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9日星期二

歐洲防豬瘟 野豬遭殃

中國去年開始出現非洲豬瘟,而香港近日就討論野豬太多影響人類生活的問題。這2個問題在歐洲同樣出現,非洲豬瘟同樣困擾歐洲,野豬成為被針對的目標之一,一些人認為野豬是散播非洲豬瘟病菌的原因之一,因此提出限制野豬四處走、甚至要捕獵牠們。

很多(英文)外電28日報導,丹麥開始在與德國的70公里邊界興建圍欄,高1.5米,地下深半米,防止野豬由德國跑過去丹麥,以免德國也出現非洲豬瘟的話,這些野豬會把病菌帶過。這個圍欄計劃其實在去年已宣佈,今次只是動工,請來傳媒來拍照,整個計劃耗資超過3000萬丹麥克朗(約3600萬港元/1.4億新台幣/3040萬人民幣)。

當我將這則新聞post往專頁時,很多人應該聯想到美國川普政府的美墨邊境圍牆——而的確,一些反對「丹德圍欄」的人批評,這只是丹麥中右政府另一個「排外」政策,用來討好自己的支持者,但對阻止非洲豬瘟傳播的作用有限。

然而,建圍欄阻野豬不是只有丹麥政府提出,波蘭政府去年也提過要在東邊跟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邊界建立圍欄,而這條邊境長超過1000公里。相對而言,丹麥建邊境圍欄,已算是較可行的了,其他歐洲國家的邊界都很長,很難效法丹麥。

至於對付野豬防豬瘟,這一個月來,歐洲也有不少這類新聞。波蘭政府授權獵人,由1月起的幾個週末捕殺共2萬隻野豬,儘管一些環保份子反對,國內引起不小的反對聲音,但歐盟執委會表示支持。另外,比利時1月初再度發現非洲豬瘟個案,鄰國法國決定在接近比利時的邊境地區設立無野豬地帶,並派軍隊對付,在區內一見到野豬就格殺勿論

非洲豬瘟(ASF)是一種只會感染豬類動物的病毒,至少暫時未能感染人類。根據目前的文獻,最早確認非洲豬瘟個案的應是1921年仍是英國殖民地的肯雅,估計病毒來自疣豬(warthog),而英國人又把一些家豬帶過去飼養,結果病毒由疣豬傳染至農場的豬。

自此,非洲豬瘟過去近一個世紀一直在撒哈南以南非洲地區處於流行狀態,基本上未完全結束過。至於歐洲,早在50年代末已曾傳染至葡萄牙,再由葡萄牙傳至西班牙和法國南部;另外,意大利薩丁島在70年代末已開始出現。

非洲豬瘟病毒的最大問題在於極難連根拔起。這種病毒需要透過接觸才能染上,例如與患病的豬直接接豬,或接觸到有病毒的豬肉,不過,病毒生命力很頑強,即使是在急凍豬肉,也能生存多天,而一些物品,例如衣物、車軚等,觸到病毒後,病毒也可在這些物品上繼續生存,並隨著這些物品的移動而散播至更遠地方。

上述葡萄牙那一波非洲豬瘟,花了大概40年,到90年代末才徹底消滅,至於薩丁島則到現在仍有非洲豬瘟個案。

目前亞歐大陸的非洲豬瘟要追溯至2007年,據估計,應該有一艘貨船在格魯吉亞的海港掉下垃圾時,包括了含有非洲豬瘟病毒的垃圾,而這些病毒最終感染到高卡索地區的豬。格魯吉亞專家花了幾個月時間才發現到這是非洲豬瘟,但為時已晚,病毒已再從高卡索散播至俄羅斯,向東邊傳播,則是大家都知道的中國多省爆發非洲豬瘟。

至於向西面,病毒由俄羅斯經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再傳至歐盟國家。這一波非洲豬瘟中,第一個出現的國家是立陶宛,2014年1月發現,同年就傳至波蘭、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2017年去到捷克,去年傳到羅馬尼亞、匈牙利,以及目前唯一受這大浪瘟疫影響的西歐國家比利時。

根據歐盟統計,在有參與歐盟申報系統的歐洲國家,去年曾出現農場飼養豬隻感染非洲豬瘟的國家包括羅馬尼亞(1163宗個案)、波蘭(109)、烏克蘭(105)、立陶宛(51)、拉脫維亞(10)、意大利(10)和保加利亞(1)共7個國家,在野豬發現這病毒的有8個國家,包括波蘭(2438宗個案)、立陶宛(1443)、拉脫維亞(685)、愛沙尼亞(230)、羅馬尼亞(170)、比利時(161)、匈牙利(138)、意大利(64)、烏克蘭(41)、捷克(28)和保加利亞(5)。

