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3日星期六

過氣的和平獎得主

[歐盟歷史重要階段:上左/1951年簽署《巴黎條約》,成立歐洲煤鋼共同體;上右/1957年簽署《羅馬條約》,成立歐洲經濟共同體;中左/1992年簽署《馬城條約》,成立歐盟;中右/2002年慶祝歐羅貨幣及硬幣開始使用;下左/2007年簽署《里斯本條約》;下右/希臘不滿削支的示威]

近日狀態較差,但既然今屆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歐盟,這個網誌不可能不第一時間寫一篇post吧?!

委員會頒獎給歐盟的政治動機及政治訊號,十分明顯:歐洲人、尤其是各位政治領袖,千萬不要因為刻下的經濟困局而魯莽拆掉歐盟這個框架,千萬不要因為誰給誰 援助、誰指使誰削支而互相爭拗,甚至千萬不要重蹈兩戰期間30年代任由極右法西斯主義崛起當選的慘痛教訓,令歐洲大戰的溫床出現;歐洲的前路應是加強歐洲 融合,甚或建立「歐羅巴合眾國」,而非返回沒有歐盟或歐共體前的年代。


正如2009年頒給奧巴馬(Barack Obama),必須要理解當時的背景--全球剛經歷美國共和黨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及新保陣營的8年單邊主義,以及兩場反恐戰爭--選在2012年頒給歐盟,以及頒獎決定背後的含意,同樣要理解現在的背景--歐債危機已持續3年,危機及經濟困境仍未見到曙光,甚至出現某些國家退出/被踢出歐羅、以至廢除歐羅的呼聲,連帶歐盟也陷存亡之秋,歐洲人正要為歐盟/歐洲融合運動的前途進行重大討論;疑歐聲音冒起之際,連帶極端勢力、無論是極左還是極右、也接連在歐洲各國大選中大有斬獲。

必須承認,如果單憑二次大戰後的歐洲融合運動的往績,歐盟或其前身獲得和平獎,實至名歸,甚至頒得太遲。不要忘記,由1870-71年法國-普魯士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75年間三場大戰都是由法國和德國的宿怨而起,而現在,法德開戰、甚至關係緊張至有如目前的中日關係,難以想像。單是化解法德宿怨,以至化解歐洲各國對德國的猜忌,歐盟對和平已有很大貢獻。

另外,歐盟為加入了的歐洲各國提供了對話平台,化解不少歐洲國家間的爭拗。就算以對今次和平獎最冷嘲熱諷的英國(傳媒),英國也是透過歐盟/歐共體這個平台,而與愛爾蘭有定期對話渠道,間接有助促成1998年解決北愛爾蘭問題的Good Friday Agreement。

歐盟對未加入的歐洲國家也發揮很大影響力。歐盟成功轉化成「富有文明國家俱樂部」,歐洲大部份國家對「富有文明」身份一員趨之若鶩,歐盟透過這點來向歐洲各國施壓,確保民主人權。由1980年代的南歐三國希西葡,到21世紀的前東歐共產國家,到1990年代陷入內戰的前南斯拉夫國家,到土耳其,甚至烏克蘭等獨立受專制政權統治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歐盟都能透過軟實力來逼這些國家加深民主化,而在巴爾幹半島,更督促區內各國和平處理爭拗。這一點,歐盟貢獻亦不少。

當然,歐盟/歐洲融合運動不是完美,尤其歐盟不能阻止南斯拉夫內戰暴行的發生,最為人詬病。但這絕對瑕不掩瑜。頒獎給歐盟,絕對可提醒大家,歐洲過去67年近乎沒有嚴重戰爭(除南斯拉夫內戰),不是不經努力便垂手可得的。

若再回想諾貝爾獎設立時,歐洲就是世界,諾貝爾所希望的和平或許就是指歐洲大陸的和平,那麼,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歐盟,在歷史上絕對非常合理。

然而,問題正正出於頒得「太遲」,時機令人摸不著頭腦--若是歐洲融合運動全盛1990年代、甚至2004年或以前(即歐盟憲法2005年失敗前)頒給歐盟,相信爭議之聲較少。現在卻是歐洲遍地民怨,經濟危機導致民怨沸騰,而大家的矛頭就是指向歐羅--亦即間接向歐盟。

深層次,可以說歐羅的設計導致區內各國經濟平衡,令目前的危機出現;亦可以說歐盟及各成員國領袖無力解決危機,或至少,你可以說由50年代,以至80、90年代歐委會主席德洛爾(Jacque Delors)的一代對歐洲和平有貢獻,但現在這一輩的歐洲領袖真的毫無成績,表現平庸。正如英國《每日電訊報》放上希臘示威暴力衝突的照片問道:希臘的街頭很和平嗎?

更大的問題是,和平獎選在這個時間頒獎給歐盟,其政治立場十分明顯:歐洲人應該支持建立政治聯盟,以解決目前的貨幣危機。

如果你認同我一開首第2段所寫、這次頒獎的政治訊號,那麼,你大概會覺得現在是頒給歐盟的最佳時機,是有遠見的決定;不過,如果你認為歐洲的出路不是加強歐洲融合,或至少是目前未能決定向哪一個方向走,那麼,你大概會覺得現在頒獎是最差時機,只是向歐洲人及歐盟開玩笑,有如德國《明鏡》的形容:愚人節玩笑,甚至是把諾貝爾和平獎降格為「搞笑諾貝爾」(ignoble)

而我的看法,一如以往,就是任何歐洲進一步融合的藍圖,必須要加入加強民主化的要素--包括1、任何新條約或歐盟憲法,必須各國都要透過公投來通過,以逼使各國政府必須全面向國民游說解釋歐洲融合的理據,不能再逃避人民的判斷;以及2、歐盟機關(行政的執委會,或是歐洲議會等)有更大的民主成份,不能再是「布魯塞爾菁英」、甚和外交官的小圈子玩意。

我相信,歐洲此刻不可能走回頭路,回到歐共體前的年代;但如果歐盟及各成員國的領導人不加強歐洲融合運動的民主,不擴大運動的基礎,那麼,歐盟這個框架便需要被歷史洪流淘汰掉,不要阻礙歐洲的和平民主發展。

4 則留言:

  1. 我想到的是,對任何人而言諾貝爾獎獎都是一大筆錢...除了深陷歐債危機的國家之外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事實上, 英國傳媒/網友已立刻計算出, 平均每名歐盟成員國人民獲0.016瑞典克朗, 即0.0185港元、0.0698新台幣或0.015!!!

      更不要說, 諾貝爾獎金原本是1000萬瑞典克朗, 但因為金融風暴, 今年開始減至800萬!!!

      刪除
    2. 0.015 是人民幣吧?8000000 Swedish kronor = 922512.0000 euros。一百萬歐元不到。

      刪除
  2. Today I was watching a Coursera course "Model Thinking" taught by Prof. Scott E. Page of University of Michigan. In Section 8 "Growth Models", there is this sentence in the lecture which jumped into my face:

    Growth requires a strong central government to protect capital and investment but that government cannot be controlled by a select few. - James Robinson

    Although Prof. Page was talking about other countries, I think this is also really meaningful to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Europe.

    By the way, this course is interesting and the math used in this course is very basic, thus also suitable to people who do not have science or engineering background. Many models introduced in this course help one better understand political and cultural issues in the world. Prof. Page is not only an academic who really knows what he is talking about, but also a great actor who interacts with the students very well. Highly recommended!


    -nn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