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日星期三

另一個利比亞危機

(瑞士報章Sonntagszeitung漫畫,形容利比亞向瑞士總統加冕/圖片來自swissinfo)

蘇格蘭早前釋放了一名被指在80年代炸毀一架美國客機的利比亞特工,令美國大為不滿,嚴辭抨擊英國。但與此同時,瑞士同樣面對「利比亞危機」,而且後果似乎較英國的更嚴重。

事緣在8月20日,瑞士總統梅茨(Rudolf Merz)訪問利比亞時,就利比亞領袖卡達菲的兒子及媳婦去年在瑞士被捕道歉,希望以此換取利比亞釋放2名瑞士商人,但至9月1日限期,2名瑞士商人仍然不見蹤影,令梅茨面對國內愈來愈大的壓力,甚至被要求下台。

先再多說一些背景。去年7月,卡達菲的兒子及媳婦被指毆打2名傭人,日內瓦警方接報後決定拘捕卡達菲的兒子和媳婦。最後兩夫婦跟那2名傭人和解,傭人沒有出面指證,因此案件解決,但利比亞隨即報復,包括召回駐瑞士外交官、上述案件4天後拘捕2名瑞士商人、不再向瑞士國民發簽證、減少與瑞士的航班、大幅減少向瑞士供應石油(瑞士十分依賴利比亞的石油供應)等等。

事件擾攘逾1年後,梅茨在8月20日突然訪問利比亞,表示為拘捕卡達菲的兒子和媳婦道歉,承認警方當日拘捕2人是不合理的,並同意將那宗案件交由第三國中立法庭審理,看看警方當日的行動有沒有錯。

道歉聲明一出,瑞士全國譁然。瑞士人始終認為,警方當日的行動沒錯,十分不滿梅茨為了商業利益而向利比亞屈膝(跟蘇格蘭不同,除了營救那2名國民外,瑞士政府是表明商業、即石油利益是其考慮因素之一,而不像蘇格蘭政府般強調釋放特工是基於「人道理由」)。

而且,在制度上,瑞士人強烈質疑梅茨有沒有資格作為代表而道歉。瑞士「總統」是由7人內閣中,輪流由各位部長每人擔當1年,總統只是當有外國元首來訪時出來「握手」的知客,他不能像胡錦濤或奧巴馬般,可在峰會談判時一錘定音,所有政府決定要由內閣商議。

況且,梅茨本身是財長,是否道歉也應是外長或司法部長去做。由於今次是梅茨自己一個人決定道歉,因此其餘6名部長毋須公開為這個決定辯護,甚至司法部長公開質疑梅茨的做法。

另外,瑞士是跡近似一個邦聯的聯邦制國家。跟其他國家不同,大部份國家的概念是主權為國家所有,例如中國認為香港的主權屬中國中央,香港地方政府可有多少自治權由中央決定。但瑞士的情況剛剛相反,主權是瑞士屬下的邦(canton)所擁有,是這些邦為了抵禦外敵而決定合組成瑞士這個國家,然後協商後將邦的主權移交給中央政府。而今次警察是否做錯是日內瓦邦政府的事務,瑞士聯邦政府無權過問,因此日內瓦人強烈質疑梅茨有什麼資格代表日內瓦警方道歉,甚至承諾把日內瓦警察交出第三國審理。

當然,更「大鑊」的是,利比亞至今仍不肯放人,早前一架利比亞飛機飛往瑞士,原以為是把2名瑞士商人交回瑞士,結果那架竟是「空機」,沒有那2名商人。最新有傳,利比亞要求付「罰款」(亦可視作「贖金」)才肯放人,每名人質盛惠2000萬歐羅。梅茨曾揚言,如果那2名商人在9月1日前還不能回國,他便會面子盡失,現在似乎他真的什麼面也丟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