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5日星期二

西方首位亞裔大黨黨魁?

德國外長威斯特威勒(Guido Westerwelle)在3日宣佈,辭去自由民主黨(FDP)黨魁及副總理的職務,但有意留任外長,自民黨黨魁戰隨即揭開。令人感興趣的是,下任自民黨黨魁大熱是越南裔孤兒、衛生部長羅斯勒(Phillip Roesler,上面照片是他與妻子合照,來自明鏡週刊)。

代表一個西方國家,除了如美國有一張非洲裔面孔,亞洲裔或者也可以。

羅斯勒的背景十分特別。他1973年生於南越,9個月大就被一對德國夫婦收養。他是一名醫生,但不是從一般大學醫學院畢業,而是在中學畢業後便加入軍隊,在軍隊學習醫術,是一名軍醫,直至2000年代初才退役,亦因此他是有軍銜。他在19歲便加入自民黨青年支部,但直正參與政治高職,也是在退役後才開始,因此他從政只有十餘年的時間,2年前便當上聯邦部長,冒起之快令人側目。

目前估計,下任自民黨黨魁很有可能是一名「70後」。除了羅斯勒,另一可能人選是1979年出生的黨秘書長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可能性較低的是34歲的衛生部國務秘書巴爾(Daniel Bahr)。還有一個人選是59歲的司法部長舒娜倫伯格(Sabine Leutheusser-Schnarrenberger),但如果由她接任,應該只是過渡人選。

不過,自民黨更換黨魁,連帶整個內閣都有可能要改組。首先,如果是羅斯勒或任何一位現任部長接任黨魁,該人便會接過副總理的銜頭,如果不是現任部長(例如林德納),則勉強內閣可以不用改組,並繼續由威斯特威勒擔任副總理。

如果羅斯勒接任黨魁及當副總理,另一個問題來了:衛生部長不屬「重要職位」,與「副總理」的職銜不配。而且,在目前形勢下,自民黨一定不能推出該黨的衛生政策政綱,羅斯勒同時擔任黨魁及衛生部長,在下屆大選便十分尷尬。

如此一來,羅斯勒便要調職,不是取代威斯特威勒擔任外長,便是取代布呂德勒(Rainer Bruederle)擔任經濟部長。羅斯勒當部長前曾任下薩克森州的經濟廳廳長,因此出掌經濟部不會有難度。但問題是:布呂德勒願意調職甚至被離開內閣嗎?而且,經濟部同樣有辣手政策,就是核能問題,羅斯勒調往該部門,同樣要在國內反核聲音強大及該黨支持核能之間作平衡。

說回新聞背景:威斯特威勒為何要辭職?原因很簡單,包括3月底的兩場地選在內,自民黨在多場地選的得票率及過去數月的支持度都急速下滑,大部份都歸咎於威斯特威勒加入政府表現不濟,包括當外長不夠專業,以及不能爭取聯合政府接納自民黨的政綱,因此黨友遂逼宮,要求他盡快下台,避免自民黨在下屆大選「亡黨」,得票率低於進入國會的5%門檻。

5 則留言:

  1. 直覺上感覺到歐洲對抗美國,非常有可能搵一個亞裔政治人物當大任,那是遲早的事。法國踏了一小步,Sarko是例,德國又再遠走一步,那也有可能。

    回覆刪除
  2. Rösler 的言行望去不似反美斗士哦, 呵呵。

    - asdf

    回覆刪除
  3. 匿名,對抗美國並不 = 反美國,是秤盤的兩個碟,需要平衡!@_@

    回覆刪除
  4. 並不是要對抗美國,還是什麼。越南裔和越南華裔德國人,現時不少在當地佔據社會精英位置,德國人不少都視他們如一分子。他們的思想,生活都由於越南過往戰亂環境,被迫全部斷了,他們很多時比一個德國人更德國人。這是我認識幾位越南華裔和越南裔德國人的觀察。

    當然歐洲由於與亞洲歷史淵源,更容易有亞裔黨魁或高層,像英國保守黨現任主席是巴基斯坦裔Sayeeda Warsi。

    回覆刪除
  5. 近排事忙,現在才有空回覆

    是否反美?羅斯勒實在太新,真的不太清楚。但應該不太重要,因為他會留任衛生部長,他的外交政策取態,等2013年大選後,自民黨還能留在國會才算吧!

    至於亞裔/非裔德國人心態,我不太熟悉,但至少從羅斯勒的背景,他9個月已經被領養,父母不是越南移民,還要曾當兵,可以想像,他只是外貌上的亞裔,他應該連越南文都不懂。

    martinoei提到英國保守黨主席為例,但我的感覺是,整體上英國和法國都較德國多「非白人」,我的印象亦是英法社會較德國社會包容「非白人」,但出奇地德國政壇對「少數」出奇地包容:羅斯勒的上一任是同性戀者,綠黨有一位聯席黨魁是土耳其裔人。至少英國目前下議院朝野的「前排座位」都是幾乎看不到非白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