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日星期四

轉載《信報》:薩爾科齊勝出陰陽互動成局

時事評論/P23 信報財經新聞 陳彥
2007-01-24 /法國通訊
薩爾科齊勝出陰陽互動成局──法國總統競選觀陣

繼去年十一月十六日法國社會黨通過初選選出羅瓦爾為本屆社會黨總統候選人之後,一月十四日,法國執政黨人民運動聯盟選出了現內政部長薩爾科齊為該黨總統候選人。至此,法國此次總統大選左右兩大政黨均正式推出了候選人。

按照民意指數,此兩位候選人不僅分別代表著法國最大左右兩黨,法國人也最終會在第二輪投票中從這二者之間選出總統。從這個意義上講,一月十四日薩爾科齊作為候選人正式亮相,意味著本屆總統競選進入一個新階段。


透明民主制度的產物

薩爾科齊於二○○四年當選為人民運動聯盟主席,同時身兼內政部長,是該黨最有實力的人物。薩爾科齊不到二十歲就投入政治,屬於那種既負有堅韌不拔之毅力,又優缺點都暴露無遺的政治家。這種政治家能夠在透明制衡的民主制度中如魚得水,本身也是民主的產物。換句話說,薩爾科齊通體剔透,擁護者不遺餘力,反對者也難有轉圜餘地。

薩爾科齊少年得志,二十八歲就當選巴黎近郊內依市長。但直到壯年,才在波瀾起落之間慢慢進入政治權力中心。他政治生涯的最大不幸就是一九九五年站在舒拉克對立面,支持當時總理巴拉迪爾競選總統。這一失敗不僅使他險些在政治上一敗塗地,也在道德上使他背上了永久的羞辱。正是因此,此次他能夠在黨內沒有對手的情況下,以百分之九十八的票數當選為該黨總統候選人,而使舒拉克支持的對手相繼出局,叫人刮目相看。不戰而勝,從人民運動聯盟黨內來說,薩爾科齊已經進入兵家最高境界了。

說薩爾科齊的勝出使法國此次總統競選邁入新階段,不僅是說從此以後左右兩位候選人均已從本陣營內部脫穎而出,也意指雙方將從隱性的、間接的對陣進入一種直接、正面交鋒的邏輯。

薩爾科齊於十四日當選人民運動聯盟候選人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發表了一篇題為「我的法蘭西」的競選演說。毫無疑問,這一演說是薩爾科齊精心準備的,情理兼顧、匠心獨運,是薩爾科齊全身投入選戰的莊嚴宣示,是其競選思想及其政綱的明確宣言,因而也將成為此次法國總統選戰中最具戰略意義的歷史文件之一。

「我的法蘭西」

正是從其重要性入手,簡要分析一下這一演說就是十分有必要的。薩爾科齊是法國執政黨內最先宣布有志於總統競選的政治家之一。為了獲得黨內候選人的地位,除了在組織上慘淡經營之外,在政治宣傳上也往往出奇制勝。長期以來,薩爾科齊最重要的競選口號是「斷裂」。所謂斷裂,不僅是相對於法國運作偏於守成而怯於改革的傳統政治傾向的斷裂,也意味著同法國右翼內部執政路線的斷裂。也就是說,相對於現在當政的舒拉克總統和法國政府來說,薩爾科齊也提倡斷裂,棄舊圖新。

然而,薩爾科齊此次演說卻無論從形式上還是從內容上,都放棄了他長期堅持的斷裂口號。從很大意義上講,薩爾科齊的演說本身就從放棄「斷裂」開始。他的演說的第一句話是「由於今天你們選擇了我,所以我變了」。

可以將薩爾科齊的演說分為互為依存的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薩爾科齊面對法國政治傳統,闡述「他的法蘭西」理念的政治傳承;第二部分則是如何憑藉政治傳承開創法國民主的新局面。值得注意的是薩爾科齊在傳統傳承部分和開創新局兩部分中都將觸角伸入到左翼領地。他一方面將包括法國社會黨創始人饒勒斯在內的左翼歷史政治人物納入其政治遺產典藏,一方面批評左翼忘掉了左翼工運傳統,背叛了工人階層。

不過,細讀薩爾科齊演說,他雖然向左翼領域出擊,但其政治立論卻是堅守右翼營盤的。他的減稅方案,在法定工作時間之外增加工時的建議等等均是不折不扣的右翼思路。以右翼總統候選人出擊左翼陣地,薩爾科齊當然難以真正獲得左翼選民的認同,但薩爾科齊顯然是項莊舞劍,意在最大可能地超出右翼的單一地盤。他在演說中強調,法國共和模式目前正陷入危機狀態,而危機的主要原因是道德的危機。薩爾科齊企圖佔據道德制高點,固守右翼選民,將選戰打到左翼的營壘中去,而使自己超出左右爭論。

應該說,薩爾科齊演說的思路有一定的新意,其力度也不可低估。最新民調顯示,薩爾科齊宣示成為候選人之後,社會黨候選人羅瓦爾的民意指數下降了三個百分點,將長期的領先地位讓給了薩爾科齊。

「參與民主」 誘敵深入

如何迎戰薩爾科齊的重拳出擊,顯然是羅瓦爾十分關鍵的一步。目前的形勢是,薩爾科齊咄咄逼人,競選思路、執政綱領已顯露無遺。而左翼這一方,按照羅瓦爾的日程,競選政綱要到二月中旬才會出籠。羅瓦爾本人將現階段稱作傾聽法國選民心聲階段,政綱只能是在傾聽階段結束之後才能出籠。可以預測,對於薩爾科齊的進攻,羅瓦爾暫時不會正面接手,只會旁敲側擊,避實就虛。

拉開距離看,薩爾科齊的競選策略充溢一種陽剛之氣,對選戰前景深信不疑,不失時機地亮出兵器,尋求主動,單刀直入。而羅瓦爾的選戰則有一股陰柔之風,既擺開陣式,又深藏不露。她提出的「參與民主」新嘗試,不僅是對傳統政治運作的一種革故鼎新的創意,現在看來也有著吸納社會能量,誘敵深入,後發制人的選戰策略意義。

本屆法國總統選舉,新人輩出,隨薩爾科齊在右翼執政黨勝出,陰陽互動格局已經形成。

(網主後補:陳彥說薩爾科齊是「透明民主制度的產物」,其實羅瓦爾也是。很奇怪,雖說法國是總統制,但跟美國不同,法國或多或少都有「黨內大老」的「惡習」,跟台灣或日本相似,而法國兩黨開放由全黨黨員選出候選人,因而令薩羅2人能夠更順利、而不用經過一番苦鬥便出線,相信便是陳所說的「透明民主制度的產物」,這跟馬英九擊敗王金平出任國民黨主席和小泉純一郎壓倒橋本龍太郎擔任日本首相一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