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日星期六

反殖民 II

我在2008年5月寫過「反殖民」,談到全球葡語地區採納單一串字方法,大部份跟隨巴西式的串法。近3年後,我又再寫一次「反殖民」,同樣是巴西及其前宗主國葡萄牙的關係,但這一次的「反殖民」更激進、更真實並更認真:瀕臨破產要向國際尋求緊急貸款的葡萄牙,應否改向巴西求救,變相變成巴西的「經濟殖民地」?

各界談論這個話題,是因為巴西總統迪爾瑪(Dilma Rousseff,上面照片)本週較早時訪問葡萄牙,30日發表的葡萄牙傳媒訪問中,她表示會協助葡萄牙渡過金融危機。

上週寫過葡萄牙政府瀕臨倒台,結果是國會一如所料反對政府的緊縮財政措施,於是各界認定葡萄牙一定要向歐盟及國基會求助。葡萄牙總統在3月31日已宣佈,提前在6月5日舉行大選。

理論上,巴西可以透過用外匯儲備購買葡萄牙國債,以便葡萄牙仍能借款應付現金周轉。另一個方法是回購葡萄牙政府手上的巴西債券。實際上,暫時而言,巴西協助葡萄牙,似乎只是空談居多,未有實質內容,一、兩天內不可能發生。巴西財長在31日已說,巴西不購葡債的機會較高。

不過,大家仍在討論這個問題。其中,最惹火的應是英國《金融時報》上週一篇專欄文章Portugal and Brazil: role reversal,簡單而言,就是說:葡萄牙併入巴西,葡萄牙債務危機便會立即解決。

理論上,不可說這是錯誤的,因為美國現在有很多個州的政府都瀕臨(或者是已經)破產,如果不是「樹大好遮蔭」,有美國保護住,這些州早已不可能在市場舉債。同樣道理,葡萄牙人口只等於巴西約5%,經濟規模只是巴西一成,不會改變巴西的整體經濟狀況,一旦葡萄牙併入巴西,市場只會看巴西,不會再理會葡萄牙。而巴西目前經濟可與中國、印度看齊,因此投資者不會認為葡萄牙有問題。

當然,實際上,這根本沒有可能。但跟香港網誌界或FB一樣,這類遊戲文章是有「接龍」,傳媒(尤其是報章的專欄)繼續樂此不疲,加拿大The Globe and Mail一篇文章便寫道:
"為何不把這重擔分散至葡萄牙之前的殖民地呢--澳門有很多來自博彩業的收入,快速增長的安哥拉有石油和鑽石,果阿(Goa)很輕易便是印度最富有的邦。這又可以讓這些地方有滿足感,一嚐其前殖民主人未來多年欠他們債"

上述似乎較《金融時報》的更瘋狂。但真亦假時假亦真,我找資料寫這篇post時,便發現澳門金融管理局主席丁連星在3月29日確實表示,澳門確實增持葡萄牙債券,而且澳門是在今年1月才開始為外匯儲備購入葡債,因為葡萄牙財長及總理去年9月和11月先後訪問澳門,推銷葡債。而且,澳門外匯儲備截至2月底達1962億澳門元(1905億港元/7162億新台幣/1602億人民幣),香港同期則為2.4萬億港元,澳門確實有實力協助葡萄牙--而且亦已開始協助。

就算我之前說目前尚在空談階段的巴西買債,其實亦不能排除,因為債券市場的確流傳巴西研究協助葡萄牙的可能,而且據報中國亦會協助。

而安哥拉,該國儲備實力,我不清楚,但英國《衛報》在3月31日亦有報導,說一些葡萄牙年輕人申請移民安哥拉,因為那兒經濟較好。

除了前殖民地,葡萄牙或者也可以考慮向鄰國西班牙求救。英國《獨立報》在4月1日有以下的報導(節錄及大意,非原文直譯):
"葡萄牙財政部已獲得最高薪足球員基斯坦奴(Cristiano Ronaldo,香港另一譯法為「C朗」)的合作,基斯坦奴同意為救國家,愛國地以1.6億歐羅(17.7億港元/66.6億新台幣/14.9億人民幣)轉投西班牙國家隊。
這是他2009年由曼聯轉投皇家馬德里的費用的兩倍,但仍遠不足以彌補國家的債務。不過,葡萄牙總理表示,債市將視之為葡萄牙決心解決財政危機的象徵。
......
西班牙社會有質疑聲音,因為西班牙目前是世界及歐洲冠軍,傳統是小組短傳滲入風格,很少有基斯坦奴見稱的個人突破。
但英國首相提出反收購,出價2億英鎊(25億港元/94億新台幣/21億人民幣),表示英超是基斯坦奴成名之地,因此他為英格蘭效力是正確和恰當的......"


很明顯,這是4月1日愚人節的報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