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星期四

打救默克爾?

為期2天的歐盟峰會今天(28日)展開,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文首為美聯社照片,來自DW網頁)在任13年來,一向是焦點,是左右峰會主要決定的關鍵人物。她在這次峰會同樣是焦點,但形勢卻掉轉了:她在國內面對嚴峻的倒台危機,其餘27國領袖需要,究竟應否在移民問題幫她一把?

背景在上一篇po寫得很清楚:來自CDU姊妹黨CSU的內政部長施海法(Horst Seehofer)要求可拒絕一些難民資格申請者入境,但默克爾反對,要求施海法給她時間,在歐盟峰會達成協議,進一步降低難民湧入的數目。面對今秋州選舉壓力的CSU表明,如果峰會沒有成果,施海法就逕自推出他的移民政策新措施,屆時默克爾:1、無奈接受,但在餘下任期變成披腳鴨總理,再無管治威信;或者2、炒掉施海法,但CSU會退出內閣,並取消逾半世紀跟CDU的聯盟關係,屆時默克爾內閣只剩下CDU和SPD,只是少數派政府;又或者3、CDU為保與CSU的關係,CDU自己趕走默克爾,另找人選當總理。在2或3的情景,默克爾都(隨時)立即倒台。

相對於寫上一篇文章之時,CSU已經作出讓步,他們原本想在峰會前公佈新政策,但現在答應先看看歐盟峰會有什麼結果。

在這個背景下,歐盟執委會及各成員國政府就要想辦法,如何在泛歐層面推出新的移民措施,滿足CSU,為默克爾解圍。歐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臨時在24號召開「迷你峰會」,先跟部份成員國商討移民問題,顯見容克很希望默克爾留任。

不過,對成員國政府來說,他們先要問問:我應否協助默克爾?我為何要幫默克爾保住總理職位?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26日的文章Besieged Merkel seeks escape as rebellion mounts(設有付款牆)及路透社27日的文章Saving Chancellor Merkel: German leader seeks EU lifeline,他們詢問不具名的成員國政府官員及一些具名回應的智庫研究員,目前歐洲政界的氛圍是:默克爾自作自受,「唔抵可憐」,但擔心她短期內下台會對全歐洲引發很大衝擊,有可能還是要幫她一把。

根據這兩篇報導,歐洲政界有不少人仍然不滿默克爾2015年強推向難民門戶開放的政策,怨氣仍然很重,認為她當日倡導的政策出了問題,就應該由她自己面對惡果;又批評她儘管在難民政策上好像是以全歐洲的角度思考,但實質也只是以德國利益優先,犧牲其他成員國的利益。

另一個問題是,歐盟各國政府的組成已跟2015年不同,最明顯的是,歐盟峰會現在有了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以及背後有極右領袖薩維尼(Matteo Salvini)做內政部長的意大利政府,這些政府不會對默克爾客氣。《金時》引述智庫European Stability Initiative的主管Gerald Knaus稱:「令這些領袖(庫爾茨、薩維尼、以至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和波蘭現時執政黨)團結的,並非難民議題,而是他們一致與默克爾抗爭。」這些右派至極右/保守派領袖,已是在各政策範疇、全方位地不同意默克爾的一套。

不過,各成員國都知道,如果現在就沒了默克爾,歐盟及各成員國可能面對更大的問題。

在整體上,默克爾現在倒台,CDU換上一個較保守的人做總理,甚至由CSU派人做總理,又或者SPD不滿而退出內閣,令德國管治又出現真空狀態,德國在歐盟政策上只會變得內向,不會推動加強歐盟國家之間合作,又或者令歐盟在很多重大決策上都做不到決定。因此,路透社稱,法國政府極欲保住默克爾,十分合理,因為法國正推動歐元區國家的財金政策一體化,如果默克爾現在下馬,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2022年結束第一個任期前,也毋須再妄想可在歐盟財政政策融合上有任何進展。

在出入境政策上,即使是最強烈批評默克爾的前東歐共產國家也知道,默克爾的移民政策才是對他們最有利。如果是實行施海法/CSU的移民政策,德國有權拒絕一些難民資格申請者入境,歐盟成員國之間人民自由流動的神根(Schengen)原則立即玩完。前東歐共產國家,尤其是毗鄰德國的波蘭、捷克及斯洛伐克,很依賴與德國的貿易,這包括人民經常出入德國做生意,或是以貨車運送貨物到德國,如果德國加強邊境檢查,上述的人民及貨品出入境/出入口都會受干擾,這跟斷了那些前東歐共產國家的財路無分別。

對於意大利,CSU的要求跟他們的其實是相反。薩維尼要求,取消目前難民資格申請者必須留在第一個抵達的歐盟國家的規定——即俗稱的「都柏林規定」,因為現在大部份難民是經地中海而先抵達意大利,但施海法的政策正正是嚴格落實「都柏林規定」。就算意大利政府或薩維尼不斷大罵默克爾,也要撫心自問:究竟你想對住默克爾,還是施海法/CSU?

更簡單、或是概括地說:現在不少人把歐洲面對的難民湧入問題,歸咎於歐盟,認為成員國在這方面有更大話事權的話,就不會出現現在的問題;但現實是,想減少難民湧入,或至少減輕難民湧入的壓力,需要的正正是要加歐盟/歐洲各國之間協調,如果各國真的只是自己顧自己,現在在難民問題上最不滿、面對最大壓力的國家——例如意大利——只會面對更大問題。

一些國家已放軟口氣,表示可以協助默克爾。連在債務危機時與德國關係惡劣的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也向《金時》說,可以與德國達成雙邊協議,協助減低德國接收的難民數目。(相關訪問可看此鏈結,有付款牆)

現在取態最關鍵的是意大利新政府——究竟意大利會向默克爾「開價」多少,作為答應在移民問題上與德國合作的條件?意大利現政府剛剛上場,大家覺得他們會開天殺價,在歐洲政壇先來個下馬威。

另一個問題是,就算各國都在移民問題有一致立場,想盡快解決,但這個出現了至少3年的問題,有沒有辦法匆匆在這次峰會就解決到?事實是,默克爾其實很快就已經轉軚,一早就悄悄地在難民問題收緊了其門戶開放立場,如果可以簡單解決這問題的話,包括動用強硬阻截偷渡者的手段,她也一早就提出使用——在難民問題上,默克爾沒有大家所想的那麼「大愛」、「包容」。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