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星期一

氣氛古怪的薩拉熱窩暗殺百週年紀念

 1914年6月28日,奧地利皇儲、費迪南大公(Franz Ferdinand)及其妻在當時仍為奧匈帝國領土的薩拉熱窩(Sarajevo)遭一名塞爾維亞族分離份子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開槍暗殺身亡,事件是觸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直接導火線,因為奧匈帝國認為是塞爾維亞的挑釁,向塞爾維亞宣戰,而由於當時大部份歐洲國家都已有聯盟關係,因此向A國宣戰,變相B國被逼加入以協助A國,然後再捲入更多國家,造成骨牌效。

跟幾天前同樣是紀念一戰的伊珀爾戰役紀念活動(有關此戰此鎮,見上一個post)不同,薩拉熱窩暗殺的紀念氣氛古怪得多,沒有多少個領袖前來,較似一連串文化活動,因為這一連串紀念活動更多是曝露出90年代的南斯拉夫內戰,涉及當代政治的意味極高。20世紀初期和末期最重大的歐洲戰爭,薩拉熱窩都扮演重要角色,這個城市也真命苦。

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伊珀爾之役

伊珀爾(Ypres)是比利時北部荷語區弗拉芒的一個小鎮,十分寧靜,但在西方世界中十分著名,因為這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最重要的戰場,差不多整整4年都在打仗,沒有停過,死傷亦是最嚴重的,其有4場戰役都以此鎮命名,要稱為第一、第二、第三伊珀爾之役,戰爭結束時,全鎮近乎徹底催毀。甚至,西方現在紀念一戰陣亡軍人時會配戴罌粟花,都是源自伊珀爾。

為何突然提起這段歷史?因為將影響歐盟前途、極可能決定出任歐盟執委會主席的歐盟峰會,將於26日傍晚起於這個小鎮展開。

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挪威「慢電視」


英航宣佈在部份長途航班入引挪威首部「慢電視」節目後,英國傳媒都有報導這宗「古怪」新聞。其實「慢電視」至少已有5年歷史,挪威國營電視台NRK已推出多部,詳情可看此鏈結。一些英文網站也有談及,又或者一些美國報章斷斷續續也刊登過相關文章,但因為大公司英航宣佈引入,這種「新」形式的電視節目才正式獲各大主流英國傳媒同一時間報導,繼而再有華文媒體轉載。

英航引入的節目「卑爾根火車旅程」,其實在YouTube已有人上載,毋須乘英航也可看觀看--大家看完之後,不知會有何感想?又或者,會否有人全程看完這部逾7小時的節目??

組黨團失敗 瑪蓮勒龐遇挫

在5月底歐洲議會選舉中聲勢浩大的法國國民陣線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遇到重大挫折,她希望在歐洲議會組成極右黨團「歐洲自由聯盟」(EAF)的目標在23日宣告幻滅,當天宣佈未能找到足夠政黨加入,大大打擊她。更令她尷尬的是,跟她直接競爭的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下面照片右)反而「組團」成功,組成「歐洲自由民主」(EFD)。

歐選時多國極右聲勢浩大,但最終似乎跟選前不少專家的分析一樣:歐洲各極右政黨難以整合,在各自單獨鬥下,難以對歐盟/泛歐政治作出跟其得票相對應的影響力。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高度介入商業交易 法國政府「有腰骨」?

法國在23日完成了一項重要交易,美國的通用電氣(GE)終於成功購入法國工業企業阿爾斯通(Alstom)的能源資產。這宗交易的結構十分複雜,詳細可看上圖(請點擊放大)。在國內,這宗交易無疑為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贏得掌聲,但政府干預商業運作的程度,高得令人咋舌,驟眼看以為是奉行共產主義的中國政府。

2014年6月23日星期一

《冰雪奇緣》帶旺挪威旅遊

電影有時不只是電影,也可以對經濟有重要影響--如果大家看《洛杉磯時報》,尤其是每週一的報紙,便會發現,每週電影票房以至荷里活動態是撥入經濟版的,因為一部電影的口碑好壞確實可以影響當地不少人的生計。又例如,記得90年代第一次聽到有《四個婚禮.一個葬禮》這部電影,是在財經新聞報導,因為這部極低成本的電影全球票房意外地可以拍住荷里活A級製作,令製作該電影的公司扭虧為盈,逃過破產厄運。這部電影在香港少有地直譯(香港發行商很喜歡把外來電影的片名改成港片風格的),而不是另找一個名字,估計也可能是電影在香港上映前,本地媒體已不斷報導了,所以也不改了。

過去數月另一套引起財經界注視的電影,是迪士尼的《冰雪奇緣》(Frozen,不知台灣和大陸的譯法),全球票房已達17億美元左右,是全球歷來最賣座動畫,之後DVD、紀念品售賣和迪士尼樂園《冰》概念遊戲大排長龍,過去數季一直支撐著迪士尼的業績。另一個由《冰》獲經濟利益的,是挪威旅遊業。

2014年6月19日星期四

政客組閣 國王看球?

