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7日星期四

ECB醞釀結束買債 正值意國準備增開支

我上個星期寫過,歐盟預算專員歐廷格(Guenther Oettinger)稱「(大意)當金融市場因為民粹政府上台而大波動後,意大利選民就會懂得如何投票」,這說法引起非議。如果說得這麼露骨,說得一副訓話的口吻,還要是一名歐盟機關高官這樣說,當然會引起「外國干預意大利內政」的感覺。然而,市場、尤其是債券市場的動向,的確是意大利政府作出財政經濟政策決定時,需要考慮的因素。歐洲央行快將考慮結束購買國債,就突顯出這點,而時機也十分巧合。


歐洲央行將在本月13—14日進行貨幣政策會議,該行首席經濟師Peter Praet在6日突然表示,預期官員會在下週的會議開始討論結束買債行動的問題。這番言論令人意外,大家原本以為ECB會拖至7月才開始討論這個問題,而且這類貨幣政策會議有關最新經濟分析的準備文件,正是由Praet撰寫(他也是ECB理事之一,有份參與這個會議),如果他說得出這番話,那就代表他所寫的經濟分析是對前景十分樂觀,可讓其他與會官員有信心討論是否停止再放寬銀根。

為了推動經濟復甦、推高通脹,ECB近年一直有購買國債,透過這項行動來推低債息,降低借款成本,讓消費者及企業更易借錢來消費或投資。ECB目前說,買債會持續至至少今年9月。如果歐央行在下週的會議拍板決定停止買債,一般估計是,買債會再延續至12月,但這3個月的買債金額會進一步縮減,以免突然結束的話會干擾市場,然後在今年年底至明年年初正式結束買債。

Praet說了這番話後,歐元區國家的國債孳息立即抽升,其中意大利的國債是升得最多的一個,10年期債息升了超過0.1厘,而德國、法國等,只升了約0.05至0.09厘。

雖然說Praet的言論令人意外,但ECB快將結束買債,也算意料之中。過去差不多一年,歐元區經濟數據一直穩定地改善,買債行動的確可以短期內結束;而且美國也一直在加息,作為全球僅次美國的第二重要央行,ECB的貨幣政策不能與美國背道而馳得太厲害,否則歐元兌美元會不斷下跌,美國會懷疑歐洲是否想打貨幣戰,刻意壓低歐元滙率來刺激出口。從全歐洲角度來看,ECB着手「貨幣政策正常化」,是十分合理的。

不過,「正常化」的行動卻碰著意大利的五星/聯盟「黃綠政府」,因此加添了政治敏感性。正如歐元區各國債息在6日顯著上升所顯示,ECB不再增購國債,最多都只是把國債到期後取回本金,把本金再買入國債,這會令債券孳息——即借款成本——推高的。「黃綠政府」正正是想大幅增加開支,亦即時是增加財赤、增加政府債務,需要多借款時卻遇上利率上升,這對意大利新政府能否履行其財政政策承諾,是有制約的。

更直接影響的是,ECB直接買歐元區國家政府債券,即是ECB直接向各國政府(低息)貸款。對於其他國家,例如德國、法國等等,大家有信心,當ECB退場,機構投資者及一般散戶會填補空間,承接這批原本由ECB購買的債券。但意大利呢?尤其是意大利現在是想進一步增加發債。

因此,ECB這個理論上純粹從經濟角度考慮的「技術性」決定,會牽扯出ECB與意大利新政府的暗中角力。

不要忘記,跟美國不同,歐盟不是「歐羅巴合眾國」。美國聯儲局進行買債行動,買的一定是美國國債,但ECB買的是19個歐元區國家的政府債券,進行買債時,各國國債的購入比例是多少,會牽涉到哪些國家較受惠ECB的貨幣政策、哪些受惠較少。

剛巧在5日公佈的統計數據,ECB的確在5月大幅減買了意大利國債,而大幅增購的是德國國債。儘管ECB解釋這純粹是技術問題,因為碰巧ECB手上有大批德國國債在4月到期,如果要維持手上各國國債的比例,就必須在5月減少買其他國家的國債,騰出資金買德債,不過,五星運動立即批評,ECB是刻意在該黨與聯盟黨進行組閣談判時減少買意債,推高意大利利率,來向兩黨施壓。

就算沒有五星運動那麼陰謀論,但很多市場分析員都覺得,即使ECB不是有心,但至少在客觀效果上,ECB是在提醒意大利新政府(以至全部歐元區國家):不要見目前利率超低就胡亂花錢,不要依賴貨幣政策來讓自己的財政政策可以毫無紀律,超低息年代總有一天要結束。

更有趣的是,在未來一年多,ECB的話事人仍然是一個意大利人。

[文首照片是意大利金融市場,來自安莎通訊社]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