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5日星期六

意大利大選:這個年代的「拖泥帶水」病徵

正如上文「歐洲:左不成、右不就」文章一樣,英國《衛報》4月12日刊登了Jonathan Freedland的文章Italy's knife-edge election results are a symptom of this age of stalemate,說的也是左右兩派都不能提供一套令選民相信的政策,現節譯下半部:

更迫切的趨勢是看似正控制著歐陸三大國家的癱瘓。在德國、法國和意大利,受商界支持鼓勵的政治階層已相信一種特別的補救方法急切需要,以應 付他們疲弱的經濟,這些菁英很久前已得出結論,就是他們必須進行激烈重組、減少工業的規限和令勞工市場自由化。這道藥方有不同的名字:戴卓爾主義 (Thatcherism)、貝理雅主義(Blairism)、新自由主義或英美模式。德法意三國的政府很清楚,如果不進行改革,他們在全球化的森林下, 將被中國和印度吞噬。


問題是這歐洲三大國的國民拒絕服這道藥方。他們不是不能在票站中確認這藥方──例如德國便將總理默克爾 (Angela Merkel)初時的領先優勢變成歷來最微弱的勝利,便是走到街頭──正如法國人迫使總理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放棄其相對溫和的勞工改革。無論如何,三國人民就是不讓其領袖進行戴卓爾式的改革。

令人混淆的是,這些選民同 樣沒有明確支持左派的另一選擇,這一部份是因為全球進步派人士未能清晰地勾劃出一套第二方案。各選民知道他們反對 什麼,但休們未能聚集在一套他們都支持的方案,結果便是停滯不前的困局,這一再在選票箱上反映出。意大利是其中最令人擔憂的一個國家:2005年經濟是零 增長,國債超越其國內生產總值,2005年便花了450億歐羅在債務利息上,總理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雖曾承諾改革,但在任五年,從生產力至競爭力等任何經濟指標看,他都是失敗的。

意大利的遠景更差:意大利 最大型的工業是紡織、鞋和傢俱,這些全是中國和印度很輕易便以價錢優勢壓倒意大利;意大利人口老化兼正在下降,出 生率下跌,全國28%的人是退休人士,大家愈來愈長壽,但愈來愈少人去為退休金作出貢獻。所有人都知道一定要作出某方面的改變,意大利才可避免在21世紀 沒落。

不過,未有人能向意大利選民推出明確的行動方向。一方面,新自由主義的目標沒有直接地說出,支持自由市場的貝盧斯科尼承諾 增加國家退休金和 更大社保障,而不是更少。同時,社會民主派的普羅迪(Romano Prodi)提出削減僱主支付工人保障金的金額。左右兩派都嘗試披著對方的外衣,這一方面是因為兩人都領導著一個包含大量政黨的聯盟,但這也因為意大利右 派不敢赤裸裸地提出戴卓爾式方案,恐怕選民會拒絕,因此各政黨便將其政策「對沖」,而選民也作出這樣的抉擇。

如果說右派不敢提出 清楚的政策,左派亦然。左派沒有自己與別不同的視野,一套可抗衡支持私有化和自由化的新自由意識形態的視野。這很難說是 意大利的錯:全球左翼的信心在1989年後遭受重挫,缺乏一套連貫的政治經濟觀,缺乏一套可向選民建議的制度。歐洲改革中心主任Charles Grant說:「很多時候,有別於新自由主義的另一選擇便是保守主義,就正如法國學生希望保持世界目前的模式。」(網主按:一名1968年法國學運領袖便 說目前反對勞工改革的法國學生缺乏改變世界的理念。)

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的情況讓我們知道,回應全球化的戴卓爾式答案是令選民很害怕的,但他們又沒有另一套選擇有投票支持。你不用票站調查也可知道,拖泥帶水的局面將繼續,直至選民有一套另一方案。

(除了「左不成,右不就」外,此文作者也指出,意大利是另一個全國民意分裂成「五十五十」的國家,情形跟德國去年大選,以致美國2004年大選一樣,全國就一些重大議題嚴重分裂,出現誰也壓不倒誰的局面)

引用自:http://www.guardian.co.uk/Columnists/Column/0,,1752142,html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