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星期日

西國大選混戰 折射世代之爭

西班牙今天(20日)就進行大選了,被形容為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1975年過身、西班牙開始恢復民主後,形勢最混亂的大選,極有可能是民主化後首次需要兩個大黨合組執政聯盟。

今次大選的特點是,兩個在全國政壇只活躍了兩年的新興政黨我們可以黨(Podemos)和公民黨(Ciudadanos)急速冒起,來勢洶洶,威脅兩個傳統大黨,執政人民黨(PP)和工社黨(PSOE),背後折射的是,西班牙新舊世代的矛盾,當地新一代面對經濟社會困境多了,終於借這次大選向上一代「反枱」,要求全國政經社會秩序大洗牌,以迎合新時代的形勢。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氣候大會功臣——穿球鞋的女學者

巴黎氣候峰會達成了歷來首條全球性的氣候問題協議,即使你認為協議作用不大,但毋庸置疑的是,東道主法國的外交手腕令所有與會國嘆為觀止,是法國外交一大勝仗。一般外電都會提及今次會議主席,法國外長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主持會議的功力,這篇po不妨一寫為法比尤斯在幕後準備這會議的女學者、巴黎氣候峰會的法國特別代表圖比安娜(Laurence Tubiana,上面為法國第三台影片截圖),看看一名國際關係學者如何在一個真正的國際外交場合發揮作用。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國民陣線崛起,最大輸家是......

法國13日舉行了「大區」選舉第二輪投票,寫此文時,點票才剛開始,但對備受關注的極右「國民陣線」(FN)來說,結果已很明顯,「零的突破」失敗,國民陣線在所有大區都敗陣,在首輪投票氣勢如虹、奪取4成得票率的北部「北部—皮卡迪」(Nord-Pas-de-Calais-Picardie)和東南部「普羅旺斯—阿爾卑—蔚藍海岸」(Provence-Alpes-Cote d'Azur),由於社會黨退出,票源集中在中右共和黨,國民陣線得票率估計跟首輪近乎一樣,毫無進步;在俗稱「大東部」(Grand Est)的Alsace-Champagne-Ardenne-Lorraine,當地社會黨已「抗旨」拒絕退出,形成三角混戰,但共和黨仍能清脆擊敗國民陣線。

我上週已寫過,國民陣線在首輪投票的佳績,不如大家想像般大,「最多只是一個過程中的一個step而已」。結果,這連一個step也不是,可說盡顯法國選舉制度對打擊非主流勢力的威力。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第五名首相候選人」

西班牙「20D」(即12月20日)大選還有一週就舉行,目前仍陷入4強混戰的局面,執政人民黨(PP)穩守第一大黨地位,3個在野黨公民黨(C)、工社黨(PSOE)和我們可以黨(Podemos)則排二至四位,未有一黨明顯有優勢,當中公民黨似乎已成第二大黨。不過,人民黨領先優勢也不大,未到開票一刻,都難以預料最終哪黨勝出,理論上,四黨黨魁都有機會出任首相。

然而,就在4名男黨魁爭奪首相之位之際,西班牙政壇已有陰謀論,認為還有第5個人有可能在大選後出任首相,她就是人民黨的現任副首相桑塔瑪莉亞(Soraya Saenz de Santamaria,中國外交部譯「德聖瑪麗亞;上面照片中,照片來自西班牙第三台),她被視為有可能成為西班牙史上首位女首相。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

瑞士政壇回歸常態

瑞士10月大選,反移民的人民黨(SVP)大勝,取得歷來最佳成績,當時有網友在FB專頁寫到「為當地的新移民擔憂」,而我當時回覆說:
"遲些才回應。若說實際政策影響,還要看12月選出新一屆政府時選出什麼部長,才能知有什麼影響,但目前估計是,下屆政府組成不會有太大改變,因此暫時估計新移民面對的政策不會有很大改變。而且,話說,瑞士不是收了很多中東移民/難民,瑞士目前的「移民問題」主要是歐盟國家公民"
新一屆政府在12月9日選出了,結果人民黨在內閣中,由原本只有1名部長變成有2名部長,56歲酒農出身的帕默連(Guy Parmelin,上面照片來自Swissinfo)加入內閣,取代宣佈退休的財長施龍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不少英語傳媒都說,反移民派在政府多了一名部長,因此影響力增加了。

不過,我的看法剛好相反。我不覺得反移民派的影響力明顯大增,相反,這次其實是瑞士政壇重返其共識型政治的傳統,瑞士政局可能略為回復穩定。這要從瑞士政治如何運作說起。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法國的「大區」

法國6日進行「大區」(Regions)議會選舉首輪投票,極右國民陣線獲得佳績。有關國民陣線獲得佳績如何影響法國政局、尤其會否影響2017年總統大選,我認為影響沒大家所想的、報章標題所寫的那麼大,這只是一個過程中的一個step而已,但詳寫我想待13日進行次輪投票、看看國陣能在多少個大區執政時才寫。

這篇po,想先寫:什麼是「大區」?「大區」選舉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