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俄國息事寧人 前葡總理接掌聯國

聯合國安理會在5日開會後,15個成員國意外地宣佈,已就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接任人選達成共識,建議由前葡萄牙總理兼前聯合國高級難民專員古鐵雷斯(Antonio Guterres)接任,明年1月1日生效。由於聯合國大會一般會通過安理會的建議,因此古鐵雷斯鐵地定成第9任聯合國秘書長。

無謂糾纏
我9月底寫過一篇文章,簡介這次挑選聯合國秘書長的過程,當時我寫道,大家揣測,俄羅斯是不想古鐵雷斯接任的,因為俄國一直公開稱,是時候有個東歐地區人士領導聯合國。另外,大家原本估計,各國在誰任下任秘書長上,還會角力一段時間,因此在5日開會進行第6輪意向投票後便可決定出人選,算是挑選過程突然終結。

古鐵雷斯在第5輪投票還有2票「勸退票」,但這次已再沒有成員國反對他,只有2張「沒意見票」,當中包括1張來自常任理事國。可以合理推測,這張票應來自俄羅斯。

現在俄羅斯不再堅持東歐人出任秘書長,顯示在俄羅斯與西方就多個議題有公開分歧下,俄羅斯不想再在秘書長人選問題鬧僵,無謂在對國家戰略利益不大的問題上糾纏,盡量縮窄戰線,集中處理敘利亞內戰、烏克蘭問題、迫使西方解除制裁等議題。

首名非外交官的秘書長
古鐵雷斯一個很重要的特點是,他是首位非外交系統出身的聯合國秘書長。在前8任秘書長,勉強來說只有第一任是從政出身,但他也是擔任過外相,之後7人全是外交官出身。

相對下,古鐵雷斯在70年代葡萄牙民主化後不久便投身政壇,1995年至2002年擔任總理,將是第一個做過一國政府之首的秘書長。因此他較之前8任秘書長會更敢就國際事務發言,而不是純粹一個背後建立各國共識、處理聯合國內部行政的管理人員。尤其是他2005年至2015年擔任聯合國高級難民專員,做過多年難民問題的背景,他對這個當前十分重要的議題會十分上心。

中國何所求?
我在9月底的文章提及大國之間就秘書長人選的角力,當中沒提到同樣是常任理事國的中國。中國在挑選過程中沒有很大參與?

當然不是,根據一些引述外交消息的報導,中國在幾名較熱門的人選之間,沒有特別很大偏好或十分抗拒的人選,中國集中在下任秘書長要委任一名中國人出任重要聯合國職位方面,跟各候選人討價還價。

聯合國目前有15個副秘書長(這只是我在聯合國網站逐個逐個數出來,可能有遺漏;另外,一些官員是副秘書長等級,但沒有這個銜頭),以下是這15人分別管理的事務及該人士的國籍:
1、常務副秘書長(瑞典)
2、經濟和社會事務(中國,目前擔任此職的是前駐德大使吳紅波)
3、維持和平行動(法國)
4、政治事務(美國)
5、人道主義事務(英國)
6、維和行動外勤支援(印度)
7、安全與安保事務(澳洲)
8、婦女事務,兼掌聯合國婦女署(南非)
9、傳播和新聞事務(西班牙)
10、法律事務(葡萄牙)
11、內部行政(日本)
12、非洲事務特別顧問(埃及)
13、內部監督(菲律賓)
14、裁軍(南韓)
15、聯大事務及會議管理(圭亞那)

5個常任理事國不會派人角逐做秘書長,但一般會有人出任副秘書長——因此,我對沒有俄羅斯人出任副秘書長或任何聯合國重要職位,感到驚訝。

純粹從字面看,大概也猜到一些副秘書長的職務沒那麼重要,例如主管與傳媒關係、「會議管理」等,有些則較為重要,例如維持和平行動,而據報中國積極爭取派人擔任掌管這部門的副秘書長。

中國近年十分積極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在約10萬名士兵中,中國派了3000人,是5個常任理事國中最多的,批出撥款佔經費約1成,排第二,僅次美國。另外,副秘書長(維和行動)正是管理該10萬維和士兵的主管,有很大實權,相信中國覺得,獲得此職,意味中國提升了在聯合國以至國際的參與。當然,究竟為何中國近年積極參與維和,以及有人擔任此副秘書長職務後,有什麼目的,還望有其他人能解釋。

副秘書長(維和行動)自1997年起便一直由法國人擔任,當時擔任此職的加納籍外交官安南(Kofi Annan)爭取擔任秘書長,法國一直反對,直至安南同意任命法國人掌管維和行動,法國才放棄否決。

最後,不妨略提美英兩國目前佔據的副秘書長職務。美國掌管的「政治事務」,是要管理政治事務部,為秘書長就外交形勢作出分析,例如目前敘利亞內戰,秘書長/聯合國應做什麼,副秘書長(政治事務)要不斷作出形勢分析,令秘書長知道應做什麼。

至於副秘書長(人道主義事務),他兼任緊急救濟協調員,遇到需要多國救災的嚴重災難時,便要協調各國行動,例如2004年年底的南亞大海嘯,當時擔任此職的挪威人Jan Egeland便成為救災行動進展的全球發言人,每天向傳媒講解進度。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