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0日星期三

教選民如何投票 歐盟專員惹反彈

意大利政局目前十分混亂,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必須在今年內再舉行大選,各大政黨已經重新進入競選狀態,大家的發言完全進入戰鬥格。就在此時,歐盟預算專員歐廷格(Guenther Oettinger,影片截圖左)竟然說,當意大利金融市場動盪,意大利人就會知道不應讓民粹主義者上台。此話引起意大利全國政壇強烈反彈,歐盟執委會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及歐盟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匆匆公開表示不認同歐廷格的說法,歐廷格也要即日道歉,強調無意不尊重意大利人。

歐廷格接受了德國傳媒DW訪問,專訪他的記者Bernd Riegert在Twitter預告這個29日晚上播出的訪問時,在帖文中以引號寫了這句話「市場會教導意大利人投票給正確的事情」,似乎是歐廷格在訪問中曾說過這句話。

這個帖文一出就引起意大利政界不滿,因為這基本上跟干預意大利大選、叫意大利人要怎樣投票是沒有分別,而歐盟是明文禁止歐盟專員干預成員國內政,包括自己國家的內政,有時一些專員想回國拉票時,也要休假停職。五星運動及聯盟黨要求歐廷格下台。

Riegert之後刪了那則帖文,要另發一則帖文,他和DW都說「錯誤引述」,強調歐廷格沒有說過那句話,並率先把歐廷格原本所說的影片提前公開

當看完該段原話後,就會覺得DW這次「食死貓」,Riegert只是犯了「技術錯誤」,歐廷格的確沒有說出「那些字」,但只要把那個引號剔走,就是十分準確的概述。歐廷格的原話是這樣的:
"我的關注、預期是,未來數週,市場、政府債券和意大利經濟可能會大受影響,可成為一個訊號,讓選民不投票給右派和左派的民粹主義者......我們已看到政府債券(價格)、銀行市值及意大利經濟整體明顯向下,政府組成可能是這情況的原因。我只能寄望,這能在競選期間扮演角色,向選民發出訊號,不能把權力交給右派及左派的民粹主義者。"
這番話的意思很簡單:五星—聯盟的聯合政府(題外話:如果以黨色作為簡稱的話,這個聯盟政府會稱為「黃綠聯盟政府」)的財金政策主張是不符合歐元區規定,如果硬要執行,意大利就要(至少短暫)退出歐元區,期間重用里拉,意大利人手上的儲蓄價值即時大降,而不明朗因素會大幅推高意大利消費者及企業的借款成本,意大利選民意識到這點,就會不再投票給五星或聯盟黨。

基本上,上述內容,撇除最後一句,全部是事實,或至少是,這是歐盟圈子以至大部份歐元區國家政界人士的想法。毋須陰謀論到政界與金融界菁英聯手搞亂意大利金融市場,其實只要歐盟或德國、法國官員「提醒」大家五星—聯盟政府會大幅增加政府財赤及債務,市場整體對意大利金融資產(尤其是國債)的需求及價格只會向下,他們確實可以利用這點來向意大利選民施壓,就算改變不到選舉結果,也可以逼五星—聯盟政府屈服。對住希臘就是用了這一招(當然,能否如此對待意大利這個歐元區第3大經濟體,也有不少人質疑),甚至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在2011年突然下台,就是因為德國的默克爾(Angela Merkel)和法國的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在一次歐盟峰會後,臨時叫他留低與二人進行三國峰會,明顯向外釋出德法兩國就財赤問題向他訓話的訊息,此後意大利股債急挫,令貝老不得不辭職。

所以,當容克強調歐盟無意介意大利目前政局時,聲明上的一句「意大利命運不是由金融市場來決定」,其實有點虛偽。圖斯克的說法則是「呼籲各歐盟機關,請尊重選民,我們是服務他們,不是訓導他們」。

這也顯示歐洲政界如何應對意大利政局危機上,十分敏感。他們(除了極右及極左政黨)一定不想五星及聯盟再度勝出大選及上台,不想大幅修改成員國財赤的規定,要他們完全不評論對自己國家有很大影響的意大利內政,其實很難;但一評論就被要冒被批評干預內政、視意大利為附庸國的風險。

更麻煩的是,歐廷格剛好是德國人,而跟希臘債務危機時一樣,在目前意大利政治僵局中,五星/聯盟其中一個矛頭正是指向德國,認為是德國影響意大利總統,令他拒絕委任Paolo Savona做財長;而Savona抨擊歐元時,也曾說過歐元是「德國鳥籠」,是德國強行向其他歐元國家施加限制。歐廷格的說話只會加深意德兩國之間的芥蒂。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