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地方債:德國篇

歐洲財政危機變得很快,3篇地方債系列只是出了第2篇,上一篇所說的西班牙地方債危機已令23日全球市場大跌。最新情況是:西班牙很可能下月便要尋求全面援助(目前只是尋求國際向其銀行注資,因此未算是西班牙「國家」本身尋求援助,技術上避開「喪權辱國」的侮辱);而希臘被踢出歐羅區的可能,又再被人提起。

希臘又面對被踢走的揣測,其中一個原因可與德國自己的「地方債」有關--這裏不是說德國地方政府合共的地方債務會拖垮德國財政,而是德國國內都存在「窮州」與「富州」就債務分擔爭拗的問題,其中最公開攻擊這問題的是拜仁州(巴伐利亞;Bayern/Bavaria)。
歐羅區現經常談及「富有」成員國向「貧窮」成員國「資金轉移」的問題,其實這種機制在德國早已出現。但問題是,16個州中,只有4個是有經濟實力,有足夠財政盈餘,成為這機制中的「淨貢獻國」(看上面地圖;4個州後面的是目前執政聯盟政黨,排第一的是州長所屬政黨)。而這4個州中,又以拜仁出資接近一半。因此,拜仁人民十分不滿,覺得自己在「養窮鬼」(特別是包括柏林在內的前東德州份),情形跟德國納稅人不想把錢「倒入」希臘等這些「無底深潭」一樣。

拜仁州政府近日再進一步,宣佈將入稟憲法法院,要求裁定上述機制違憲。這種表態,明顯是跟拜仁州2013年9月將舉行州選有關,執政黨基社盟(CSU)需要在大選前擺民粹姿態,以示自己有盡力保護州民的稅款。

令德國州內的爭拗升級成可以左右歐債危機的德國政壇以至全歐政壇需要注視的情況,是因為CSU只是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政黨基民盟(CDU)的「姊妹黨」,只是CSU只在拜仁參與選舉而已。儘管兩黨在聯邦國會屬單一國會黨團,但始終是2個不同政黨(因此目前「黑黃聯盟」是三黨聯盟政府),因此CSU是可跟默克爾平起平坐地討論歐債危機,且能以退出執政聯盟作為談判籌碼。而既然CSU在德國各州間的資金轉移機制有意見,自然都會在撥款援助希臘等國發聲,擺姿態要擺到底。

20日,一名CSU高層表示,希臘要麼遵守現有削支協議,否則請離開歐羅區。23日,CSU另一高層更說,希臘應開支以舊貨幣支付一半公務員薪金及退休金,為最終順利退出歐羅區鋪路。這些都是民粹發言,但都已足以影響市場。

於是,這又影響到默克爾的表態。這在6月底的峰會前後表態十分明顯--她在峰會前的態度十分強硬,好像不會接受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要求,但在峰會又作大讓步,同意德國揹上更多的債務風險。有些人事後估計,這是因為峰會翌日,德國國會便要就是否批准成立救援基金表決,因此峰會前要強硬表態,但當峰會作出了大讓步後,CSU、另一同樣質疑救市的執政黨FDP已沒有時間質詢她便要表決,因此默克爾來個先硬後軟。

6 則留言:

  1. 今天看到一篇報導,重提一年前的一件大事,看了心裡十分難過。最可悲莫過於人心敗壞,忽然覺得在歐洲發生的事情怎算危機,基本做人的保障在那裡,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忽然覺得有些無聊,沒有心情再看任何數據。。。。。

    回覆刪除
  2. 話說歐盟峰會時各成員國會不讓聯合政府的非總理政黨出席嗎?
    之前英國首相拒絕修改條約時也讓聯合政府中的自民黨很驚訝...
    但峰會中每個國家不是可以有兩位代表嗎?
    各國政府是都不會把這席禮讓聯合政府中的小黨就對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默克爾不只在峰會作決定, 還要回國要求國會撥款, 若果CSU以此為退出執政聯盟, 默克爾政府便倒台, 而CSU只是一個地方黨, 因此這令巴伐利亞州的影響提升至較其他州大

      刪除
  3.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北威州也會負債。 19世紀曾是重工業核心地區,隨著煤,鐵等自然資源的耗盡,傳統重工業逐漸衰落,可是許多大城市完成產業升級和轉型。據 wikipedia 說,當今德國 top 100 企業,有 37 家總部在北威州。它也是外國企業在德國投資最多的州. 還有萊法州,高校裡感覺不到這個州缺錢。 去年,萊法州通過幼兒園入托免費的法令,這是全德國第一例。萊法州希望籍此吸引更多年輕家庭。

    我感覺,在德國,不看數據,不容易區別地區間的貧富。這跟中國太不一樣了。如果你在上海,不需要跑到貴州去見證貧困。開車 1 小時出郊區,就可以看到城鄉生活水平的差別 (外來務工人員的居住條件,飲食水準,很令人心痛)。中國離真正發達國家還是有很大差距。

    另一方面: 幾年前有一次看 talk show 談論德國的貧困問題。 有一位嘉賓靠社會救濟度日。 她說,沒有能力每年舉家出國度假旅遊,覺得社會不公平。 這....自強不息的精神在這邊的窮人裡比較少見.

    話說幾個月前 CDU 在北威州地選失敗以後,CSU 的黨魁 Seehofer 在新聞節目裡有如下經典演出:先是用不痛不癢的套話說 CDU 需要反省。 然後,裝作他以為節目已經播完了,觀眾已經看不到他說什麼, 鏡頭前裝作只是跟收工了的主播私下交流, 直言不諱幾乎指名道姓譴責 Röntgen 太不上路。電視台呢, 把這齣 “演播事故” 完整播出。 一兩天以後,Röntgen 被解除環境部長職務。人既然在政界做事了, 演戲真的是基本功.

    回覆刪除
    回覆
    1. 經濟好壞跟一個政府的財政沒有必然關係吧? 因為南部(尤其是Bavaria)的文化跟德國其他地區很不同, 異常保守, 因此選民對地方政府理財的要求也異常保守, 因此有盈餘.

      另外, 看這段維基的說法http://en.wikipedia.org/wiki/Germany_economy (請看3.1), 南部似乎盡攬高科技、高增值這類"未來"的行業, Ruhr地區仍是賺錢不多(且很易被其他國家取代)的重工業, 或者是該區較差的原因吧

      刪除
    2. Bayern 我沒有長住過,不好亂講。巴符州我熟,工業的話,沒完沒了的汽車和汽車部件供應商。現在手上就是一個戴姆勒的項目。接活之前我有跟老闆說,汽車製造。。。。這個我不熟啊。老闆說,你人在巴符,想避開汽車工業,沒有可能的,安心去戴姆勒做事!也好哦,希望一段時間以後對汽車不再陌生。汽車也算未來工業嗎?我不知道。倒是真的希望這邊更像柏林,遍地新興 IT 公司和 design agent。話說魯爾區有幾個大型保險公司。Düsseldorf 的時尚產業也算是比較發達吧。2011 年 Eurovision 那個比賽場地,原名叫做 "Esprit Arena".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