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1日星期三

蘇格蘭人的原罪:白高敦拜相遇難題

英國財相白高敦(圖片來源:BBC)

正當各界都認為英國財相白高敦/布朗(Gordon Borwn)差不多篤定成為下一任英國首相時,《每日電訊報》卻提出一個新問題:究竟本身是蘇格蘭人的白高敦,會否被英格蘭人接受做英國首相呢?

英格蘭和蘇格蘭人一向有心病不是新鮮事,畢竟所有近鄰總會瞧不起對方(就算雙方十分需要對方),只要未嚴重至爆發種族衝突甚至開戰,互相取笑也無妨,但《每日電訊報》提出的蘇格蘭/英格蘭互相不滿對方的問題,已遠超社會上的心病這麼簡單,而是英格蘭人開始問一個問題:究竟蘇格蘭人在國會的權利是否過大?

事緣工黨1997年上台後,1998年開始推行地方自治政策,向蘇格蘭、北愛爾蘭和威爾斯下放愈來愈多的權力(英文所謂的devolution),例如一般聯邦國家都會給予地方的權力如教育、醫療等。不過,在下放更大權力的同時,這方案是沒有在英格蘭推行,即這些在蘇格蘭屬於地方政府管轄的政策,在英格蘭則繼續由國會辯論表決,很多早前各外地傳媒報道有關英國激烈爭拗的「全國」議案,例如教育改革和公共場所禁煙法,其實都只涉及英格蘭和威爾斯,而一些議案都只是以相差幾票便作出決定,令其實只佔下議院約一成多一點的蘇格蘭議員舉足輕重,英格蘭人便不禁要問:我們應否再讓蘇格蘭人決定我們的事務?

蘇格蘭被英格蘭人特別提出,是因為威爾斯的自治權較少,很多事務仍由國會決定,北愛爾蘭的自治權有多少則很明顯是涉及當地新教徒和天主教的關係,而且要跟愛爾蘭討論,因此是特殊例子,剩下的便是蘇格蘭。

《每日電訊報》20日報道,下議院一個小組提出一份報告,警告英格蘭人不滿以上問題的情況很明顯,是一個急需解決的計時炸彈,如果不能好好解決,將影響整個下放權力和地方管治的政策。報告引述一個調查指出,全國52%的受訪者在蘇格蘭有自己的議會下,不願見到一名蘇格蘭人出任英國首相(在全英近6000萬人口中,英格蘭佔5000萬),若單計英格蘭,反對比率升至55%,而只計倫敦附近的英格蘭東南部區域,反對比率更升至59%。

其中白高敦的處境特別微妙,而在目前的內閣中,很多重要大臣都是蘇格蘭人,最受注視的便是內政大臣韋俊安(John Reid),因為內政部負責的警察、監獄、社區等政策,都只影響到英格蘭(這部門的網站一開首便這樣介紹:內政部是負責英格蘭和威爾斯內務的政府部門)。其餘蘇格蘭大臣的還有貿工大臣戴理德(Alaistair Darling)和國防大臣彭德(Des Browne)。

英格蘭還有其他不滿的,例如蘇格蘭人口較小,人口密度較低,提供公共服務的成本較高,變相英格蘭人要向他們補貼;而且,很多英格蘭人認為蘇格蘭人雖然常常高呼要更多權力甚至獨立,但部份蘇格蘭人(如白高敦自己)仍想做「英國」的大臣或首相,因為就算蘇格蘭獨立成國,蘇格蘭「總理」或「外長」的國際地位也一定不如在倫敦辦工的那些大臣-最少英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下議院的報告指出,解決以上問題的方法不外乎4個:大英帝國(United Kingdom,聯合王國也)乾脆解體為4個國家;英格蘭也獲得更多權力;減少蘇格蘭的下議院議員;涉及英格蘭的事務法案只准英格蘭議員投票。

後話:其實以上問題困擾著很多歐洲國家,絕非英國獨有:近日常提及的西班牙便遇著相同的問題;黑山脫離塞爾維亞獨立-或更長遠看:南斯拉夫瓦解成6個甚至可能是7個國家。這反映出歐洲地圖的疆界有繼續要更改的趨勢,就算不是大家要更換地圖這種那麼明顯的改變,也可能是現有的國家的中央政府權力不斷陰乾,比利時便是最明顯的例子(遲些再寫),這便帶出一個更深奧的問題:傳統的主權國不再是至高無常的組織/個體,歐洲不同單位交流時可能也要以不同的模式、不同的思維來處理。

文章部份內容來自:Power of Scottish MPs 'a threat to UK' 
+++++
新浪留言
[1]
或許民族國家才是最合理的政體。
作者 Andrew | 21st Jun 2006 08:23

[2]
這幾年只留意到人們說什麼"全球一體化"、"地球是平的", 差點忘了民族要求獨立的呼聲也從未停止過。
作者 John | 21st Jun 2006 12:06

[3]
To樓上和樓樓上,
聽說民族的一體的感覺只是人的自我想像,而且民族國家也不是自然的,是社會建構的......
我覺得比較春秋戰國和西方封建社會時的國家,就可以知道民族國家是多麼特別了......
作者 琮 | 22nd Jun 2006 10:58

[4] 回覆
很懶呢,是時間回覆一下各位:

1樓Andrew和3樓琮:在這問題上,我會傾向贊成琮的看法,就是沒有什麼政體是較「合理」或好的,再「激進」一點說,甚至沒有國家其實大家也可生存,例如Andrew說民族國家較合理,那北愛爾蘭這類英國新教徒和愛爾蘭天主教徒人數各半又混在一起居主的地方應該如何處理呢?

2樓John:你應該是曾先生吧?其實都是的,若果不以「民族獨立」來標籤以上所講,而將之說成「權力下放地方政府」,那其實中國也在面對這情況,不單讓香港澳門一國自治便是這種妥協的結果,近年地方政府權力也在不斷膨脹。

而且呢,無論是「全球一體代」還是「民族獨立」,顯示的都是同一現象--傳統主權國的地位不斷受侵蝕。但這過程要多久,甚至其實大家是否誇張了目前的情況,大家仍在討論中。
作者 simon/示芒 | 25th Jun 2006 07:01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