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星期二

高官玩blog

幾個月前曾寫過一般人寫網誌而被炒,香港《明報》12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更厲害,談及瑞典外相比爾特(Carl Bildt)也自設網誌,暢談家事國事天下事。

其實全球很多首腦官員都利用網絡發表文章,稱為e-Newsletter也好,稱為blog也好,大都是官腔文章(例如香港電台的天地博客),或是經精心計算過、其實都帶有政治動機的「生活文章」,但比爾特的網誌惹人爭論,是因為這個是「真的」網誌--真者,是他興之所致就會一天發幾篇文章,有時又會談私事,談及政事時又真的是「絕對不設防」,「有個句講個句」,跟一般外相談話大耍刁鑽的外交辭令不同。

比爾特的網誌跟其他很多政客網誌不一樣,或許有另一個原因:他是真的喜歡寫網誌,而非為了「做騷」、扮新潮來親近年輕選民而寫blog。在他推出「Alla Dessa Dagar」(所有這些日子)的瑞典文網誌前,他在2005年2月便在blogspot有一個以英文為主的「Bildt Comments」網誌。

比爾特1991至94年曾任瑞典首相,下台後積極參與波斯尼和內戰和談及戰後重建的工作,常常替歐盟和聯合國工作,因此寫blog初時只為談及這些「外交大事」,相信這是他以英語寫這個網誌的主要原因。

雖然他是國內重量級人物,但在2006年10月擔任外相仍令人意外,因為他已曾任首相,他跟現任首相Fredrik Reinfeldt關係亦不好,可見他其實沒有什麼心理準備再當瑞典大臣,而他遲至2007年1月28日在「Bildt Comments」網誌的最後一篇文章才表示,由於他工作所限須要跟瑞典國內民眾作密切交流,因此必須用瑞典文,遲一些才再考慮應以英語、瑞典語還是雙語去寫網誌。

《明報》文章引述一名前報章編輯指,高官談話要有分寸,包括在網誌上,而且,有話要說就請用回正式轉統的渠道。

不過,英國《衛報》一篇以網誌形式(!)發表的評論指出,比爾特的現象其實代表了「新一代政客」如何借助網絡,利用新的形式來跟大眾和選民溝通,打破在傳統傳媒下的「soundbite」主義--正如這篇評論所說,如果我是政客,我發覺可以透過網誌更能表達我想說的東西,而且更能透過生活化的言辭來建立自己的公眾形眾,我為什麼還要借報章電台電視之手呢?

瑞典人暫時似乎也十分受落外相「玩blog」,比爾特便自誇一天的訪客流量便等於在野社民黨青年部成員的十倍。而且,網誌comment特多,有時甚至一篇文章多達300個留言,而比爾特是有回覆這些留言的,可見這個blog是他跟選民「握手」交流的方法之一。

事實上,政客有網誌不是新鮮事,例如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便有每週播客(podcast)、歐盟執委會負責傳訊事務旳首席副主席沃絲德琳(Margot Wallstroem)、科研專員波托奇尼克(Janez Potocnik)和農業及鄉村發展專員伯爾(Mariann Fischer Boel)都有自己的blog,歐盟駐愛沙尼亞辦公室主任則以愛沙尼亞文,以非官方角度來向愛沙尼亞人剖析歐盟事務

有心人其實可以以「政客如何利用網絡跟選民溝通」作論文題目,研究一下這個趨勢:例如早前小弟所寫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參選總統的網站,又或是法國左派候選羅瓦爾(Segolene Royal)如何透過網站來跟選民互動,從而協助自己寫出一篇政綱,方發現香港的特首選舉「答問大會」其實已落後外國十幾年了。

+++
瑞典外長寫網誌掀爭議 2007年3月12日

【明報專訊】瑞典外長比爾特數周前建立個人網誌,但卻被指在網上議論過多,泄露政府資料,令人混淆這是否純其個人意見,備受抨擊。

57歲比爾特經常網誌(http://carlbidldt.wordpress.com) 撰文評論各種日常事務,包括對官方會議、世界大事的看法,並回應傳媒的批評。如3月5日,他評論中東局勢:「一個巴勒斯坦統一政府顯然無法解決全部問題或滿足所有要求,但若不這樣,會發生內戰和動亂……顯然唯有這樣做。」3月6日,當瑞典報章開始批評他建立網誌,他就撰文反擊指芬蘭、愛沙尼亞的首相、外長也有網誌。比爾特強調人民渴求資訊,「我認為大家應採用所有新資訊技術,比從前更開放和親民。」

但並非所有人都認同,前報章編輯托雷庫爾說:「官員有政治任命,凡事須有分寸……官員不是『饒舌鬼』。」他又批評比爾特不選外長慣用的渠道,如國會、外交政策委員會或直接跟傳媒發表言論。

法新社

++++
新浪留言
[1]
哈, 曾生都玩blog, 不過我讀journalism個professor話佢d英文c到嘔wor
作者 stackey | 15th Mar 2007 20:52    http://stackey.hkbloggers.org/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