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保加利亞換馬 聯合國秘書長角逐形勢大變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將在今年年底卸任,但挑選下任秘書長的形勢在只餘僅3個月的時間下出現大變,保加利亞政府28日宣佈,改為支持負責歐盟預算及人事的歐委會副主席佐姬娃(Kristalina Georgieva,照片右),不再支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總幹事博高娃(Irina Bokova,照片左,照片來自法新社),佐姬娃已獲准休假一個月,已應付拉票工作,她的職務由德國籍的歐盟數碼專員歐廷格(Guenther Oettinger)暫代。

這次挑選聯合國秘書長的形勢遠較10年前選出潘基文為撲朔迷離,潘基文當年相對地是由頭到尾都是領先的。難測的形勢,涉及挑選秘書長時的眾多大氣候、小氣候。


大氣候:地區與性別
雖然冷戰結束已25年,但聯合國安理會15個成員國的議席仍是以冷戰時期的地區劃分來分配,包括5個大區:1、非洲(3席,今年是安哥拉、埃及和塞內加爾);2、亞太(3席,包括中國,和今年的日本和馬來西亞);3、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2席,今年是烏拉圭和委內瑞拉);4、東歐(2席,包括俄羅斯和今年的烏克蘭);5、西歐及其他(5席,美國、英國、法國和今年的西班牙和紐西蘭)。

聯合國有個重要職位要各區輪流做的傳統。若以這5大分區來看,亞太區已做了10年秘書長,而有4個大區已試過有人當過此職,只餘東歐國家未試過有人出掌聯合國,因此大家有共識,認為最好讓東歐人擔任下任秘書長。

另外,目前女性平權意識高漲,而至今全部8個秘書長都是男性,因此大家有另一個共識,認為下個秘書長最好是女性。

小氣候:保加利亞政治角力
這樣,就令焦點落在平日於國際舞台上不起眼的保加利亞了,因為同時符合「東歐人」和「女性」這兩個條件,而且有一定國際/外交聲望的,都是來自保加利亞,那就佐姬娃和博高娃。

博高娃64歲,外交官出身,在共產黨統治時期是保加利亞共產黨黨員,曾於俄羅斯攻讀國際關係,民主化後是保共演變出來的左翼保加利亞社會黨成員,90年代中曾任代外長,2009年起擔任教科文總幹事,目前是她擔任此職的第2任期。除了母語,她能說俄語、英語、法語和西班牙語。

佐姬娃63歲,經濟學者出身,1993年至2010年在世界銀行工作,2010年至2014年擔任歐盟國際援助專員,2014年起擔任歐委會副主席至今。在國內,她屬中右派政黨。除了母語,她能說俄語、英語及一般水平的法語。

手上有一張「皇牌」是好事,但有兩張「皇牌」就變成麻煩,因為在正式參與秘書長角逐前,先要在保加利亞政府內部進行「初選」,各黨討論一輪。在年初決定推薦人選時,總理波里索夫(Boyko Borisov)領導的政府仍有一個左翼小政黨,該黨堅持提名博高娃,否則退出內閣,令政府倒台。因此,波里索夫提名了博高娃。

小氣候:個人能力
聯合國憲章只要求「聯合國大會根據安理會的建議選出秘書長」,規則也有寫到,「安理會最好只建議一個人選」,因此下任秘書長由今年15個安理會成員國決定。

這次,為彰顯透明度,候選人4月便輪流在聯合國會見各成員國,推銷自己。7月起,安理會成員國開始進行閉門不記名投票的意向測試,各國獲得全部同一顏色的紙張,有3個選擇,包括:鼓勵(encourage)、勸退(discourage)和沒意見。15國根據多輪意向投票,來決定最終向聯大推薦的選。

原本,博高娃應是大熱門,畢竟她正出掌一個聯合國機構,擔任聯合國秘書長一職所需的特質,她應都具有。然而,一路走來,博高娃表現卻令人失望,介紹自己的理念時不令人覺得她熟悉國際事務。

