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蘇丹已被沙皇收服

土耳其一名休班警察19日晚上公然暗殺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爾洛夫(Andrei Karlov),很多人都聯想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薩拉熱窩暗殺事件,但兩者其實分別很大,這次暗殺只會令俄土關係更密切,而不是俄羅斯乘機攻打土耳其。

不過,俄土加強合作,尤其是在敘利亞問題的立場協調,只是表面,實際上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已被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收服,在俄土兩國、二人的博奕中,埃爾多安已無棋可下,必須只能服從普京的指示。

跟薩拉熱窩暗殺事件不同,大使暗殺事件中的槍手的動機——即不滿俄國偏幫敘利亞現政權在阿勒頗殘害平民,跟土耳其政府**現時**的立場不同,土耳其在敘問題上靠攏俄國,因此俄國不會(表面上)直接說土耳其政府煽動人民殺死俄國外交官。

同樣,土耳其為了證明自己不認同這次暗殺,在敘利亞問題上只能緊跟俄國立場,而在幕後的談判中也再難迫俄國讓步,否則只會讓俄國有藉口,再借暗殺事件來向土耳其興問罪之師。簡單來說,俄國已有土耳其的把柄在手。

俄土兩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其實很不一樣。至少,土耳其是想推翻敘利亞現政府的,但因為不滿美國依賴敘利亞庫爾德族,擔心庫族坐大,令自己國內的庫族乘機發難爭取獨立,才因此近月靠向俄國一邊,放棄推翻敘政府的立場。現在,土耳其更難動搖敘政府一條毛。

更大威脅是,土耳其也再難投訴俄軍在敘土邊境活動,只能眼巴巴看著俄軍在自己門口活躍,直接威脅自己。

暗殺事件也直接打擊埃爾多安政權。一名警察可這麼容易就接近並殺死一名外國大使,顯示7月流產政變的後遺症開始浮現,埃爾多安大肆清除軍政中的異見份子,隨便把幾萬名士兵、警察、法官及公務員撤職,政府霎時間沒有足夠人才填補,在保安上,土耳其的防止襲擊能力明顯遭削弱,而暗殺事件把這個弱點曝露出來。

另外,正如上述,土耳其政府以至人民在敘利亞問題的真正立場是想推翻敘政府,土耳其人認為俄軍在敘利亞滿手鮮血,要為當地人道災難、尤其是阿勒頗被圍城下居民苦況負責,但土政府**現時**立場是不允許抨擊俄國在敘利亞的行動,而在暗殺事件後更難落實本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真正立場,將使埃爾多安政府的敘利亞政策與國民看法的差距越來越多。這次是殺俄大使,難保下次是人民大規模上街抗議埃爾多安。

(文首槍手照片來自美聯社)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