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

如何推掉130億歐元橫財?

歐盟執委會30日就蘋果公司與愛爾蘭政府的稅務協議作出裁決,一如所料裁定協議違反歐盟法規,下令愛爾蘭政府向蘋果追稅。愛爾蘭政府立即表示會上訴,不會取回這筆稅款。

我在Facebook曾寫道:「政府稱不想收稅,有夠奇怪。」那句只是反話,而有網友留了一個愛爾蘭經濟自由全球排名的鏈結,並寫了:「看看這個你就不會感到奇怪了,小編還需要繼續提高姿勢水平。不要聽風就是雨。」

不過,《愛爾蘭時報》的確有一篇報導,題為「說服選民放棄蘋果的130億,毫不容易」,正正就是指出愛爾蘭政府正面對「政府拒絕收稅」的困境。

似乎,那位網友「還需要繼續提高姿勢水平。不要聽風就是雨」。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布堅尼爭拗不斷的8月

在整個8月,法國最重要的政治議題是應否禁止公開穿布堅尼(Burkini)。所謂布堅尼,就是一種包著全身,只露出面部、手掌和腳的女性泳裝,由澳洲黎巴嫩裔的Aheda Zanetti研製。

上面的圖片來自Ouest-France報章(可點擊放大),圓圈的是截至8月24日已發出禁穿布堅尼命令的城鎮,一個圓圈可能包括數個城鎮;而3個穿布堅尼女子的圖像,代表這3個城市已曾因禁令而作出罰款。

在日後可能就這爭議再寫文章前(如果我有時間和恒心),先把這一個多月發生了什麼,作出簡單描述。

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龐貝毀滅1937週年

意大利中部8月24日發生地震,寫這文章時死亡人數已增至247人,而且數字還可能增加。

說起地震,大家一般會想起日本、台灣、菲律賓、印尼,甚至加州、智利,但其實意大利都是個經常發生地震的國家。只要想想著名的龐貝(Pompeii;上面遺址照片來自安莎通訊社)古城毀滅事件,就可以記起意大利是個多地震、多火山的國家。

巧合的是,8月24日是龐貝滅城1937週年。

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強烈反土耳其的奧地利

土耳其與奧地利的外交爭拗升級,土耳其在22日宣佈召回駐奧地利大使,以檢討兩國關係。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過去一個多月,土奧兩國已多次爭拗。

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普京全速換血

俄羅斯政府12日有重要人事變動,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照片中)宣佈,把總統辦公廳主任伊萬諾夫(Sergei Ivanov,左)免職,由名不經傳的總統辦副主任瓦伊諾(Anton Vaino,右;照片來自「俄羅斯衛星網」)接替,伊萬諾夫只獲調任閒職。消息令觀察俄國政壇的人士意外,也震動當地政壇。

2016年8月11日星期四

失蹤了的獎牌得主

在9日(週一)舉行的奧運男子雙人10米高台跳水,英國的Tom Daley和Daniel Goodfellow合作奪得銅牌。在中國,跳水奪銅牌不是大新聞,但在英國這已是很好的成績,因此英國媒體都大肆報導。

然而,問題來了——在10日出版的報章,不少在頭版只登了Daley的照片,Goodfellow好像不曾參賽,好像只有Daley一個人奪牌,只在內頁正式的報導全文中,才附上二人的照片。Goodfellow的媽媽便在Twitter投訴,她的兒子究竟去了哪兒???

2016年8月10日星期三

土俄修好 哈薩克居功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9日到訪俄羅斯聖彼得堡,會晤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照片來自克里姆林宮Twitter),是去年土耳其擊落俄國戰機後,兩國首次舉行峰會,也是「7.15」未遂政變後,埃爾多安首度外訪,足見埃爾多安十分重視俄國,也感激對方在未遂政變後很快就支持自己。

根據土耳其報章Hurriyet Daily一個專欄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原來土俄兩國能夠修好,幕後調停的是中亞大國哈薩克的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6月那封土耳其「道歉信」正是他斡旋下的成果。

2016年8月8日星期一

土耳其的「色佛爾症候群」

DW有一篇頗有趣的文章——土耳其「7.15」未遂政變後,政府、不少傳媒以至不少國民,都立即稱有西方外國勢力做幕後黑手。除了暗指旅居美國多年的伊斯蘭教士古倫(Fethullah Gulen)外,這也涉及土耳其人近百年存在「色佛爾症候群」。

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60中國基督徒尋庇護 捷克外交難題

捷克布拉格電台英語新聞3日引述捷克《經濟報》(Hospodářské noviny)報導,今年已有60名中國基督徒在捷克尋求政治庇護,考驗捷克的外交智慧。

下面是該英文報導的撮譯,布拉格電台報導英文原文可看這鏈結,《經濟報》捷克文報導可看此鏈結

2016年8月4日星期四

德國人邏輯:襲擊增加與默克爾無關

過去一年多,不少華人批評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難民政策,而近日德國不斷出現由穆斯林(當中包括難民)進行的襲擊,很多華人都說「I told you so」。

不過,德國人是否這樣想呢?根據民調機構Forsa替雜誌Stern進行的調查,69%德國人認為近日襲擊增加與難民人數大升無關,只有28%德國人把襲擊歸咎於默克爾的難民政策。

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法研「清真稅」 謀斷國內伊斯蘭對外聯繫

法國過去一年多不斷出現極端伊斯蘭主義的襲擊,其中近日有神父遭割喉殺死,似乎令政府決心介入法國伊斯蘭教的管理,其中較受注目的是考慮徵收「清真稅」,向國內清真食物徵稅,款項注入新成立的基金,這個基金用來資助國內清真寺等伊斯蘭建築物的興建修繕,阻止外國向法國的伊斯蘭活動提供資助。

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家在德國 心繫埃爾多安

德國科隆市在31日進行了支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抗議7月中未遂政變的示威,估計有2萬至4萬人參與(上面為德國電視台ZDF影片截圖)。

這麼多德國人聲援埃爾多安,因為德國是土耳其以外,土耳其社群人數及人口比例最多的歐洲國家,「挺埃」示威的參與者都是德國籍土耳其裔人。示威反映德土兩國淵源甚深,但德國人近日覺得這種特殊關係十分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