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德國聯邦檢察長「被退休」

過去數天德國政壇話題「叛國案」在4日急速發展,先是聯邦總檢察長朗格(Harald Range,右)突然罕有地召開記者會,炮轟自己的上司、司法部長馬斯(Heiko Maas,左,兩張均德國ARD影片截圖)干預司法獨立,插手他查案,馬斯當天立即召開臨時記者會,宣佈已下令67歲的朗格提前即日退休(他原定明年初退休),由慕尼黑市檢察長接任。

這次「叛國案」「劇情」十分簡單,但涉及多個德國十分敏感的議題,令事情變得複雜。

德國網誌「網絡政策」(Netzpolitik.org;雖說是網誌、寫的人是「博客」,但其實這個已近乎是網媒,撰文者的水平跟傳統傳媒的記者編輯已沒分別)今年2月和4月分別公開了一些政府文件,顯示德國情報機關有意成立單位,專門監視網絡,尤其是社交網絡。去到7月30日,「網絡政策」公開聯邦檢察部門在一週前寄給網誌兩名創辦人的信件,通知二人,他們涉嫌公開國家機密,正面對「叛國罪」指控的調查。

消息一出,全德譁然,認為是威脅言論自由,之後的週末期間,連馬斯和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也跟檢察部門劃清界線,表示他們都質疑應否作出「叛國罪」調查。馬斯叫停調查,但輪到朗格不滿,認為是「干預司法獨立」,而且十分罕見地公開批評司法部長,最終馬斯拿朗格祭旗。

事件發展得很快,亦十分簡單,但必須理解德國的歷史,才能理解此事為何這麼快就引發這麼大的爭議。

德國經歷過三、四十年代的納粹統治,亦試過東德共產黨逾40年極權統治,期間充滿特務監控國民的歷史,因此德國人對監控是十分敏感的,亦很強調在網絡時代,網民的私隱是十分重要。另一方面,聯邦德國(即包括西德年代)對上一次控告傳媒「叛國」,已數到60年代初起訴《明鏡》(Spiegel),當時政府敗訴,此後從未試過控告傳媒洩密,因此在德國,政府企圖起訴傳媒/網媒「叛國」或洩密,踩了德國人另一條神經線。

更大問題是,過去幾年才爆出美國情報部門NSA秘密監聽德國人通訊,包括默克爾的電話通訊,而朗格當時決定不作深入調查,認為證據不足。德國人遂認為是他雙重標準。

今次事件還涉及至少3個部門的權鬥。這次文件被盜的機構是情報機關「聯邦憲法保衛局」(Bundesamt für Verfassungsschutz,簡稱BfV),是BfV要求「聯邦最高法院總檢察長」(Generalbundesanwalt beim Bundesgerichtshof,簡GBA)去調查「網絡政策」公開的文件是否機密,是朗格強調、馬斯亦承認,早在5月開始調查前,已通知了馬斯和司法部,當時馬斯和司法部都沒有插手,要求停止調查。

於是,大家都在爭拗,究竟應該是BfV局長馬森(Hans-Georg Maaßen)、朗格還是馬斯問責--理論上,BfV要求調查,檢察部門沒理由什麼都不做就認為毋須檢控;但檢控部門沒理由沒有自己的意見,人家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同一時間,司法部亦沒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好像調查與自己無關。

原本朗格是眾矢之的,大家早已預料,這「死貓」應該是朗格吃的了。但現在馬斯這樣強硬換人,又引伸另一個問題--政府是否在干預檢察部門?這是十分微妙的關係。一方面,儘管檢察長的全稱是「在聯邦最高法院」(beim Bundesgerichtshof),工作地點是最高法院所在城市Karlsruhe,並非柏林,但檢察長屬行政機關人員,是政府的一部份,要向司法部長問責,並非如朗格所暗示般,屬司法系統;另一方面,即使是行政系統,但大家都不期望政客出身的部長因政治原因而事事插手公務員的運作,尤其是檢察部門這類自成體系的機關。於是,現在又有人批評馬斯的做法有問題。

理論上,事件會打擊政府民望。除了涉嫌打壓言論自由,現在司法部長和總檢察長公開罵戰,而德國人最討厭這種行政管理混亂、甚至失控的場面。吊詭的是,馬斯來自社民黨(SPD),2013年組成現政府時,CDU/CSU跟SPD說好了的,司法部由SPD掌管,並特意把原屬農業部管理的消費者保障撥入司法部,令這個職位重要一些。於是,如果馬斯真的不能盡快解決這次危機,甚至自己也要跟著人頭落地,最終卻又好像跟默克爾無關,SPD自己處理好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