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日星期五

對著一個撞聾的政府,還需要講道理嗎?

今年年初寫了一篇長文,寫寫關於選舉制度的看法。但經替(遞)補機制一役,發覺花那麼多精力去講道理是沒有用的,因為這個政府是撞聾的--甚至已超越撞聾的地步,這個政府是一個木偶,你跟木偶說話,木偶是不會回答你的,你只是在自說自話,現實中不會有「木偶奇遇記」。

那篇文章才寫完「......杜絕有人混水摸魚靠最後議席晉身議會」,政府就立即更鼓勵大家混水摸魚,不單靠最後議席當選,甚至輸了都有機會當選。


說參考德國等歐洲國家的案例,證明外國也有不補選的做法,但參考完又不用人家用同一名單候補的做法(或根據我在網上找到的1993年法例版本,德國其實是由該張名單所屬政黨自行決定委任),而是另創一套出來。

又其實,正如我之前所寫,沒有選舉制度是完美的。撇除法律爭議(我不熟悉基本法,但我個人其實認為不設補選不一定違反基本法的規定),不設補選不一定有問題,而修訂前或修定後的版本,要辯解的話,也總有方法解釋其合理性的。但問題是,當一個官員幾天前信誓旦旦說A版本可行,B版本很有問題,同一個官員幾天後便立即說B版本其實更好,那我應相信那一套呢?好像一場辯論中,正方主辯支持題目,一說完便瞬間轉移至反方那一方面批評題目是錯的。在前蘇聯,由人人歌頌史太林到官方正式批評史太林,都要幾年時間醞釀吧?邏輯轉變之快,恕網主難以跟上。

又其實,你要實行,便算了,不需要自吹自擂說政策很正確,而且獲廣泛市民支持,強姦民意,強姦基本邏輯。或者這就是一個「開放但不民主社會」的問題:開放,所以必須扮成廣納意見,而且一定要力證自己的政策獲支持;不民主,所以其實不聽意見也可以好官我自為之,不獲支持也不會被趕下台。

又,更大問題是這個政府已經沒了管治意志。推行政策但其實不知相關政策整體的方向及改變建議的目的,變成將牛鼻配上馬面再配上狗身,變成四不像。根本不知政策的背後,亦根本不知民意要求的背後,遇到反對便「發脾氣」隨便將其中一個零件更換,好像汽車內的冷氣壞了便換摩打,然後說修改了,還不滿意?但其實愈改愈差。

香港沒有長遠規劃?連當下的政策都其實不知自己在做什麼,還要說長遠規劃,太奢望吧?

6 則留言:

  1. 既然立法會議員改得比較好選,網主要不要乾脆去選看看^_<
    說不定選上了,就可以提案修法了XD

    如果網主真的去選了,那天如果我有香港的投票權,我會去投你一票的 :P

    回覆刪除
  2.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3. 不用選,我建議全港三百多萬選民自動當候選人,然後六合彩攪珠決定

    又:琮,你二個留言是你自己刪除,還是blogspot出錯?我沒有對那個留言做了什麼

    回覆刪除
  4. 不錯喔,抽籤選人,頗有雅典民主古風。

    另,我本來想在留言加字,但覺得連續留兩個已經太多了,想刪掉舊的寫新的...沒想到刪掉之後會留屍體,就沒有再留了...
    我原留:上了維基百科查香港選舉,才發現香港選舉制度超極複雜。
    想加字:本以為澳門先回歸,會先普選。沒想到澳門基本法根本沒有計劃讓澳門之後普選...

    回覆刪除
  5. 澳門係1999年先俾大陸收番,遲香港兩年

    回覆刪除
  6. 不好意思,我搞錯了=_=""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