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2日星期五

上網是人權

(法國憲法委員會;照片來自法國第一電視台TF1)

感謝christy21的提醒,法國憲法委員會已在6月10日裁定,國會5月中通過、批准行政機關切斷非法下載人士上網聯繫的法例違憲。(法例詳情可看早前文章

歐洲左派出了什麼問題?(二之二)

上接歐洲左派出了什麼問題?(二之一)。上文中最後提及組織因素,但對Antonio Estella而言,組織因素重要,但不能解釋全歐情況--至少德國社民黨黨內組織不見得十分鬆散。歐洲左派有一更嚴重的問題:身份問題。

相對於大家說右派偷去左派政綱,Antonio Estella則認為是左派自己在90年代偷去右派政綱而種下目前的禍根,是左派自己失去方向。

2009年6月11日星期四

歐洲左派出了什麼問題?(二之一)

上接”藍潮橫掃歐洲議會選舉”的問題:為什麼主流左派敗陣?

問得這個問題,背後的假設當然是:左派理應勝出。

這是因為大家都說,由華爾街崩潰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衝擊了由七十年代尾至八十年代初刮起的自由市場經濟主義思潮,大家都認為要增加監管金融市場,政府有時候也要干預經濟,而且當年倡議自由市場的全是右派政黨,選民理論上不應該找這班罪魁禍首來處理目前金融危機,而美國選民確實選了民主黨人入主白宮和國會兩院。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仍不下台

正在寫歐洲議會選舉,但不得不在此寫幾句:政客的生理構造果然不同,生命力十分頑強,英國首相白高敦(Gordon Brown)在如此形勢嚴峻下,竟然可以不用下台,比貝理雅(Tony Blair)2006年面對迫宮時的情況更厲害,面對七一夢魘的曾蔭權真的要向向我們的前宗主國學習一下!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藍潮橫掃歐洲議會選舉

7日結束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陸續出籠,「簡單/表面」而言,中間偏右政團「歐洲人民黨」(EPP)明顯勝出,而中間偏左政團「歐洲社會黨」(PES)則得票及議席都大跌。在27個歐盟成員國中,嚴格而言只有丹麥、希臘和馬耳他的左派可以說是勝出,六大國家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西班牙和波蘭中,除了西班牙,其餘都是中間偏右政黨遙遙領先中左政黨。

首先要界定一下,何謂中右派「勝出」。

2009年6月6日星期六

荷蘭歐議會選舉小黨大捷

寫了英國政局「中期」觀察,即時再寫下歐洲議會選舉的「初步」結果。

歐洲議會選舉在4日已經展開,其中荷蘭率先公布「初步結果」,結果如下(由極右至極左,括號內為較本屆議會議席增減,而荷蘭目前三黨執政聯盟包括基民黨、道德問題屬偏右但經濟議題立場偏左的基督聯盟、以及工黨):

自由黨4(+4)、自由民主黨3(-1)、基民黨5(-2)、基督聯盟2(--)、工黨3(-4)、D66黨3(+2)、綠色左黨3(+1)、社會主義黨2(--)

2009年6月4日星期四

六四選舉二十週年

 (波蘭首都華沙上月底掛出的六四選舉20週年大型紀念poster,這poster畫的正是當年團結工會的競選海報/圖片來自美聯社)

這個網誌還是應該少談六四,專注本務。那個了結風波系列最後一篇寫了草稿,但再修改後才再post出來吧。

不談六四,不妨一談六四選舉。1989年6月4日,正當在北京天安門發生了全球關注的大事外,地球的另一邊,東歐的波蘭亦發生改變歷史的事件,那就是波蘭國會選舉--被視為掀起東歐共產集團骨牌式倒台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