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4日星期三

誰殺死了丁克?

數以萬計土耳其人23日走上街頭,悼念19日被槍殺身亡的著名亞美尼亞裔編輯丁克(Hrant Dink),靜靜地、徐徐地跟著丁克的棺木。

丁克之死涉及土耳其官方是否承認鄂圖曼帝國一戰期間曾種族屠殺亞美尼亞人的問題,網主此前在《屠殺的定義》已寫過;至於亞美尼亞這個民族和高加索地區國家,大麥餅的《亞美尼亞人的問候語》有頗感性的描寫(要看詳細資料式介紹則可到維基百科或中國外交部網站)。

正當這麼多土耳其人感到震驚,哀悼丁克時,正當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周末稱讚丁克為「這片土地的真正兒子」時,有人開始問:究竟這些感到難過的土耳其人和埃爾多安,是否有份殺死丁克?

2007年1月22日星期一

政治家與網絡

原本想翻查一些資料後才寫這篇文章,但還是先貼下上半部(我會盡快把所有「二之一」的下集補上,包括Zara的那一篇!!!)

本人想寫寫有關希拉莉/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宣佈角逐2008年總統大選,不是對美國政壇突感興趣,而是她作出這宣佈的方式其實頗特別的:以自家網站來宣佈,絕不經記者會或電視專訪。這令我想到:正當《時代雜誌》選出2006年風雲人物時說,網絡解放書寫權,以政界而言,小人物也可打敗大政客時,大政客其實也已經駕馭到網絡--情形就如香港的政客高官當年學習駕馭傳媒般。

大家不妨妨看希拉莉宣布出馬競選總統的宣言,然後再閱讀一下中國時報的文章:

2007年1月14日星期日

前世今生why I blog

近日在新浪網的網誌,很多都談及《Why we blog?點只日記咁簡單》這本書,並順勢談談「why I blog」這問題--網主不妨從俗,也一談why I blog及這個網誌的「前世今生」--尤其是對由新浪網認識「我」的人而言。

Why do I blog?其實我在這個網誌的第一篇文章《先旨聲明》便是談這個問題,有興趣的可以再看一次。

2007年1月3日星期三

西班牙跟埃塔和談「完結」

西班牙跟東北部巴斯克地區分離武裝組織埃塔(ETA)的和談過程破裂,在12月30日發生馬德里機場停車大樓的爆炸事件後,政府在重重壓力下被迫宣布,3月宣佈向埃塔伸出的橄欖枝需要收回。

內政大臣Alfredo Perez Rubalcaba2日正式宣布,跟埃塔的和平過程已「無可挽救」(insalvable),整個過程已經「被破壞、消除了和完結了」(roto, liquidado y acabado)。

事件發生至今仍有2名厄瓜多爾人失蹤。首相薩帕特羅(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當時曾表示,政府決定因事件而「暫停」(suspendir)跟埃塔的和談,但在野人民黨窮追猛打,要求政府發表「正式跟恐怖份子割蓆」的聲明,重拾人民黨執政時跟恐怖組織勢不兩立的政策,令西班牙政府被迫改變以巴斯克政策。

伸延閱讀:
西班牙展開跟埃塔對話
和平的西班牙,抑或粉碎的西班牙

意大利的咖啡

談到美國星巴克的「咖啡霸權」,除了星巴克跟埃塞俄比亞政府及咖啡農民的「商標爭拗」外,歐洲的意大利也要抵抗,但他們是要爭奪「正宗優質咖啡享受」的定義權。

《明報》和《信報》近日都刊載了意大利咖啡的文章。《明》文章以文化角度切入,談談意大利咖啡業界如何向全球推介「真正咖啡」,抗衡美國的「偽咖啡」;《信》文章則從經濟商業角度看,探討意大利咖啡品牌Illy如何包裝自己為「咖啡界Guc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