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7日星期六

共識政治的極致

香港回歸逾17年來不斷有人說要建構共識政治,認為泛民/反對派要跟政府及建制/保皇黨合作,至少不要讓民生事務受影響。但大家見識過瑞典政壇這次如何把共識政治演繹得淋漓盡致,就知道那些在香港說要建構共識政治的人只是葉公好龍。

瑞典國會在月初否決了政府的預算案,首相洛文(Stefan Loefven)當時宣佈將會解散國會、明年3月舉行額外選舉,怎知道原來執政紅綠兩黨(社民黨和綠黨)一直和中間偏右4黨聯盟一直談判(六方會談?),並在聖誕節過後,於27日早上召開六黨黨魁聯合記者會(圖片來自瑞典電視台SVT;左起:綠黨聯合黨魁兼教育大臣Gustav Fridolin;綠黨聯合黨魁、副首相兼環境大臣Asa Romson;社民黨黨魁兼首相洛文;溫和黨候任黨魁Anna Kinberg Batra;中間黨黨魁Annie Loeoef;自由人民黨黨魁Jan Bjoerklund;以及基督教民主黨黨魁Goeran Haegglund),宣佈六黨達成協議,在野陣營同意不再否決紅綠政府的預算案,而由於政府可繼續執政,洛文表示現在已毋須在明年3月再舉行一次大選(當時洛文只是說將會這樣做,但他未正式解散國會,原定29日才啟動相關程序,因此他的確可以撤回月初公佈了的這個決定)。



在這次協議中,只有極右的瑞典民主黨和極左的左翼黨沒有參與。六黨協議包括4大要點:
*獲得最多議員支持的首相候選人會獲推舉為首相;
*少數派政府的預算案可獲國會通過;
*不能偏離預算案;
*朝野就3項政策範疇合作及對話。 


協會列明,有效期至2022年,即橫跨本屆(2014-18)及下屆(2018-22)國會會期。

協議還有一些很技術性的細節,例如預算案及相關條訂推出前的國會審議程序,以便執政一方可試試底線,如果預算案有機會遭否決,協議中的在野一方就要投棄權票/不投票,而在野一方亦可有機會在推出前提出有什麼意見,以便政府仍有機會吸納,如果政府明明有機會吸納但沒有這樣做,反對黨又被迫不投反對票的話,仍可在下屆大選向選民顯示他們的立場。

首兩點好像對執政黨有利,尤其第2點,除了代表預算案可通過,亦變相代表經濟政策全權由執政黨決定,毋須跟反對黨妥協。

不過,第3點的意思其實是,洛文要執行12月初已通過、由中右陣營推出的預算案,明年春天只能修改,不能完全大變,意味現屆中左政府至少要執行1年右派預算案。

第4點就意味,政府要就3項政策放棄部份話事權給在野黨,這3項政策包括:退休金、能源和國防。退休金是一個工人政黨(社民黨)的重點政策之一,能源是綠黨重中之重環境/氣候變化政策的重要一環,亦即2個執政黨都要把部份核心政綱的決定權讓出。

那些說香港要建構共識政治的人,你覺得香港特區政府會讓出如此多的權力嗎?

至於能達成協議,不外乎是六大黨都有此需要,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洛文當初提出要額外選舉,是想趕走瑞典民主黨,但月初後的民調顯示,瑞典民主黨的支持度較大選時的得票率還要高,新選出來的國會大概跟現在一樣,同樣是兩邊主流陣營都不會過半,那麼,屆時是否又要舉行多一次額外大選??

另外,各大黨其實沒有準備好明年初就大選。左派方面,社民黨的支持度上升,但綠黨和非執政的左翼黨都下跌,中右四黨中,中間黨支持度有上升,但另外3黨都下跌,或至少得益不多,溫和黨Anna Kinberg Batra現在更是連黨魁都未就任,上任首相賴恩費爾特(Fredrik Reinfeldt)、90年代初做過首相的上任政府外相比爾特(Carl Bildt)及前財相博爾(Anders Borg)全部都剛在9月大選後宣佈退出政壇前線,溫和黨的領導層目前是沒有富經驗的人,他們不可能在明年初說服到選民他們能夠執政。

因此,主流政黨都不想大選下,就乾脆達成協議,並順道除去瑞典民主黨的否決權,令該黨不能為所欲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