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星期六

政壇生還者爭霸戰

西班牙國會在1日通過對首相拉海(Mariano Rajoy,照片右)的不信任動議,並同意由工社黨(PSOE)黨魁山齊士(Pedro Sanchez,照片左;照片來自法新社)即時接任首相,是西班牙民主化43年來首次通過不信任動議。在這次政治角力中,兩名主角有一個共通點:拉海和山齊士都被西班牙政壇形容為「生還者」,因為他們帶領自己的政黨時,都面對過多次嚴重挫敗,如果是其他人的話,這些挫敗中任何一個都足以令人要立即辭去黨魁職務,甚至從此絕跡政壇,但拉海和山齊士卻一直能繼續保持高位至今。

山齊士的不死奇跡
先說山齊士。他現在只是46歲就當上首相,冒起得很快,但他從政早期不算順利。他在2008和2011年的大選中都未能當選國會議員,在這兩屆國會中,都是因為黨友辭職而由他頂上做議員(在西班牙,議員辭職,可以由同一名單中的未當選者頂上),在2015年大選才首度正式經選票當選議員。

山齊士在2014年成為工社黨黨魁,黨友希望憑他的魅力振興工社黨。期時,拉海政府已經頗不受歡迎,但由於兩個新興政黨我們可以黨(Podemos)和公民黨(Ciudadanos)崛起,搶走工社黨一些票源,結果是他接連在2015年12月及2016年6月的大選中,帶領工社黨創下該黨歷來最差的成績。他在這兩次大選之間,嘗試過出面組閣但又失敗。

連續第兩次大選成績惡劣,正常來說,黨魁早應辭職。山齊士的確在2016年10月辭去黨魁職務,但原因不是為選戰結果負責,而是因為他當時堅持要對拉海出任首相的信任表決投反對票,令他不能再任首相,但工社黨主要大老擔心如果阻撓政府組成而再度大選,工社黨會輸得更慘,因此該黨領委員會集體把山齊士拉下馬,並由該委員會決定,對拉海的信任表決投棄權票。山齊士不單辭去黨魁,還同時辭掉議員職務,因為他拒絕對拉海只投棄權票(亦因此,拉海現時不是國會議員,令他成為西班牙自有議會以來,第一個非議員出任首相)。

然而,到2017年5月,工社黨進行選舉填補山齊士的空缺時,山齊士憑著廣獲基層黨員支持,擊敗獲一眾大老背書的對手,成功重返工社黨領導層。

做了最大反對黨黨魁,也沒有人想過山齊士會做到首相。就算拉海十分弱勢,但大家原以為本屆國會可延續至2020年限期,拉海可做滿這個國會任期;就算現時大選,或者2020大選,工社黨似乎都不能勝出,最有機會取代人民黨成為最大黨的,是另一個右派公民黨;就算是不信任動議,在5月24日人民黨前司庫被起訴的重大貪污案有判決前,都沒有人會想過要提出,因為覺得難以通過;就算是山齊士數天前決定提出不信任動議,在工社黨於350個議席的國會中僅佔84席,無人會覺得動議能夠通過。手握5席的巴斯克民族主義黨(PNV)倒戈支持工社黨,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

山齊士就在如此劣勢下,奇跡地成為西班牙民主化年代,第一個不經選舉而上台的首相。如果他這次失敗,恐怕連黨魁地位也隨時不保。

拉海的不死奇跡
如果山齊士的經歷已令你驚訝,拉海在挨過逆境方面更可說是戰績彪炳,被形容為一個政客可以出現的低潮顛峰,他都面對過。他在「生理上」也示範過一次不死的能耐,2005年乘坐直升機時遇到墜機意外,他不只大難不死,還要只傷了一隻手指,其他身體部份毫髮未傷。

山齊士有過帶領黨大選而連敗兩次的經歷,拉海同樣有這個「成績」,而且是事隔4年的2次大選。他在1996—2004年的阿斯納爾(José María Aznar)政府中出任過多個部長職位,在阿斯納爾政府末年兼任政府發言人,曾面對外海嚴重漏油意外及西班牙參與伊拉克戰爭,他天天要為外界批評作出回覆。

阿斯納爾決定只做2屆首相,2003年欽點拉海接棒,在2004年大選出任人民黨的首相候選人。雖然出現國民極度反對的伊拉克戰爭,但經濟情況不算差,阿斯納爾在行政效率到民生施政都表現不俗,因此外界一直認為拉海篤定當選首相。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在大選前3天發生西班牙歷來最嚴重的恐襲「馬德里火車站爆炸案」。真兇是誰原本眾說紛紜,人民黨政府在未查明案件就立即說是巴斯克分離主義武裝組織埃塔(ETA)的所為,但很快就顯示,真兇是阿爾蓋達(al-Qaeda)組織,報復西班牙參與伊拉克戰爭。選民對人民黨初時企圖說謊,以及對伊戰的不滿,迅速升溫,導致拉海意外敗給名不經傳的工社黨薩帕特羅(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手上。拉海2008年再度挑戰薩帕特羅失敗。

