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

由西班牙參與G20峰會談起

 (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和財相索爾韋斯〔中間二人〕接見銀行集團高層/西班牙世界報照片)

常說G7這個富國俱樂部已經過時,新興國家呼籲應由G20取代,但G20又真的完全不過時嗎?西班牙本週將出席在華盛頓舉行的G20峰會或者可以反映這問題。



先說背景。話說自七十年代以降,全球七大工業國都會開會,商討一下全球主要經濟金融問題,由於這七國當時的經濟規模差不多已佔了全球大部份,故G7的決定基本上就是代全球做了決定。

時移勢易,中國、印度、俄羅斯和巴西等新興國家崛起,要做重要的全球經濟金融決定,不可能再撇下這些新興國家。而美國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當初提出以G20峰會來商討目前的金融危機,而非G7,一方面就是認清目前形勢,更重要的是美歐希望新興國家付款,例如注資銀行呀、動用公帑買股票呀等措施,以協助解決目前的金融及衰退危機。

(其中中國明顯是財政實力最強的國家,而中國週日突然公佈4萬億元人民幣救市措施,除了國內真的有需要,時機上,明顯是要向全球「交盤數」,以示中國已盡了自己本份,好讓胡總出訪華盛頓「訓導」其他國家同樣要推出刺激經濟措施,或要求其他國家答應中國的訴求時,可以「理直氣壯」一點)

背景敘述完畢,看回西班牙的情況。大家可以自行往G20的網站或維基百科查看G20的資料,其實西班牙並非G20成員。那為什麼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可以出席這次峰會呢?

原因是,G20中的「20」,其實是指19個遍佈各大洲、經濟相等於全球九成經濟總和的國家,餘下的一個成員是歐盟,此席位由歐盟輪任主席國代表,剛巧目前是法國出任主席國,於是法國本身有2個席位,法國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遂把其中一個席位「讓予」西班牙。

各位很難想像,能夠出席G20峰會是西班牙政壇近日的頭等大事,薩帕特羅這一、兩天還特地跟國內各團體、金融集團、甚至在野人民黨黨魁拉霍伊(Mariano Rajoy)會面,以商討西班牙在G20提出什麼立場和建議。說實話,英國首相白高敦(Gordon Brown)肯定不會為G20而跟保守黨黨魁會面,而是自行提出英國的立場,其他國家的領袖應該也不會如此廣泛諮詢各界意見。

由西班牙參加G20峰會,其實亦可看到G20也不見得極具代表性。事實上,西班牙經濟規模已經追近意大利,甚至超越加拿大(這要視乎以什麼指標),但跟其目前的經濟實力相比,西班牙似乎日本更似「政治/外交侏儒」。至少,在10月歐盟「列強」領袖商討金融問題時,薩爾科齊沒有邀請薩帕特羅,令西班牙十分不滿。

這又要從西班牙的近代史說起。在大家的心目中,西班牙似乎是一個很先進的國家,其文化也應該吸引到不少香港人,但西班牙至1975年獨裁者佛朗哥逝世前,西班牙是一個自我孤立(既不跟美國資本主義陣營交往,更不會跟蘇聯共產陣營有接觸)、經濟落後的國家,在八十年代初時仍出現過一次企圖阻撓民主化、似乎只會在第三世界國家出現的軍事政變。
薩帕特羅在8日表示,其餘G20成員支持西班牙參與峰會,顯示世界承認西班牙過去30多年的現代化過程,以及西班牙跟其他國家對話溝通的能力。

另一重要地方是,薩帕特羅可以出席,須獲東道主小布殊首肯--薩帕特羅2004年當選上台後立即由伊拉克撤軍,令小布殊十分不滿,美國跟西班牙在過去4年的高層溝通基本上是靠本身跟小布殊有交情的西班牙國皇支撐住,薩帕特羅從未獲小布殊邀請造訪白宮,故薩帕特羅亦不忘感謝小布殊,終於「認清西班牙的實況」和知道西班牙是美國的朋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