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5日星期二

金融風暴餘波重臨冰島

所謂「巴拿馬文件」爆出,顯示不少名人都有使用在避稅天堂註冊的離岸公司來「處理」自己的財富後,在全球引發嚴重政治風暴,其中冰島首當其衝,總理釋蒙度(Sigmundur David Gunnlaugsson)隨時成為第一個因此事下台的領袖——在人口30萬的冰島,4日有達破紀錄的2.2萬人在國會外示威,相當於超過6%人口上街,要求釋蒙度立即下台(上面照片來自美聯社)。

反對派已經向整個釋蒙度政府提出不信任動議,最快本週表決。不少官員仍在放復活節假外遊或正在外訪,他們全部已緊急趕回國處理這次嚴重政治危機,當中包括縮短訪美行程的總統奧拉胡(Olafur Ragnar Grimsson)。

要理解冰島為何如此迅速受「巴拿馬文件」嚴重衝擊,必須緊記,冰島在2008年經歷過嚴重的金融風暴,三大銀行全部崩潰,GDP大幅萎縮,貨幣滙價大跌,該國需要實施資本管制,近年才開始放寬。

儘管冰島經濟迅速反彈,但人民確實經歷過一段十分嚴峻的經濟寒冬,他們尤其認為,是銀行家及監管金融業不力的政界和官員把國家弄成這個下場,強烈感到被這些人背叛。因此,當釋蒙度夫婦被揭發透過離岸公司持有資產,這種背叛感又再在冰島人的腦海中浮現。

另一方面,跟某些國家不要求官員公佈資產(例如中國)不同,冰島是要求議員及內閣官員申報資產,但釋蒙度從未公開過這間離岸公司。正如我在面書寫過,擁有離岸公司來處理資產,跟避稅、逃稅、洗黑錢不一定劃上等號,因此私人及公司,例如成龍,他們被揭發擁有離岸公司,不一定有問題,而「巴拿馬文件」一般只會顯示哪些人在哪兒擁有什麼名字的離岸公司,但不會透露出哪些財富的來源、是否用來避稅、甚至公司內是否有龐大財富。然而,一個政治人物,即使是正當使用離岸公司,但沒有申報,就已經可以被「將軍」。

更大問題是,今次釋蒙度被傳媒「過咗一棟」。我在面書貼了以下釋蒙度被問及離岸公司一事時,訪問期間中途離場的影片,但我再查核資料時,才發現這是3月11日拍攝的片段,原來這是一個「陷阱」:


事情是這樣的。瑞典電視台SVT邀請釋蒙度訪問,訪問期間,記者先來個「請君入甕」,問他國內政商界處理資產的問題,他就大義凜然說,要確保國家不會有人隱藏資產。記者之後來個「曲線抽擊」,問道:「那麼,你自己呢?」釋蒙度仍然說自己開誠佈公。記者決定來個「正面攻擊」,直接說出他夫妻二人所持有的離岸公司的名字,請他解釋,釋蒙度仍在極力辯稱該公司沒問題。此時,冰島電視台RUV記者突然拿著椅子加入,SVT記者稱因為自己不太熟悉冰島情況,因此邀請冰島的記者協助。釋蒙度終於發現不尋常,立即由英語轉用冰島語大罵,並離開訪問現場。

這段片段,是RUV在3日晚上發佈「巴拿馬文件」調查結果的節目中一併公開,這進一步令冰島人加深釋蒙度在說謊的印象,令冰島人更憤怒,覺得這個人的信用度已是零。

釋蒙度隱瞞這間離岸公司的問題,部份也跟2008年金融風暴有關。釋蒙度當年支持資本管制,保留冰島克朗,但原來自己有大批資產以外幣計價,放在海外,即是國民資產大貶值,且不能隨意轉移,但他自己不受影響。

另外,這個離岸公司有份向破產的冰島銀行索償合共5億冰島克朗(約3150萬港元/1.3億新台幣/2600萬元人民幣),他期間無論作為議員或2013年起出任總理,都一定有參與過處理破產銀行的決定。他自己是債權人之一,明顯有利益衝突,但他竟然從無申報過。

目前焦點在釋蒙度,但在目前內閣中,財長和內政部長都被揭發擁有離岸公司,首都雷克雅未克市也有市議員捲入事件。恐怕「巴拿馬文件」不只把一個總理拖垮,還會令冰島人進一步不信任國內的菁英份子。

本文部份資料來源:
Panama Leak Leaves Icelandic PM in Deep Trouble
Record Number of Icelanders Protest Over Panama Papers Scandal

3 則留言:

  1. 小人對這個瑞典/冰島媒體的國際合作,歎為觀止。
    (利申:在加拿大一華人媒體工作)

    回覆刪除
  2. 咁Panama Papers係ICIJ project,好多間媒體一齊合作好正常

    回覆刪除
  3. 國際媒體合作當然十分正常。我說「歎為觀止」,係瑞典記者竟然出手,幫冰島記者佈下陷阱,出手更十分高章,故讚嘆不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