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8日星期一

向存款者開刀

塞浦路斯拯救方案要求向存款徵稅,後續影響在18日市場重開後顯然,歐洲股匯下滑,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抨擊做法不公平(不少塞浦路斯銀行的存款來自俄羅斯),美國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形容這跟煽動其他歐洲國家、尤其是意大利、希臘等經濟情況較弱的國家出現擠提

有一點要補充昨天的post:為何歐元區各國要向存款開刀?除了昨天所說,有很多存款來自俄羅斯富豪或巨企,歐元區納稅人不會想拯救俄羅斯人外,另一技術原因是,塞浦路斯的銀行極度依靠存款作為資金來源--評級機構穆迪去年11月底一篇報告指出,根據各銀行自己的財務報告來推算,截至去年6月,塞浦路斯銀行7成資產的資金來源是存款。在其他的銀行例子,會有大量其他債權人,例如銀行債券持有人,但在塞浦路斯的例子,就算其他債權人都要「削髮」(haircut),都還未足夠應付所欠下的金額,因此下一個債權人--存款者,同樣要承擔損失。

對於右傾的美國《華爾街日報》來說,塞浦路斯可以做得好一點--《華日》開出的藥方是,對10萬歐元以上存款者才徵稅,且徵20%重稅,那麼,塞浦路斯一般人民便不會受打擊,而塞浦路斯不這樣做,只是為了維持和俄羅斯的友好關係,因為塞浦路斯同時向俄羅斯求援。不過,很明顯,俄羅斯不同意這個看法。

大部份歐洲傳媒都抨擊「充公」部份稅款的做法。大家都同意,這是歐債危機又打破另一個禁忌的做法,有深遠影響。法國《世界報》社論將此舉跟美國由原本一直盡量拯救銀行,至2008年令人意外地改變立場,不拯救雷曼兄弟,以及德法兩國2010年決定歐債危機中,政府債券持有人應承擔損失,相提並論,三者都把大家以為的真理粉碎,結果打擊信心,並引發連鎖效應,而這次所打破的,就是歐元區10萬歐元或以下存款獲得絕對保障的想法。

德國大部份傳媒都持相同看法。有趣的是,德國《明鏡》獨排眾議,形容這是歐債危機第四部曲,要求存款者承擔損失,跟要求銀行為手上的政府債券蝕錢一樣,都是解決歐債危機實事求是的做法,現實就是如果不要求全部人都承擔損失,債務仍會高築,問題便永遠也不會解決到。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