊獲勝後,統一的最大障卻非來自希臘那一方,而是土耳其可能阻撓。

先說塞浦路斯南北分裂的背景。塞浦路斯原是古希臘人後裔居住,島上居民一直信奉希臘東正教,但鄂圖曼帝國(Ottoman)16世紀佔領該島後,一些土耳其裔穆斯林遷入。鄂圖曼帝國在19世紀末為尋求英國在俄土戰爭支持她,把這個地中海東部島嶼讓予英國。塞浦路斯在1960年正式由英國手上獨立,原本奉行兩族共治的政體,但兩族種族衝突逐漸激烈,最終希臘在1974年幕後策動塞島希裔軍方政變,這卻給予土耳其藉口,揮軍塞島,控制北部三分一領土,變成一個全球只有土耳其承認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TRNC),南北分治至今。詳情可看維基百科中文版

塞浦路斯南北分裂,對北部有什麼影響呢?基於分裂,該國地權問題一直不清,因為法理上,土地隨時可能要充公,交回原擁有者,尤其是土地如果是由逃難了的希臘裔塞浦路斯人擁有。因此,大家不敢貿然投資該處。

塞浦路斯局勢,不只是島上兩族的事,亦涉及兩族背後的「大老」希臘和土耳其的關係,這又涉及歐盟/歐洲大國和美國的事,因為該島極具戰略地位,同時牽動中東局勢和封鎖俄國不出地中海的戰略。因此,國際、尤其歐美一直在調停,希望塞浦路斯恢復統一。

大概十多年前,塞浦路斯一度接近統一,當時的背景是,歐盟快將接納新一批國家加入,因此北塞浦路斯有很大誘因希望統一,以便可與南部齊齊加入歐盟。然而,由當時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的統一方案「安南方案」2004年在南部公投遭大批數否決,以致南部獨自、但作為全島的代表加入歐盟。

快轉到2015年,塞浦路斯的局勢跟11年前有很大分別,主要有3方面。

一、11年前,南部(「塞浦路斯共和國」,簡稱ROC)較北部強勢得多,因為南部才是「一個塞浦路斯」下的正式代表,如果北部不接納南部提出的統一方案條件,那就永遠都不會獲國際承認,包括迫在眉睫的加入歐盟。然而,經過歐洲債務危機、塞浦路斯試過破產後,經濟實力大不如前,反而北部經濟也算頗穩定,因此南部很難再向北部提出很高的條件。另外,近年在塞浦路斯、黎巴嫩與土耳其之間的海域發現天然氣,塞浦路斯急欲發展以振興經濟,令南部有多一個誘因要解決分裂問題,以便發展天然氣。

二、11年前,歐盟仍是很吸引的組織,北部很希望加入,但經過歐債危機後,北塞浦路斯的居民已對加入歐盟興趣不大,他們變為較希望全面融入國際體系。例如,北塞浦路斯人是可以申請南部政府發出的護照,繼而享有自由進出其他歐盟成員國的權利,但該處的貨品是不享有這權利,因為南部政府自然不會在國際協助北部的貨品打入其他各國市場。

最重要的是,北部的國際機場Ercan機場不獲國際承認,因此沒有國際航線飛往那兒,如要往北塞浦路斯,便要經土耳其。國際貨船亦不往北部港口,北部的貨物要經南部的港口來出口。因此,亞肯齊上任後便提出,短期內把瓦羅沙(Varosha、毗鄰地圖上東部的城市Famagusta)讓回南部,以換取國際航班和貨船可前往北部機場及港口。

提一提瓦羅沙。瓦羅沙原是希臘裔聚居的城市,在土軍攻入塞島時,全部希裔居民逃走,令該市變成鬼城,現在仍是封鎖區,只有土軍和特別獲批准的人員才可進入。不要少看這個鬼城,在60年代至70年代初,這可是西方世界著名旅遊海灘勝地,西方一級女影星,如法國的碧姬芭鐸(Brigitte Bardot)和美國的伊利沙伯泰萊(Elizabeth Taylor)都曾來過,但現在,市內服裝店的人型公仔仍是穿著1974年的衣服,沒有變過。

最後要說第3點、亦是這11年來最重要的變化,那就是分裂後第二代冒起,島上土裔居民萌生了「本土意識」,想擺脫土耳其這個「母親」的控制。要說明土耳其如何以大家長自居對待塞浦路斯土耳其裔人,可從選舉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發言完全明白到。他狠批亞肯齊,說道:
"總統生生(亞肯齊)的耳朵真的要聽清楚他口中說了什麼話出來。以兄弟相稱,也要有先決條件的。土耳其為北塞浦路斯付出了代價,犧牲了烈士,而且現在仍在付出代價,每年為那兒付出10億美元。誰為北塞浦路斯在國際場合爭取權益?亞肯齊自己這樣做嗎?土耳其仍會如母親看待嬰兒般,看待北塞浦路斯。"
北塞浦路斯過去41年來,無論是基建還是經濟發展,都很依賴土耳其,上述「母親看待嬰兒」的心態在土耳其是很普遍的。然而這種依賴,已去到衣食住行所有日常生活都被土耳其控制的地步,例如供水也是由土耳其供應,真的是「沒有土耳其,北塞早就完蛋」。而且,不要忘記,土耳其還有大量士兵駐守北部。

另外,埃爾多安上台後,土耳其日趨「伊斯蘭化」,這政策也影響到北塞浦路斯,協助興建的設施竟包括增建清真寺,但北塞浦路斯居民仍堅持世俗化路線。更根本的是正如前述,在分裂後出生的土裔人,也已40歲了,即使期間有土耳其人遷入,但他們也有土生第二代,這一代人即使不是在文化上與土耳其完全割裂,但要他們基於「血濃於水」便無條件接受自己生活的一切任由土耳其決定,根本不可能。

這亦是北塞浦路斯選出一個統派總統的背景,他們對土耳其的指指點點吃不消,因此想跟南部統一,以削弱以至擺脫土耳其的控制。

那麼,說回最基本的問題:塞浦路斯和平進程如何呢?的確有令人憧憬的地方,埃洛古魯是傾向維持原狀的,現在改由傾向統一的亞肯齊上台。而且,南部的總統是Nicos Anastasiades,同樣屬溫和派、而非希裔民族主義者。更重要的是,他跟亞肯齊的私人關係不俗,這對南北談判締造有利條件。

然而,好的地方也僅止於氣氛改善。塞浦路斯談判中,經常出現這刻說了會讓步、但之後又不認數的情況,因此專家都只會等著瞧,暫時不會太認真。

更重要的是,北塞浦路斯跟南部關係可望改善,但同時跟土耳其會鬧僵,而塞浦路斯和平進程,是同時需要南北雙方/希土兩族、希土兩國、以及歐美承認,才能有結果。因此,詭異的是,該島和平及統一進程的最大障礙,現在竟變成外部因素。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