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日星期五

「歐洲財政部」

歐洲央行行長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在2日說了一個「禁忌語」--「歐洲財政部」。他接受什麼「查理曼大帝獎」,發表演說時提出,在長遠而言,歐羅區應考慮成立「財政部」,由這個「財政部」監察歐羅區成員國的財政預算。演說全文英譯本可看歐洲央行的網站。

根據特里謝,這個財政部不一定要有龐大預算可供調動,但要有3個功能:
1.監察成員國的財政政策及經濟競爭力政策,可否決成員國的一些開支;
2.監察歐盟金融市場;
3.在國際財金機關代表歐盟。

對研究歐盟經濟融合的人士而言,推出「歐洲財政部」是推出單一貨幣後必然要做的下一步措施,因為單一貨幣(政策)必然要有趨同的經濟發展,否則便好像目前般,德國及北歐(及某程度上的法國)經濟好,需要加息,地中海及愛爾蘭經濟差,應該減息。

特里謝已經留有一手,因為上述3項功能中,缺乏了一個研究歐盟的人士最常提的一個功能:調動資金,即所謂的「資金調撥聯盟」(transfer union)。正如在中國或美國一樣,各省/各州上繳部份稅收(或是中央/聯邦政府自己收稅)後,使用時不會根據稅收比例花在各省/各州,而是把錢花在較窮的地區,令收入在各地方之間有再分配的效果,縮窄各區間的差異。中國可以直接把資調給西部等較落後地區,美國則透過失業救濟等福利間接有這個效果(較多人拿福利的州份一定要是經濟較差的)。

當然,這真的是一個很長遠的願景。首先,這涉及修改條約,目前根本做不到。特里謝退而求其次,在演說中提出「兩階段」解決目前債務危機的方法,第一階段像目前般,受助國自動解決財政問題,換取援助。如果仍失敗的話,第二階段要出動,那就是歐羅區機關在成員國的經濟政策一旦出問題時,有更大話事權,且有更大約束力。

更根本的問題是:究竟歐洲融合是否仍如過去這麼多年,融合的誘因大過保持成員國主權的誘因?歐盟研究有「spillover」的說法,就是在一個政策上融合(例如單一市場),因為有需要,這融合便會「溢出」至其他政策(例如單一貨幣),這亦因此由單一貨幣再「溢出」至單一財政政策,理所當然。但這亦要建基於歐盟各國仍想走在一起的假設,如果歐盟各國(及人民)目前是厭倦融合的話,單一財政部恐怕不會出現。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