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

耶穌會:由邊緣走進權力核心

教廷定出新教宗方濟,最令人注目的是他成為首為來自美洲及逾千年來首名非歐洲的教宗,但另一個更重要的「第一」是,方濟是首位來自耶穌會的教宗。部份華文傳媒略有觸及,但並不深入,在這裏一寫這方面的資料。

耶穌會是頗惹爭議的一個天主教修會--它是天主教內最大的修會,擁有1.8萬成員,無論在全球覆蓋及影響力都十分龐大;但這樣大、有逾4個世紀的修會,卻到現在才出第一個教宗,因為耶穌會在整個天主教內被視為處於邊緣的修會,甚至經常與天主教內的主流起衝突。

耶穌會是由西班牙人聖依納爵.羅耀拉(St. Ignatius of Loyola)在16世紀成立。耶穌會成員其中一項很重要、承諾會遵守的條件,是永遠效忠教宗--或者是這個原因,耶穌會在神學理論方面,有其保守的一面。

另一項耶穌會成員的承諾,是永不升任教會內的高職,除非這是教宗所要求。不只樞機主教,耶穌會成員連主教都很抗拒接任--這就是方濟/一個耶穌會接任做教宗最令人意外的一點,不少人疑惑:一個耶穌會的成員竟然都肯做教宗?如果自己就是教宗,那麼方濟如何遵守「永世效忠教宗」的承諾???外界亦很好奇,一個與天主教內主流作風很不同的修會的人做了教宗,他會為天主教帶來什麼改變?

神學信念上保守只是耶穌會的其中一面,另一面卻是,耶穌會是十分抗拒天主教現有的教職人員制度,很抗拒這種等級制度,可以說是天主教內的「反建制」、「反對派」,教會內主流都覺得耶穌會的成員太過獨立,好像自成一個王國。

耶穌會亦以務實建稱,主張要走向窮人、服務窮人來活出基督的信念,但有時候,這種做法又會被教內主流覺得太創新、甚至過激。因此,在社會問題,耶穌會是一個激進派,更曾因被指多次參與政治陰謀而在1773年被教宗下令取締,至1814年才獲恢復組織。

耶穌會有很大影響力,源自2個原因:1、耶穌會以喜歡辦學、及會內成員有很多精於研究各樣學問理論的學者而聞名,全世界有很多著名大學都是由耶穌會打理,以會內多學者,令該會有能力在天主教內對神學理論的討論上扮演重要角色。

耶穌會在香港主辦的中學包括了香港華仁及九龍華仁,香港大學內的利瑪竇堂亦由耶穌會創辦。近日引起爭議、究竟維持作私立大學用地還是改作起住宅的皇后山,耶穌會便是其中一個申請在該處建立私立大學的組織之一,而協助耶穌會在此事上游說政府及籌款的便是一眾九華和港華的校友--亦可見,耶穌會在香港同樣有龐大影響力。

另一個耶穌會很具影響力的原因是,該會成員是最早期離開歐洲、往美洲及亞洲傳教的一批教士,例如有不少陪同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往殖民地,包括澳門。耶穌會教士早在1562年便踏足澳門傳教。

對中國人來說,最著名的正是利瑪竇--西方一般用拉丁文翻譯孔子成Confucius,一般相信是利瑪竇一手翻譯介紹給歐洲人;而他當年力主拜祖先等中國傳統不違背天主教教義,與教廷意見相反,亦可見耶穌會如何與教廷有爭拗。

伸延閱讀:
鏈結/中央社特稿:耶穌會中學西傳 教宗曾令解散
鏈結/揭開耶穌會的神秘面紗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