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女仕不得穿褲

France24有這篇報導:法國國土房屋部長Cecile Duflot於17日在國會發表演說--法國的國會是官員或議員走到中間講話,而非如香港立法會般在自己的座位講話--當她走到中間,由於她一身花裙的打扮,惹來會內一些男議員有如街邊看到美女的叫聲,議長着他們靜下來,Duflot才開始演說。但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燈,一開始說「女仕們,先生們,很明顯這兒先生們比女士們多......」。

當時情形可看這影片,由第6秒開始。

上面France24還說了一個頗恐怖的現實:理論上,一條1799年定下的規例至今仍存在,就是女士在巴黎不得「穿得像男士」,尤其是不得穿褲子,如果要穿褲子,便得向警方申請,並提供醫生證明文件解釋有什麼健康理由要穿褲子。

我查過網上資料。2年前巴黎市好像有討論過廢除這規定,但好像又不了了之,因為直至今個月,仍有法文網站討論這個問題。

直至1970年代,在21世紀起曾擔任內長、防長、外長的Michele Alliot-Marie穿褲字進入國會時,仍被警衛攔截,當時她不以為然地說:如果我穿褲子是有問題的話,我可以當場立即脫下!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英國的軟實力

倫敦奧運的開幕典禮,我沒有看。一下班回家便睡著,醒來是早上7點左右,卻又剛好看到燃點聖火儀式。純粹根據報導,這次開幕典禮真的很厲害。

我又不覺得這次開幕表演會把北京奧運的比下去,但對於一個「末落」了半個世紀的帝國,加上今次在經濟惡劣下進行(記憶中表演的成本大概只有3、4億港元,應該算偏低),都可以不失體面,保持一個帝國的dignity,十分厲害。

難聽一點,就是「二仔底」(玩撲克時手持一副十分差的牌)都可以充大頭,其實頗像英國二戰後外交的縮影,在完全沒了經濟及軍事實力做後盾下,仍能靠剩餘的文化遺產(即「食老本」)及靈巧的外交手腕,繼續維持有如帝國般的影響力。

另一點是,英國人十分愛國。所有英國仍然在世的全球文化icon都肯參與,連英女皇都肯「陪你顛」,客串做「大茄」扮演邦女郎,而妙又妙在導演有能力把各式人物安插在表演中而又不覺突兀(羅琳可以按排她說故事,連Mr. Bean都可以有一個角色),佩服佩服。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地方債:德國篇

歐洲財政危機變得很快,3篇地方債系列只是出了第2篇,上一篇所說的西班牙地方債危機已令23日全球市場大跌。最新情況是:西班牙很可能下月便要尋求全面援助(目前只是尋求國際向其銀行注資,因此未算是西班牙「國家」本身尋求援助,技術上避開「喪權辱國」的侮辱);而希臘被踢出歐羅區的可能,又再被人提起。

希臘又面對被踢走的揣測,其中一個原因可與德國自己的「地方債」有關--這裏不是說德國地方政府合共的地方債務會拖垮德國財政,而是德國國內都存在「窮州」與「富州」就債務分擔爭拗的問題,其中最公開攻擊這問題的是拜仁州(巴伐利亞;Bayern/Bavaria)。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地方債:西班牙篇


歐債危機除了是17個歐羅區國家之間的角力,也同時是各國國內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角力,一個原本該國以外都不知道存在的地方政府也可以牽動全球市場,甚至加入談判的戰團,地方政府可以發揮外交,挑戰中央政府的對外財金政策。這篇post先說第一個、亦是最新鮮有新消息的例子:西班牙。


西班牙的華倫西亞(Valencia)自治區政府在20日宣佈,有意申請中央政府的拯救地方政府財務危機基金,成為第一個申請求救的地方政府。消息立即拖累歐美股市及歐羅匯價。


上面藍色就是華倫西亞自治區在西班牙的位置--華倫西亞,在內地(可能以及台灣)是譯作「巴倫西亞」,因為西班牙文中的V全當作B音譯,因為在西班牙文中V的確要當作B音讀。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單車公路

已是4月的消息,但《紐約時報》18日有這篇特稿,介紹丹麥首都哥本哈根4月中啟用的首條「單車公路」(cykelsuperstier),頗有趣,分享一下,亦可看看這個被譽為全球「單車之都」的城市如何鼓勵居民盡量使用單車代步。上面則是宣傳使用單車公路、強調在中短距離下單車較自行駕車更快捷的短片。


上述第一條啟用的單車公路連接哥本哈根市中心及市中心以西約15公里的Albertslund鎮,全長約17.5公里(大概是略短於大圍至大尾篤單車徑的距離吧),代號C99(C很明顯是cykelsuperstier的代號)。這只是開始,哥本哈根市政府已計劃了26條單車公路,全長將達300公里。

2012年7月6日星期五

吃兩家茶禮的主席


又到7月,又是歐盟換輪任主席國的時間,這次迎來第一個「受助國」主席--塞浦路斯。塞浦路斯在6月底才宣佈,要向國際尋求貸款援助,度過歐債危機難關,是第5個求救歐羅成員國。
塞浦路斯在5日舉行接任主席國的儀式及慶祝活動,政府邀請了大批駐歐盟記者往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亞(Nicosia)採訪,而總統Demetris Christofias(上面照片,那是他4日以歐盟輪任主席國身份出席歐洲議會的情況;照片來自塞浦路斯主席官方網站)接受國際傳媒訪問時,最令人側目的是,塞浦路斯不排除同時尋求歐盟及俄羅斯的貸款援助--既代表歐盟,卻又跟與歐盟及眾歐盟成員國關係撲朔迷離的俄羅斯走在一起,比當年傳出冰島可能尋求俄羅斯援助更敏感。

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歐議會否決ACTA


歐洲議會在4日以478票反對、39票贊成及165票棄權,大比數否決國際「反假貨貿易協議」ACTA,意味歐盟執委會要跟其他國家重新談判有關條約。有關ACTA的背景,可看之前的post。[上面是綠黨歐洲議會議員在表決ACTA時舉牌反對的情況]


正如上述,ACTA在歐洲意外地引起極大反彈,多國民眾反對,因此這條國際貿易協議的一舉一動在歐洲是大新聞。這次否決另一重大意義是,這是歐洲議會自《里斯本條約》實施後,首次動用新條約中可對歐委會談判並簽署的國際條約作出否決的權力。


至於ACTA否決是否網絡人權的勝利?短期、或士氣上,或者是。歐委會已入稟歐洲法院,要求釐清ACTA沒有違反歐盟條約中保證的公民權利。但現在估計,就算不計要跟其他國家再談判,只考慮歐洲內部政治,本屆歐洲議會(2014年年中結束)都不可能再審議ACTA。

但更受關注的是,歐委會原本早已安排好,9月提出對歐盟的《知識產權執行法令》(IPRED)作出修訂,因為該條法令是差不多十年前訂立,上網速度還慢到不能看影片的年代。一方面,歐委會或者可以用IPRED修訂來變相推出ACTA,但更可能發生的是,關注網絡自由的聲音已起,IPRED修訂將更難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