 比利時在5月底舉行了大選,目前仍在組閣談判中,早一、兩天王室宣佈,國王菲臘(Philippe)把最大黨黨魁Bart De Wever進行組閣談判的限期延長至6月25日,據報如果他仍不能組成新政府後,菲臘便會另找其他人組閣。

這個時間有點有趣的--因為王室亦宣佈,菲臘週末期間會往巴西里約熱內盧,親自觀看比利時在22日下午1時對俄羅斯的第2場分組賽。

難道菲臘是因為看球賽而把限期延長?

這當然是說笑而已。不過,菲臘的確是球迷,在比利時擊敗阿爾及利亞的球賽,他應比利時商會組織,與一些有獲得世界盃合約的比利時公司的高層一同看球(上面照片來自通訊社Belga)。

同樣有趣的是,正當比利時正由一個主張北部弗拉芒荷語區獨立的黨魁研究組成新政府之際,比利時人卻沉浸在世界盃的支持比利時氣氛當中,十分諷刺!

(題外話:世界盃期間,更新應該會少一點)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轉移定價 轉移稅務

歐盟競爭專員阿爾穆尼亞(Joaquin Almunia)在10日宣佈,對3間跨國企業在3個成員國的稅務安排作出調查,分別為:蘋果在愛爾蘭、星巴克在荷蘭、以及意大利快意車廠(Fiat)在盧森堡。

跨國企業近年經常被詬病利用一些歐盟成員國的低稅制度,繞過其他西方國家的稅網,尤其是歐盟其他成員國,甚至美國也投訴,但歐盟今次更多是針對成員國的「非法補貼」。調查的重點在一種名為「轉移定價」(transfer pricing)的入賬手法。

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

英國價值觀

 英國近日最具爭議的話題是「木馬行動」,據報伯明翰一些學校(例如上圖的Park View Academy;照片來自BBC)被極端伊斯蘭份子滲透,向學生灌輸極端思想。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於是在10日和議教育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提出英國(英格蘭)所有學校都要「宣揚」「英國價值觀」(嚴格來說是「不列顛」,British),以打擊極端主義。

這個話題涉及三大範疇:教育、種族/反恐政策、以及保守黨權鬥。

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

美歐施壓 保加利亞停建輸氣管

儘管烏克蘭危機略為緩和,但西方與俄羅斯之的緊張關係並沒有解凍。在美國與歐盟的施壓下,保加利亞在8日被逼宣佈暫停興建造價450億美元的「南流」(South Stream)天然氣輸送管(上圖,圖片來自保加利亞報章Standart),俄羅斯在9日批評歐美是在實施「隱形制裁」。

單從上圖,你可否看出此南流輸氣管有什麼特別之處?對俄羅斯有什麼重要性?

2014年6月7日星期六

俄羅斯方塊30歲生日

6月6日除了是諾曼第登陸日之外,原來亦是俄羅斯方塊誕生30週年的日子,這個被視為CGI遊戲及流動遊戲始祖、協助任天堂的Gameboy大賣的遊戲,在1984年6月6日誕生。

我孤陋寡聞,儘管中文名字已叫做「俄羅斯」方塊,但我沒有想過,原來這個遊戲真的來自當時的蘇聯。不妨看看這個遊戲是如何誕生。

2014年6月6日星期五

歐洲負利率十問十答

2014年6月5日是全球央行史上重要的一天,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照片中,照片來自歐洲央行)在記者會上宣佈推出多項措施,阻止歐羅區陷入通縮危機,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推行負利率,是全球已發展國家四大央行中(美歐日英),首個推行負利率的央行。下面嘗試用Q&A方法,盡量「既簡單又深入」地講講這個歷史性決定。

2014年6月4日星期三

智利人權之旅

這一篇遊記原本想在週日po出來的,但週末期間有些事,趕不及寫,於是今天才寫完。也好,時間上也算吻合。

我之前寫過,要領略智利聖地牙哥平凡外表下的魁力,要先認識2個密碼,一個是詩人,另一個就是智利的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獨裁年代的歷史。這篇文章是有關智利聖地牙哥的人權之旅,或者不適合愛吃喝玩樂的香港人了。上集先一來一篇「硬的」內容,就是直接紀念當年侵犯人權的地點。

2014年6月3日星期二

當國王也沒有終身制時


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2日宣佈退位,震撼程度遠超之前的比利時或荷蘭君主遜位,因為卡洛斯是歐洲現代君主中,最牽涉國內政治的一位,相對其他一出生就已是君主立憲年代,卡洛斯是親手把西班牙由獨裁政制帶到民主年代的領袖。

最著名的是「2.23」政變,1981年2月23日晚上,一批士兵佔領國會,企圖恢復獨裁體制,但卡洛斯發表演說,要求士兵返回軍營,西班牙的民主才保住。上面是RTVE當時情況的影片。

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寫在歷史製造之前

踏入6月,歐盟又進入一個十字路口,下任歐盟執委會主席挑選的過程,期間各方之間的互動,將成為《里斯本條約》生效後歐委會主席挑選的先例,今次成員國與歐洲議會之間、以及成員國之間的對抗,想不到較10年前伏思達(Guy Verhofstadt)大戰彭定康(Chris Patten)更激烈。無論結果如何,都會對歐盟的整體路向有極大影響。

我沒有水晶球,也沒有內幕消息,只能根據最新的消息來分析。當然,大家的焦點都放在2個人身上: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與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照片來自BBC)之間的博奕;又或是注視另一個人的命運--前盧森堡首相容克(Jean-Claude Jun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