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法國右派重量級前部長出戰總統大選

法國中右政黨共和黨在11月底選出前總理菲永(Francois Fillon)作為該黨在明年4月/5月總統大選的候選人,當大家以為中右陣營大局已定之際,阿莉奧—瑪莉(Michele Alliot-Marie,下簡稱MAM)在8日晚上媒體20 minutes公開的訪問中(上圖)宣佈,出戰總統大選,有信心自己拿到500張提名票,令菲永是否真的可以作為中右陣營代表進入大選第二輪投票,增添變數。


目前來看,MAM的得票應該不會高過菲永。

另外,同一陣營有多過一名候選人,在法國不是奇怪事情——MAM幾個月前已選,不認同初選。無論是本屆大選(至今),或之前的選舉,右派(以及左派)都有多於一名候選人,只是那些右派候選人太弱,因此外國傳媒報導時多會「省略」不提。

然而,MAM的資歷遠較其他目前已宣佈參選的右派候選為強。

MAM今年70歲,擔任過多個重要職位,是法國首名女性出任右派陣營最大黨黨魁(1999—2002年,當時仍稱為RPR),也是首名女性國防部長、首名女性內政部長及首名女性外長,且曾擔任司法部長,重要職位中,只有財長未做過。她在2007年被視為唯一一人能與當時民望極高的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爭奪共和黨前身UMP的總統候選人資格,但她最終沒有出來挑戰。

MAM的政治能量近年已大大減弱。她2011年因為在突尼西亞爆發革命前不久,接受被推翻的統治者的款待,被迫辭去外長一職;2012年參選國會但落敗;到2014年才當選較次要的歐洲議會議員。不過,她的政治實力仍未低到猶如「路人甲」,她出選,對總統大選形勢仍會有一定影響。

MAM把挑戰菲永的理由說得十分清楚,她在訪問中說,在外交、國安、社會等議題上,與菲永沒分歧,但對菲永的「極端自由主義」經濟主張感到訝異,認為不能以自由經濟主義之名而把國家的角色邊緣化,儘管她支持企業擁有自由,但在刻下的世界,國家永遠有其角色,可讓法國為未來作準備,進行對未來長遠發展必須的投資。

簡單來說,MAM是傳統戴高樂派。儘管都被稱為右派/保守派,但法國戴高樂派在經濟政策主張經濟干預,接近日本和韓國的保守派,與英美的保守派一般主張政府減少干預經濟是不同的。

MAM參選,不能說完全無跡可尋,但當地傳媒很少討論這個可能性,所以即時很難說有什麼影響。

大家第一時間會想到的是,MAM會否分掉菲永的票?尤其是,在初選中敗給菲永的朱佩(Alain Juppe)同樣屬戴高樂派,他會否在大選中改為支持MAM?甚至,有人陰謀論猜測,MAM是朱佩敗選後,戴高樂派的Plan B。

即使MAM壓倒菲永的機會極低,但她出現在大選中,至少有牽制菲永的作用,警告他在經濟政策上不要太過自由經濟主義,因為在同一陣營中,支持者還有MAM可選擇,在首輪投票中不一定要「含淚」投票給菲永。

另外,中間派的貝魯(Francois Bayrou)會否支持MAM,不會自己參選呢?貝魯都已是「舊電池」,但仍能影響兩、三個百分點選民的取態。他表明支持朱佩,朱佩出局後,原本估計他有可能支持由左派出走、獨立參選的前經濟部長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現在有了MAM,她會否分走馬克龍部份票源,挖走貝魯及其支持者的支持呢?

總之,這次法國大選的局面遠較前兩屆變幻莫測。

更不要說,社會黨及其盟友到現在都未有明顯候選人人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