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反抗健存人世界的龐克樂隊


在19日晚上Eurovision第一場預賽的16組參賽單位中,論話題性最強,一定是芬蘭的代表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簡稱PKN),這隊樂隊的4名成員都是有發展障礙症,例如唐氏綜合症。他們2月勝出芬蘭的選拔賽時,不少歐洲媒體已經報導這宗消息。

除了是Eurovision第一個有殘疾的單位參賽外,他們也締造不少「第一」,其歌曲Aina mun pitää(意思是「我經常需要」,歌詞大概是講述經常要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是首支參與Eurovision的龐克(punk)歌曲,這首歌大概1分30秒長,是歷來最短的Eurovision參賽歌曲--我以前還以為Eurovision規定參賽歌曲必須3分鐘,不多不少,但似乎是上限為3分鐘。這也有道理的,歌曲太短,連起承轉合也很困難。

由4名發展障礙症人士參賽,十分破格,亦有點爭議,因為有些人批評,這首歌曲只是一堆噪音,不是音樂,不能純粹因為他們是殘疾人士便另眼相看。

不過,Eurovision和芬蘭一向破格。大賽本身,去年由一名易服「鬍子歌姬」勝出,已十分破格。至於芬蘭,該國經常派出一些「估你唔到」的人或歌曲參賽,亦因此芬蘭是歷來首個獲得0分的國家,至今試過3次0分。嫌punk很「嘈雜」,其實芬蘭派過更嘈雜的重金屬音樂出賽,是首個以重金屬音樂參賽的國家,可見該國絕對不會遷就其他國家而派出一些討好的音樂類型,而那首重金屬歌曲亦正是芬蘭2006年奪冠、至今該國唯一一次勝出的作品,樂隊Lordi的成員穿成怪獸表演,十分怪誕。

PKN在2004年開始出現,之後陸續加入成員,2009年正式成軍,2012年一套講述他們的紀錄片The Punk Syndrome令他們在芬蘭以至國際更著名,他們在北歐以至歐洲多國都曾表演過。

2013年有一篇文章解構PKN,內裏提及一個觀點頗有趣的--punk音樂是次文化一種,有反叛、反主流的意識形態傾向,但相對下,PKN的存在本身已是一種政治。PKN的成員對芬蘭政治很有主張的,他們有些歌曲是十分直接談論政治及社會,亦有些歌曲純粹談及一個殘疾人士的平日生活,但殘疾人士是很需要政府的政策協助,因此他們的生活本身已是跟政治息息相關,他們的歌曲即使只談風月,只要這些是殘疾人士的風月,那也無可避免與政治有關。

又或者,在一個健存人士主導的世界中,一些殘疾人士十分清晰地表達他們的想法,一些健存人士未必會想過的想法,這本身已是一種反抗、叛逆。

1 則留言:

  1. 昨天芬蘭沒有進決賽,覺得挺可惜的。倒不是我特別喜歡重金屬或者特別同情歌手們的狀況,而是真心覺得他們的音樂很 ok。昨晚的半決賽,to be very honest,有點點失望,看完以後連在自己網誌寫點什麼的慾望都沒有。 多數歌手的聲音表現都多多少少有點問題, 共同的問題是聲音有點發緊,嗓子沒有打開,除了 Boggie,愛沙尼亞那一對和格魯吉亞小姑娘,幾乎所有人都在台上喊叫而不是歌唱 (包括那位荷蘭天后也是在很失水準地無比吃力地喊叫。格魯吉亞小姑娘聲音很 strong,音量很大,但是她不是在喊而是在唱, 發聲運氣都十分自如。之前我並不喜歡她那首歌,但是客觀講她的現場真的唱得很好)。 不少人還有嚴重的音準問題,比如 Albania 那位,跟之前我聽了很多遍的錄音裡的表現太不一樣。一些個人認為比較平庸的歌,比如 Serbia 那首 disco 歌,還有希臘的最後一口氣,都進了決賽。(說好的最後一口氣呢? 怎麼還有一口呢?真的令我想起希臘那一拖再拖的債務 deadline。) 俄國女歌手容貌真正美到沉魚落雁,大概是公認的本屆比賽頭號美女, 歌一般。我眼中的第二號美女是 Boggie。 昨晚她舞台上的樣子真的很美,又唱得很好。 南荷蘭那小孩長得很漂亮,個人認為他那首歌的詞曲和編曲都是本屆歌曲裡最為 contemporary 的,但是昨晚看起來他緊張得很,出來的音色偏幹澀,高音部分喊得很吃力。進了決賽應該壓力小一點了, 希望週六他可以好點發揮。他那首歌的舞台美術基本已經傳達了歌曲精神, 還是想著是不是能有日本的視覺團隊再給他稍稍包裝一下。他穿立領的外衣(類似日本高中男生的校服)應該很好看,然後電視導播選取機位,組織畫面的時候是不是能再用心點 (是不是可以花點時間研究下押井守電影的運鏡和構圖呢?)。介紹每國歌手的短片,我更喜歡去年的國旗製作。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