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

總叫有些成果


歐元區領袖開了10小時峰會,由26日晚上開到27日清晨,終於叫做有些成果。最重要的是歐元區國家與銀行達成協議,希臘債券要減值50%(即:你手上持有100元希臘政府債券,不計利息,你原本以為到期時可取回100元本金,但現在只剩下50元),為銀行盈利問題掃除不明朗因素。

另一個是EFSF,同意有槓桿方法將其財力增至超過1萬億歐元,方法為:1、為歐元區國家新發債券擔保首20%至30%虧損;2、成立另一個名為SPIV的特別投資工具,用這個工具來向中國等歐洲以外國家吸納資金;而EFSF可以同時運用這2種方案。美其名為「二合一」,實質是大家沒有共識,於是將只剩下的方案列出來,然後才再決定而已。

峰會結果較之前預期的好,但其實內裏仍有很多詳情未定好,而且下一步就是要等11月初(即下週)的G20峰會,因為歐洲現在一定要外國資金拯救,應該會在G20峰會有決定(或曰:必須在該峰會有決定)。

當然,最終問題還是:究竟這真的「終極方案」、可一了百了解決歐債危機嗎?

鏈結:EUObserver的報導(應該有時限)歐元區峰會聲明全文

2011年10月26日星期三

傳說中的D Day


對於金融市場,今天26日是十分關鍵的一天,因為歐元區今晚會召開峰會,就解決歐元區危機提出全盤方案。

但正如由去年年初(甚至2009年年底)開始,每一次都說是最終方案,危機就是仍未解決。離峰會召開前不足24小時,現在連方案的草案都未有,甚至原本要在峰會前開的歐盟27國財長會議都取消了(這個會議理論上是「準備會議」,但取消了,代表大家還未縮窄分歧,未有東西可「準備」)。

另一個問題是,意大利被法國和德國迫要交出改革措施,結果是迫到意大利執政聯盟內部分裂,重要執政黨「北方聯盟」說,如果要把退休年齡提高,他們便退出內閣,把現政府拉下台。

峰會會在香港時間26日深夜12時(布魯塞爾時間傍晚6時)開始,先是歐盟27國開,然後到歐元區17國開,進行工作晚宴,一直開到有結果為止--即管看看峰會可以如何變魔術變出一隻兔出來,亦即管看看今次各位領袖是否需要由晚餐開會開到吃早餐。

2011年10月25日星期二

歐洲極右到了盡頭嗎?


1個多月前,我談丹麥選舉時認為,未有證據顯示極右開始衰落:丹麥的極右政黨得票只是微跌,而在挪威地選,當地剛剛發生了一個極右槍手大屠殺事件,選民的即時反應是不投那名槍手曾參與的極右政黨,人之常情,因此我當時的結論是:要繼續觀察。

但瑞士在23日舉行的大選中,卻出現(偏極右)政黨瑞士人民黨(SVP)得票率下跌,是過去24年、7屆大選以來首度得票率減少的一次,令人意外。

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

法國社會黨選出總統候選人

法國社會黨在16日的總統初選第二輪投票已結束,大概香港時間17日凌晨接近3時(即法國時間16日晚上9時)已有結果,現任黨總書記歐貝莉(Martine Aubry)宣佈承認落敗,1954年出生的前社會黨總書記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以57%左右的得票壓倒歐貝莉的43%得票率,,將在明年總大選中右派現任總統薩爾科齊--一些人甚至說,奧朗德已變相當選下任總統,因為近日民調顯示,無論是奧朗德還是歐貝莉出戰,社會黨都可以擊敗薩爾科齊。

意大利,最失敗的國家?



「佔領XXX」15日在全球遍地開花,基本上全部示威都只是嘉年華般而已,示威者走了一圈,舉舉示威牌,便散了,少數人或者繼續在某些地方紮營,但基本上沒有嚴重衝突發生。就算是紐約或美國其他城市有人被捕,都只算是小兒科,沒什麼特別。

但唯獨是羅馬出現暴力衝突。正如上面copy下來的意大利報章La Stampa的16日社論,意大利人都在問:全球82個國家951個城市齊齊事先張揚在同一天為同一個目的上街遊行,為行如此嚴重的暴力事件就只是在羅馬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