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星期日

西國大選混戰 折射世代之爭

西班牙今天(20日)就進行大選了,被形容為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1975年過身、西班牙開始恢復民主後,形勢最混亂的大選,極有可能是民主化後首次需要兩個大黨合組執政聯盟。

今次大選的特點是,兩個在全國政壇只活躍了兩年的新興政黨我們可以黨(Podemos)和公民黨(Ciudadanos)急速冒起,來勢洶洶,威脅兩個傳統大黨,執政人民黨(PP)和工社黨(PSOE),背後折射的是,西班牙新舊世代的矛盾,當地新一代面對經濟社會困境多了,終於借這次大選向上一代「反枱」,要求全國政經社會秩序大洗牌,以迎合新時代的形勢。


大家先看文首來自西班牙報章La Vanguardia在12月11日刊登的一個民調細項,由左至右分別是人民黨、工社黨、傳統極左政黨「左翼聯合」(IU)、公民黨和「我黨」,各黨的三支棒,白橙藍色分別是18—24歲、24—34歲和65歲以上選民的支持。如果只准許退休人士投票,人民黨和工社黨可以繼續壟斷政壇,完全不覺西班牙兩黨制面臨衝擊;但如果只准許18—34歲人士投票,「我黨」黨魁伊紀夏(Pablo Iglesias)將會出任首相。這個差別之大,在全球各地或西班牙之前歷大選,都未曾出現過。

經濟困境的兩代差距
談到西班牙傳統政黨受衝擊,很多人都會提及2008年金融危機後,當地經濟持續惡劣,政府又不斷削減福利,因此民心思變。不過,若再仔細分析,經濟呆滯多年,年輕一代所面對的打擊又比上一代大。西班牙失業率升至大概兩成,但年青人失業率過去7年一直在50%以上,跟希臘差不多。

而且,西班牙經濟問題不是始自金融危機,在美國經濟爆破前,西班牙已出現樓市泡沫爆破,當時年輕人已面對找不到工作的困境。我在2008年2月已寫過題為「千元世代」(mileurista)的po,意思是指大學生畢業十多年、到了40歲,都仍在做一份月薪1000歐元的工作,而且只是合約工,還要是低技術工作,例如碩士畢業都出來在call centre做接線生。在此copy and paste最初創出mileurista此字的人,如何解釋此字:
”一個mileurista就是那些懂外語、有學士後教育背景、碩士和文憑課程證書的年輕畢業生,而又每月賺少於1000歐羅。他們花了逾三分一薪金在租住房屋上,因為他們喜愛在城市居住和生活。他們無儲蓄、無房子、無車、無孩子,生活只為渡日...活著好像沒有明天。有時感到開心,但已經累了...”
相對下,他們的上一代經歷了西班牙「後佛朗哥時期」,向國際開放後的經濟起飛黃金期,這一輩向上流——包括找一份好工作、薪資迅速上調、結婚成家、自己置業自立——容易得多。「千元世代」一詞已出現了10年,西班牙《國家報》5月就此作出跟進報導(此為英文翻譯版),結論是過了10年,年輕一代的生活現狀及前景沒有變過,變的只有三件事情:一是最初的「千元世代」都已踏入中年,二是10年前還只是中小學生的人也加入了「千元世代」,這個群組「壯大」了,三是新的「千元世代」變得心淡了,10年前的年輕人還希望作出改變,現在的已開始接受這是現實。

結果就是:上一代不斷向年輕一代說,西班牙的未來是屬於你們的,但年輕一代覺得這不是實情,於是開始質疑西班牙體制的所有代表,包括兩黨制。

歷史記憶的兩代差距
除了經濟困境,西班牙社會的「代溝」,也涉及歷史記憶。今次大選,領導人民黨的首相拉海(Mariano Rajoy)的年紀與其他各黨黨魁的差距之大,同樣是全球及西班牙史上罕見的。拉海今年60歲,可以做到其他任何一個黨魁的爸爸——工社黨山齊士(Pedro Sanchez)43歲、中間派政黨「進步民主聯盟」(UPyD)埃索格(Andres Herzog)41、「我黨」伊紀夏37、公民黨利韋拉(Albert Rivera)36、左翼聯合加爾松(Alberto Garzon)30。