於是,在意向測試投票中,前葡萄牙總理兼前聯合國高級難民專員古鐵雷斯(Antonio Guterres)以黑馬姿態跑出,在截至26日進行的第5輪投票中,他在5次投票都是得票最高,獲11至12張「鼓勵」票,只有1至2張「勸退」,他在表達自己理念方面表現明顯較其他對手為佳。相反,博高娃最高至獲9張「鼓勵」票,在第5輪投票中,更只獲6票「鼓勵」、卻有7張「勸退」,在餘下9名候選人中排第6。

理論上,古鐵雷斯應毫無懸念地成為下任秘書長,但根據上述第一點大氣候,他在地區和性別都完全不符合外間要求。更糟糕的是,儘管在第一次投票時12名候選人中,有6人是女性,但她們都進佔不到前列位置,在第5輪投票,最高的也只是跟另一名男候選人並排第4的阿根廷外長Susana Malcorra。若根據目前形勢,下任秘書長不可能是個女人,這會引起NGO很大反彈。

大氣候:常任理事國角力
當然,更大問題還是返回列強角力。

10月初會進行第6輪投票,但這次投票紙張會分開2種顏色,5個常任理事國會使用另一種顏色的紙張,在這輪投票可以知道,哪個候選人遭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反對而一定不能勝出。

儘管古鐵雷斯得票很高,但外交界強烈揣測,他所獲的「勸退」票中,有一張是俄羅斯。如果他在第6輪投票真的獲得一張常任理事國「勸退」票,那麼,他爭取秘書長之路就完蛋了。

古鐵雷斯來自北約成員國葡萄牙,俄羅斯對他戒心很重,而且俄羅斯越來越堅持要由東歐人接替潘基文,下任秘書長的挑選必須要強烈地反映俄國的意向,這令古鐵雷斯有很大機會遭否決。相對下,博高娃被視為親俄,因此相信博高娃是俄國首選。

然而,俄羅斯有否決權,西方的美英法三國都有否決權,尤其美國會毫不猶疑行使這權力。在第5輪投票中,排第2的斯洛伐克外長Miroslav Lajcak和第3的前塞爾維亞外長Vuk Jeremic被視為親俄,其中Jeremic擔任外長時堅拒承認科索沃獨立,早已惹毛美國,他一定會被美國否決。這也意味,得票較高的人選全部都有可能被其中一個大國否決。

大小氣候下的換馬
以上,就是保加利亞更換角逐人選的背景——理論上,佐姬娃可由其他國家提名,但不由本國提名會很突兀;而博高娃也不一定要退出,儘管沒了自己國家的支持,其他國家不會再考慮她。

保加利亞換人,絕非突然的決定,8月底至9月初已有這傳聞,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據報出席杭州G20峰會時,曾游說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改為支持佐姬娃。然而,德國否認傳聞,俄羅斯立即批評外間提出換走博高娃的建議,可見俄羅斯不太支持佐姬娃。

在第5輪投票前不久,已傳出波利索夫會宣佈換人,但俄羅斯在他開內閣會議前不久召見保加利亞駐俄大使施壓,他最終決定不換人,表示給予博高娃最後一次機會。

俄羅斯接受佐姬娃的機會一定遠高於古鐵雷斯,因此,如果佐姬娃參選,而她拉票時表現不會太差,佐姬娃出任下任秘書長可說是高唱入雲。

然而,正如上述情況,俄羅斯不見得對佐姬娃很放心,因為她出任的機構歐盟正向俄羅斯實施制裁,俄羅斯仍可能會覺得她親西方,信不過,仍有可能會否決她。

保加利亞換人,也已影響保加利亞政局的小氣候,左翼政黨不滿波利索夫,正醞釀不信任動議,把他拉下台。

佐姬娃在最後階段才宣佈角逐,但她未必是最後一個宣佈加入戰團的人,如果在目前人選之間,各(大)國仍未能協議出一個妥協人選,不排除之後還有可能有新人選角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