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

禁止鬥牛 反對派要求翻案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Catalonia)地方議會在28日通過歷史性法案,禁止鬥牛,2012年1月1日生效,是西班牙本土歷來首條禁止鬥牛的法案(西班牙外島Canaria早在1991年通過保護動物法時,已禁止鬥牛)。但似乎這只是鬥牛爭拗的開端,因為中央政府反對派人民黨黨魁拉海(Mariano Rajoy)即時宣佈,會在國會提出議案,把鬥牛列為西班牙「文化遺產」(Bien de Interes Cultural),以全國法凌駕加泰隆尼亞的地方法。

另一方面,推動這次法案的民間組織Prou!(「夠了!」)亦揚言這只是開始,因為他們將推動西班牙其他地區都要禁止鬥牛。

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熱浪侵襲莫斯科

(圖片來自The Moscow Times網站)

全球今個夏季似乎都異常地熱,例如在俄羅斯的莫斯科,最高氣溫在26日達37.2度(攝氏),是過去130年來有紀錄以來最高的,打破了1920年的36.8度,而本週餘下時間仍會炎熱,高溫可能破紀錄,甚至直迫40度,預測要到週末暴雨來臨時,才能明顯降溫。

但莫斯科的熱浪特別煩。例如,熱浪侵襲定必會有導致多人死亡的問題,但莫斯科卻不是面對「熱死」(即脫水、中暑等問題而死亡)的問題。大家可以猜猜,熱浪下多人死亡,惹起社會關注,但又不是典型的「熱死」,那會是什麼原因呢?

那是「浸死」(遇溺)!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足球與西班牙分離主義(二之二)巴塞的政治性

上篇胡扯了一輪,而且有點倦,因此草草收筆,現在寫回主題:為什麼足球(更正確的說法是巴塞隆那球會)在加泰隆尼亞的分離主義/地方主義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

最簡單的說法,就是巴塞(以下「巴塞」是指球會,巴塞隆那是指城市)本身的口號:不只是球會而已(more than a club,或是加泰隆尼亞語mes que un club)。

2010年7月14日星期三

足球與西班牙分離主義(二之一)


[巴塞隆那市民當晚慶祝西班牙勝出的片段]

應該是最後一篇關於2010年世界盃的post:足球與西班牙分離主義的關係。

西班牙以外歐洲不少傳媒都認為,西班牙勝出世界盃,會令有分離主義問題的地區(這次尤其是加泰隆尼亞Catalonia,而不是巴斯克)的人民對西班牙的凝聚力加強(例如英國衛報13日的社評)。

有這種觀察,或把這次西班牙奪得世界盃聯想至當地的分離主義,是因為在11日決賽進行,巴塞隆那有大批民眾上街慶祝的一天前,巴塞隆那在10日剛好出現「獨派」示威,反對憲制法庭裁定4年前加泰羅尼亞人公投通過的地方憲章。前一天才高舉加泰羅尼亞旗幟,後一天再慶祝西班牙贏波,反差確實很大。(有關觀察可看此文

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波蘭總統大選

波蘭在7月4日舉行了總統大選第2輪投票,國會議長Bronislaw Komorowski[上面照片]以得票率約53%當選,壓倒Jaroslaw Kaczynski。

外電大部份的焦點放在波蘭對外關係,結論大致是Bronislaw Komorowski勝出較有利波蘭與歐盟及俄羅斯的關係,因為Jaroslaw Kaczynski及其所屬的「法律與公義黨」(PiS)較民族主義,對德國經常談當年納粹入侵波蘭,對俄羅斯就數回二戰時與德國瓜分波蘭,以及前蘇聯控制他們,對歐盟則要求波蘭至少能與西班牙這個「中等大國」平起平坐。簡單而言,就是「很煩」,Bronislaw Komorowski相對而言較務實。

2010年7月1日星期四

默克爾遭遇重挫

(德國電視台ZDF直播片段,左為默克爾,右為伍爾夫)

一場不重要的選舉重挫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政治實力。德國在6月30日進行總統選舉,儘管默克爾推薦的候選人伍爾夫(Christian Wulff)仍一如預期大選,但只能在3輪投票後才能慘勝,而在整場選舉中的最大輸家是默克爾,更被視為她從政20年來最大挫折,不僅她的管治進一步變成「跛腳鴨」,未來1年更有下台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