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星期四

加泰獨立爭議攤牌

相對於早前的巴塞隆拿恐襲,加泰隆尼亞獨立爭議可能更影響西班牙政局,以至巴塞隆拿市的安全。

加泰地方議會6日用了一整天辯論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的議案,最終在獨立派佔優下,以72票贊成、11票棄權,在晚上9時半過後,通過議案,地方政府確定10月1日舉行統獨公投。


沒有反對票,是因為統派不滿議長同意更改議程讓議會可迅速當天表決議案,因此集體離場抗議:


在6日較早時,中央政府已經入稟法院,要求頒令獨立公投違憲,予以廢除。政府以至多個統派在野黨都批評,加泰議會是強行通過公投議案,不理反對聲音,是在傷害西班牙民主,令加泰逐步走向獨裁。首相拉海(Mariano Rajoy)及兩大在野黨領袖工社黨黨魁山齊士(Pedro Sanchez)和公民黨黨魁利韋拉(Albert Rivera)將在7日會面並一同會見傳媒,以示中央主要政黨聯合反對加獨。

西班牙、尤其加泰形勢十分嚴峻,因為統獨陣營進入攤牌階段,獨派決心進行公投,而且是有所行動,統派也決心阻止,這令雙方今次不會只如過去數年般,純粹隔空對罵,而是來真的,可能有行動。

親統派《國家報》這篇文章(西班牙語)提及,中央政府至少有4種法律手段去阻止加泰政府執行公投,包括:
1、動用憲法155條,停止加泰自治區的自治權,由中央政府接管原為自治區政府的權力。這是近月最多人認為會動用的條文;
2、《憲制法院法》第92條,由憲制法院接管自治區的權力;
3、啟動《國家安全法》,以捍衛國家為由,讓中央政府可接加泰自治政府部份權力;
4、動用普通刑法中有關叛逆、叛國、分裂國家等相關罪名,拘捕並起訴加泰政府領袖,讓他們不能再控制加泰政府。
文章有提及,上述各種手段「在法理上」有什麼障礙,令政府使用時有所顧慮,或根本很難動用。這些難處,到日後真的要使用到時,才再翻譯出來。

目前最核心的問題是,就算西班牙中央政府用到以上法律,加泰政府已表明不會遵守——事實上,憲法法院極大機會會裁定獨立公投法違憲無效,而加泰政府都表明不會理會。如果加泰政府這麼順從,一聽到中央政府出動上述法律手段時就「守法」,他們早已會聽從憲法法院的裁決;若果獨派聽從憲法法院,上述法律手段全部都毋須使用。

在最極端的情況下,西班牙會否派出警察甚至軍隊,去拘捕獨派領袖、阻止公投呢?當然,這個是十分極端的情況,目前未能說有很大機會發生,但這個情景在西班牙也絕非無人談論過。加泰統獨問題目前潛在的暴力,絕對較蘇格蘭或魁北克的統獨問題來得高。

退一步,就算沒有血腥衝突,中央政府要去掃盪票站(主要是學校),讓公投票站不能開門,也已可能涉及肢體衝突,或至少在街頭追逐。

最陷入兩難的是一眾公務員,尤其是學校及警察。他們究竟應聽從自己的「直屬上司」地方政府,執行公投?還是聽從中央政府,拒絕執行「非法」指令,不舉行公投?如果抗加泰政府的命,這些公務員可能被紀律處分,或會扣薪;如果抗中央政府的命,就有機會被指違法而被起訴。

如何做,加泰公務員都不能中立。

[本文圖片全部來自SER電視台影片截圖]

3 則留言:

  1. 想想不久前在汉堡 G20 期间的暴力事件, 以及几年前斯图加特抗议 S21 工程集会中的流血事件, 真的令人十分担心 10 月 1 日整个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安全局势。 人在群情激昂的环境中特别容易失去理性、诉诸暴力, 真的希望那天加泰和西班牙的统独双方都能有话好好说, 一切以民众的安全和福祉出发, 各自退一步海阔天空。

    回覆刪除
  2. 另外, 假如加泰罗尼亚成功独立, 连锁效应不可低估。 接下来巴斯克地区可能也会要求独立,可能还有许多大家没怎么听说过的地方要求独立。 这一连串事件可能又会引起欧洲别的国家中部分地区的独立运动。 从西班牙政府的角度, 可能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加泰独立, 别的国家政府, 比如比利时, 可能也会支持西班牙政府中的统派。 记得每年 10 月 3 日德国庆祝统一日的时候, 总是会强调团结就是力量, 珍惜德国今天的和平统一。 个人希望新一届德国政府的外交部门无须直接面对欧洲多出一个 “新国家” 的局面。 当然如果加泰的朋友邀请我去巴塞罗那参加成功独立以后的庆祝派对, 假如有时间可能我也会去凑个热闹。 前提当然是 10 月 1 日不要发生流血事件!

    回覆刪除
  3. 當初的合併如果是硬拉配作對,後來別人決定想脫離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