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法研「清真稅」 謀斷國內伊斯蘭對外聯繫

法國過去一年多不斷出現極端伊斯蘭主義的襲擊,其中近日有神父遭割喉殺死,似乎令政府決心介入法國伊斯蘭教的管理,其中較受注目的是考慮徵收「清真稅」,向國內清真食物徵稅,款項注入新成立的基金,這個基金用來資助國內清真寺等伊斯蘭建築物的興建修繕,阻止外國向法國的伊斯蘭活動提供資助。


法國內政部長在1日跟「法國穆斯林理事會」(CFCM)領袖會面,商討「改革伊斯蘭教」的事宜。法國文化電台France Culture這篇文章Vers une réforme de l'islam en France?,提及法國伊斯蘭教面對三大問題:融資、架構、以及教士的教育。但這3個問題都指向同一方向:外國插手法國伊斯蘭教的運作。

外國插手不一定是問題,透過提供資助、協助教導教士等途徑來讓這些宗教屬會吸收自己屬意的教義,也不一定是問題,但如果這種影響是令到法國國內出現一些以伊斯蘭名義來襲擊法國的信徒,這就是個大問題。

其中,融資最受關注。沙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富有,他們的伊斯蘭組織積極向全球的伊斯蘭組織提供資金,尤其是在興建清真寺方面。

另外,即使伊斯蘭教在法國是第二大宗教,但法國獨自沒有足夠能力培養教士,情況跟香港或台灣的天主教教會始終需要把一些神父送往梵蒂岡培訓一樣。然而,法國卻不知那些外國組織向法國伊斯蘭教士教了些什麼,甚至一些由外國來法國培養教士的人士連法語也不懂,法國很難監察他們。

一些協助國外伊斯蘭的中東伊斯蘭組織是持極端主義,又或者是被形容為最易導致極端主義(或最「盛產」恐怖份子)的薩拉非(Salafi)教派,這些組織可透過上述兩點來令法國的伊斯蘭組織變得極端。

這情況不只在法國發生,歐洲多國都知道存在這個問題。在德國,則是土耳其的伊斯蘭組織,儘管輸出的思想卻是支持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一些歐洲國家近年提出,國內清真寺必須以該國語言傳教,不得用阿拉伯語或其他中東/南亞語言,以便當局更易知道這些教士在傳什麼教。

至於架構問題,就是指法國各地區的伊斯蘭教並非從屬同一宗教組織。各地天主教教會都要服從梵蒂岡的指示(儘管執行上各地當然有很大分別),而法國理論上是有個CFCM,但各分區的清真寺如何傳教、如何詮釋《古蘭經》,卻是完全不受CFCM控制。法國政府現在想這些分區清真寺更容易受控制。

總之,法國政府大方向是,切斷法國伊斯蘭跟外國伊斯蘭的聯繫,建立出一個可符合法國主流社會價值觀、民主自由制度及政教分離框架的伊斯蘭教。

或者你會發覺,上面一段包括了「政教分離」一詞。這正是法國政府插手伊斯蘭教管理最吊詭的地方。

法國厲行政教分離,同時有宗教自由,政府理論上是完全不能干預宗教組織的管理,因此上述改革建議執行時會很複雜。例如,「清真稅」如何徵收呢?政府不可能徵收,那麼「非政府組織」可以如何徵收呢?

[文首照片是巴黎「大清真寺」,來自法新社]

2 則留言:

  1. 法式「三自」回教協會麼?倒很有這個味道……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以很多年前的一個對話來回覆:

      在那個葉劉淑儀還是保安局長的年代,香港政府考慮提出邪教法來打擊法輪功,葉太提出當時法國也在立相關法例來作辯護。與友人談起時,一名友人說:「法國從來沒大家想像般那麼自由,他們很愛(政府)每事管。」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