各國擔心非洲豬瘟傳入自己國家,是因為不想自己的養豬業受打擊,這個行業越大,聘請的人越多,那些國家就越緊張。以丹麥為例,這是唯一個「豬口」多過人口的歐盟國家(一年生產2800萬隻豬隻的肉,人口580萬左右),如果出現非洲豬瘟,非歐盟國家可能會禁止丹麥豬肉產品入口,丹麥向非歐洲國家每年出口約豬肉產品約110億丹麥克朗(約132億港元/510億新台幣/112億人民幣)。

大家都承認,野豬是散播非洲豬瘟的途徑之一,而且即使沒有非洲豬瘟問題,不少歐洲國家近年都跟香港一樣,出現野豬干擾人類生活的問題,在城市出沒固然影響人類,在鄉郊的話則破壞農作物(包括吃掉,或者是成群結隊路過時踩爛農作物),因此如何「控制」野豬是歐洲甚至全球很多地方都在討論的問題。然而,把工作重點放在野豬身上,是否防止非洲豬瘟的有效方法,則惹來很多質疑。正如上述,相比起野豬,人類反而是散播非洲豬瘟的更有效途徑,主要是透過把帶有病毒的豬肉、垃圾運輸,甚至可能只是汽車經過帶有病毒的地方,而車軚等汽車各部份沒有好好消毒,都已經可以把病毒傳播。相對於建圍欄控制野豬的出入,「控制人類」似乎更加重要。

另一個問題是如何「控制」野豬,包括控制「豬口」及其行動範圍。加拿大國營電視台CBC一個多星期前發佈了一篇關於全球野豬為患的文章,指出加拿大西部艾伯塔省(Alberta)的經驗顯示,建圍欄和捕獵都無助於控制野豬。

艾伯塔省有農民養野豬並賣野豬肉的,有農民稱,圍欄要有足夠高度,而且十分堅固,才有作用,他見過野豬撞爛圍欄,繼續自出自入。由於一般圍欄阻止不到力氣很大的野豬,由今年1月起生效的艾伯塔法例要求,該省養野豬的農民用來圍住野豬的圍欄,不單要有1.5米高,而且要有4000伏特的電壓,必須要電擊野豬,牠們知道圍欄有電,才不敢再企圖撞爛圍欄。

至於在丹麥的例子,也有人指出,野豬是很聰明的,就算不強行撞爛,牠們要找個缺口,或是自己挖洞越境,也不是那麼困難。而且,野豬也很擅長游泳,丹麥總不能在河流邊界也設有圍欄。

另一個方法是捕獵,但撇除是否人道這個問題,艾伯塔省的經驗也顯示,捕獵只會適得其反,因為野豬是會知道哪個地區曾出現同類被人類捕殺,又或者是牠們自己逃過捕獵,甚至獵人未出手已會知道那個是對自己不利的捕獵者,當出現大規模捕獵野豬,牠們只會四散,由原本集中在幾個地區出沒,變成在多個地區出現,如果從防止牠們干擾人類生活的角度來看,這個結果更惡劣。所以,出現非洲豬瘟的比利時瓦隆地區,當地政府是要求居民不要捕獵野豬。

如果要控制野豬的話,暫時專家較認同用絕育方法,利誘野豬去到某一地方,然後向牠們進行絕育,首先做到阻止野豬數目繼續急增。至於非洲豬瘟,說到底都是做好衛生,確保不會有染病的豬肉進入,而如果發生豬瘟,就要盡快把地點消毒,屠宰出事農場的豬隻,並妥善處理該地點內潛在有可能染到病毒的物品。

[文首照片來自路透社,是在法國的野豬]

本文內容還包括以下報導:
DW報導:Denmark starts building anti-swine border fence
DW報導:African swine fever: What you need to know
衞報去年有關非洲豬瘟的報導:'It’s not if, it’s when': the deadly pig disease spreading around the world

1 則留言:

  1. 感谢辛苦分享,文章内容一如既往充有趣。实祝网主大人猪年猪事猪吉祥,像猪一样聪明健壮招人喜爱~~~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