年紀小就做黨魁/首相,在西班牙其實是頗常見的。負責民主轉型的蘇亞雷斯(Adolfo Suarez)1976年以43歲拜相,首名左派首相岡薩雷斯(Felipe Gonzalez)1982年以40歲勝出大選並擔任首相,阿爾納爾(Jose Maria Aznar)1989年便以36歲帶領人民黨出戰大選,輸了兩屆,終在1996年以43歲出任首相,2004年51歲退休,甚至上任首相薩帕特羅(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都是40歲做工社黨黨魁、44歲出任首相,拉海4年前56歲出任首相,才是反常。

不過,今次年齡之差、世代差距,剛好是橫跨了佛朗哥年代結束之時。佛朗哥死時,拉海已20歲,在民主轉型期便開始從政。相對下,其他黨魁,有3個是民主年代出生,而且全部都是接受民主化後改革開放了的教育,他們腦海中,對佛朗哥年代、對民主轉型沒有第一手體驗的概念。這亦反映在選民年齡中。大概3400萬選民中,有31%左右是民主年代出生。

有經歷過與沒經歷過佛朗哥統治/民主化轉型的西班牙人,對政治的概念可以有很大分別。對於上一輩,他們經歷過民主初年、民主還很脆弱的時期,而這個民主轉型,是當時建制與反建制兩派妥協的結果,才令西班牙可無痛民主化,兩黨制對上一代來說,是民主的保障,因此即使兩大黨已傳出貪污醜聞多年,他們都會「含淚」投給兩大傳統政黨。相對下,新一代沒有這個想法,對他們來說,傳統政黨不行,就要換掉,甚至是對傳統政黨所代表的體制秩序不滿,認為都應換掉,令年輕一代不想再由傳統政黨主宰政壇。

溝通模式的兩代差距
除了生活感受和政治感受的不同,西班牙政治「代溝」還反映在各自的溝通、傳訊模式。其實跟全球各地、包括香港和台灣一樣,西班牙年輕一代都已是網絡新世代,看新聞網站和社交網絡多過拿著實體報章來接收資訊,甚至連電視也少看,但這方面分別的影響,又特別在西班牙政治十分明顯。在其他地方,即使是老牌政黨,他們都能很快適應到網絡上的政治文宣模式,例如英國保守黨和工黨,他們透過網絡來吸納支持者,不見有大問題,更不要說美國的政客。

然而,在西班牙,兩個傳統大黨在網絡政治文宣上十分落後。這種落後,不是技術上是否懂用Twitter、Facebook或網站這麼簡單,而是涉及背後的思維。在「網絡前年代」、甚至「社交網絡前年代」,政客、尤其是黨魁,只是一個競選機器的代表,可以高高在上,但在網絡年代,選民希望政客與自己距離近一點,這兩種與選民聯繫的方式是完全不同。

偏偏,人民黨和工社黨仍在使用舊模式、舊思維來運作,但公民黨和「我黨」卻十分擅長網上文宣,經常能輕易在網上把兩個傳統政黨的攻擊連消帶打變成有利自己的宣傳,甚至兩黨黨魁於這次大選中,試過在一間咖啡室舉行電視辯論,與傳統在電視台直播室進行有很大分別。當中,又以年輕一代以及都市居民特別受網絡文宣影響,上一代及鄉村居民仍依靠傳統的媒體和政治集會來接收政治資訊,兩個新黨與兩個舊黨各自在網絡和傳統媒體的政治宣傳又有明顯分野,導致上述兩組選民的政治取態出現很大分別。

這又連繫到《國家報》這篇報導(英文),指出現在黨魁拉票已減少傳統落區拜訪選民,反而多了上電視,尤其是出席一些輕鬆的清談甚至娛樂節目,以突出個人性格、顯示自己跟一般國民沒分別的方式軟銷自己,甚至人民黨也派出較年輕的副首相去做這方面的宣傳,就可見西班牙的世代正在改變。

延伸閱讀:
去年有關Podemos介紹的po
去年有關公民黨介紹的po

2 則留言:

  1. 為何不能組織一個由PP外其他三個大黨派參與的聯合政府,並且由一個較為中立和受敬重的技術官僚任總理?如是者,西班牙便可以按照民意去改善經濟和確保國家完整了。一切就要看新國王的智慧和政治能力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他三大黨不可能合作,公民黨其實是中右政黨,與工社黨還有合作的可能,但Podemos一定不可能。而且公民黨在加泰是統派政黨,他們不接受Podemos在加獨問題模稜兩可的說法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