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8日星期四

連任又如何:法國的例子(一)

不妨寫寫網主對「全球」政治的個人觀察,就是全球政治好象有兩大趨勢:社會「兩極化」和領袖「跛腳化」。(全球者,純粹是很多國家和不只是某一洲某一區域而已;趨勢則純為自己觀察,並不是什麼權威學者提出)

兩極化,即全國民意二分化,美國就保守/福音派vs開明(Liberals)/非福音派,歐洲就以左vs右出現。早前已有很多文章寫及,包括法國、意大利和德國,可到以下鏈結:
1.意大利大選爭持激烈
2.意大利大選:這個年代的「拖泥帶水」病徵
3.歐洲「左不成、右不就」(包括德國大選前瞻(上):經濟政策成焦點 削減福利仍猶疑)
4.法國學運挑戰資本主義

這次想寫的是集中在領袖「跛腳化」、特別是「強勢」連任者。


跛腳,即「跛腳鴨」,是香港人對美國政治術語「lame duck」的廣東話譯法,美國原意指一個不可連任的總統在任期結束不遠時,可推動的政策不多,趨炎附勢的媒體和政圈中人已圍著下任或有機會做下任總統的情況,在前港督彭定康這樣形容自己的「末代港督」時期後廣為香港人所用。台灣和南韓則好像以「植物人」來形自己的領導人。

全球領袖「跛腳化」現象,可詳看香港《明報》6月7日國際版的一篇文章《跛腳鴨綜合症襲地球》(附在文末),我想寫的是近年出現一個現象,就是連任的總統/特首,他們愈強勢連任,第二任期卻好像反而變得愈弱勢,隨手舉4個例子:

1.香港前特首董建華,1997年有3名候選人挑戰,最終還是得「票」(400票內的)八成,2002年連任時卻是無人能挑戰,因為差不多全部選委都提名他;

2.台灣的陳水扁,2000年得票四成(還是不足?),只能靠國民黨分裂才當選,2004年卻是得票過半,民意認受性理應更強;

3.美國總統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2000年是要靠幾百票問題票、而且是整體得票率輸了、選舉人票贏了才能當選,2004年卻是兩者皆勝,而且是整體票領先3%下清脆勝出;

4.法國總統希拉克1995年在首輪投票落後3%下,次輪投票僅以5%優勢(得票逾52%)勝出;2002年卻是領先首輪投票、兼在次輪投票得票逾八成下連任。

不過,以上4人的第二任期不見得很好過,反而是惡夢連連:
1.董建華已「腳痛」下台;
2.陳水扁好像也「去期不遠」;
3.若果美國民主黨今年11月國會大選中重奪參眾兩院大多數,明年啟動彈劾程序,翻布殊利用不實情報鼓動國民攻打伊拉克的舊賬的機會不低;
4.希拉克則基本上是已變成沒有人理會的總統-英國《泰晤士報》(Times)幾天前便有一篇文章,談及2006年6月5日五旬節翌日假期問題(這節日的日期每年不同),指出這假期2004年雖已廢除,但在國民自行放假的抵制下,政府被迫接受由工人和公司自行協議,以致這天是否假期連各部門也有不同看法。見微知著,小事也管不了,顯示希拉克在勞工改革、「清泉案」(Clearstream Affairs,拉法葉艦案或拖垮德維爾潘)加上卸任日期不足一年下,各位已不理會這位總統想說什麼。

說完這麼多例子,下篇文章會集中在希拉克的例子:看看希拉克這4年來如何一步一步地喪失權威,甚至是連任一刻已註定這4年的路--也看看他的遭遇跟董、陳、布3人是否很相似。

++++++
新浪留言:

陳水扁2000年得票率為39.3%
http://210.69.23.140/vote3.asp?pass1=A2000A0000000000aaa
作者 琮 | 8th Jun 2006 12:26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