2度敗選,但拉海成功抵禦黨內挑戰,並成功在2011年大選擊敗薩帕特羅。雖然勝選,但拉海在第一個任期,政局依然是風雨飄搖,金融海嘯及歐洲債務危機接連出現,導致西班牙失業率急升,很多人沒有居所,社會氣氛十分差,加上拉海加稅減開支的緊縮財政政策,以及人民黨當時已出現貪污醜聞,令社會上反人民黨政府的聲音很強。人民黨在2015大選的確得票和議席下跌,而且議席不過半,但依然是最大黨,在工社、「我黨」和公民三黨未能組成聯合政府下,拉海仍然能夠留任。

到了第2個首相任期,拉海就面對另一個嚴峻挑戰——加泰獨立公投。雖然中央政府跟加泰地方政府嚴重衝突,加泰出現中央警察街頭把投票者/示威者打到流血的嚴重衝突場面,中央—地方的對立是民主化年代最尖銳,西班牙也在不少外國人心中形象滑落,但結果卻是拉海仍然老神在在,未有因為不能消除中央與地方的矛盾而倒台。

拉海以毫無魁力見稱,但他以謀定而後動的作風,成功擊退多個政敵。「謀定而後動」,有些人會批評是未有防微杜潮,待危機惡化到難以收拾時才出手。簡單來說,拉海一向不喜歡很快就對一些問題作出反應,在政務上,會看看能否讓問題自己解決,在政治角力中,就會靜待黨內外政治對手自己犯錯。在2015/2016兩次大選的危機中,拉海就一直任由工社/「我黨」/公民三黨進行組閣談判,他什麼都不做,只專注看守首相的工作,因為他認定三黨不能談出個結果來,拖了10個月,當三黨、以至全國社會都對遲遲沒有政府、甚至可能1年內進行第3次大選感到疲累,他才出面組閣。在加泰的危機上,統派同樣批評拉海遲遲不跟加泰政府談判,甚至更早出手打壓,要待投票進行前一、兩週才開始有大動作嘗試阻止公投進行。

不死多年,拉海在這次不信任動議的「生還者爭霸戰」中,意外輸給另一個政壇不死怪物。不過,西班牙政治觀察家依然不敢低估拉海的能力,指出他仍有資源東山再起,甚至形容:「只要拉海未過身,都不要這麼快認定他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

公民黨的失算
最後,寫一寫拉海以外,這次不信任動議中的另一個輸家:公民黨黨魁利韋拉(Albert Rivera)。利韋拉原本被視為下任首相熱門,但他這次政治計算錯誤,遭遇挫折。

這次的不信任動議是「建設性不信任動議」,議案除了包括「對拉海出任首相不信任」外,同時還包括「支持山齊士接任首相」的內容,即是「把現首相拉下馬」和「對下任首相進行信任表決」是同時進行。正常情況下,應是國王委任首相,然後國會對這名人選進行信任表決;現在不信任動議通過,則是國會已對山齊士通過信任表決,國會議長向國王通知有關決定,然後國王委任山齊士做首相。

因此,決定是否贊成拉海的不信任動議時,同時要考慮是否支持山齊士出任首相。如果純粹以西班牙國民對人民黨貪污醜聞以至拉海個人本身的嫌惡程度來說,毫無疑問應該要投贊成票把他趕下台,但公民黨在民調中是第一大黨,對目前只有32席只是國會第四大黨的公民黨來說,盡快提前大選才最有利,因為可以正式成為第一大黨,利韋拉名正言順出面組閣。

另外,國會除了4個大的全國政黨,還有一些只有數席的地方政黨,當中不少是有濃烈地方主義、甚或是分離主義。利韋拉押注山齊士不敢爭取這些地方黨的支持,打賭這次不信任動議會被否決,因此決定投反對票,站在人民黨的一邊。

最終現實是利韋拉賭輸了,他低估了社會對拉海的不滿程度,以及對無論如何都要把拉海趕下台的強烈意欲。除了短期內做不到首相,更大傷害是,他及公民黨的對手——尤其是工社黨——會抨擊公民黨為了政治計算而支持一個貪腐政府,而公民黨最標榜自己清廉及維護國家統一,經此一役,公民黨的清廉光環褪色,需要觀察該黨支持度會否因此下跌。

3 則留言:

  1. 剛好路過,貴博很精彩呢!歐洲政壇新聞真的連新聞報導也不多見。
    已立即加入網誌清單。再次感謝博主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尤其难得的是,今时今日好多像样点的文章都迁往 medium,读者不缴费就读不到(声明,我不反对 medium,本身也是缴费读者),网主坚持在这里写文免费给大家读。日久见人心,网主真的是热爱写作热爱新闻工作,专业精神值得敬佩!

      本桑懒散大半年,重新拾笔之前,甚至打扫自己地方的芜草之前,先来这里领领市面~~勤快的网主秋安一切好^^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