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只有他能阻止默克爾連任

德國基民盟(CDU)18日又再在地方選舉失利,這次是在柏林,大家又再一次討論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照片左)在明年9月大選能否角逐連任/會否連任失敗的問題。

儘管德國選民對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反彈愈來愈大,但正如我之前寫過,在實際政治運作上,「在未來一年,德國政壇中只有一個人可讓默克爾不能連任的」。那個人,就是上面照片中右面的那位(照片來自法新社)。


他,就是基社盟(CSU)黨魁、2008年起擔任巴伐利亞州州長的施海法(Horst Seehofer)。

要阻止默克爾連任,不外乎有2個途徑——外部擊敗,或內部挑戰。

由外部擊敗,只有2個可能:

1、其他政黨有民望更高的候任總理人選,可令默克爾領導的政團在明年大選後不再是第一大黨。儘管政治一天都嫌長,但目前為止,仍未看到社民黨(SPD)會找到個更能令德國人相信可擔任總理的人選,也看不到SPD、甚至綠黨等其他政黨可成為第一大黨。

2、SPD及綠黨打破禁忌,跟與前東德共產黨有關連的左黨聯合執政,組成泛左聯盟。這3個政黨近年一直尋求合作的可能,但似乎到明年大選時,這仍未能成事。

如果不能在大選中擊敗默克爾,那麼,能令她明年不連任的,就只剩內部「兵變」,有人挑戰她的黨魁地位。

在CDU,是有人可隨時接替默克爾的,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或國防部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都可以立即接掌CDU出戰明年大選,但他們不會因難民政策而出來挑戰默克爾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沒有CDU要員去年從一開始就高調批評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即使現在覺得有問題,也很難以這個理由來策反。屬執政聯盟一員的SPD近日公開批評難民政策時,都已被CDU反批為「無恥無極限」,很難想像CDU黨員說出同一番話,不會被嚴辭抨擊。而且,距離大選前不足一年才造反,會令選民覺得CDU混亂,CDU在選情所受的打擊會較堅持默克爾現有難民政策來出選更大。

因此,只剩下CSU可扳倒默克爾。

儘管外國經常把CDU和CSU當作一個政黨,籠統稱他們為「基督教民主黨」(Chirstian Democrats),但他們只是在聯邦議會組成單一黨團,亦在聯邦議會選舉上不在對方選區參選,CSU只在巴伐利亞州參選,CDU只在其他州份參選。然而,架構上,他們仍屬兩個各自獨立的不同政黨。目前,默克爾領導的政府是「三黨聯盟」,並非「兩黨聯盟」。

CSU的政策立場一向較CDU保守,因為巴伐利亞州人民的政治立場一向較德國整體平均保守。在希臘債務危機上,CSU便採取較強硬立場,認為可以把希臘踢出歐元區。在難民問題上,CSU同樣一開始就持較強硬立場,即使去年同意默克爾的政策,但很早就顯露出只能很勉強支持的態度。而且,今夏德國多宗襲擊都是在巴伐利亞州發生,CSU是有很大的理據公開質疑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即使那些襲擊不一定全部與難民有關)。

對於施海法/CSU來說,他們的盤算只有一個——巴伐利亞州人民對難民政策的不滿,會否大幅削弱CSU的支持度?會否令他們選民大幅流失至極右政黨AfD?流失到CSU不能繼續在巴伐利亞州獨自執政?(該黨在巴伐利亞支持度之高,是毋須與其他政黨合組聯盟州政府的)

在全國而言,如果你不滿默克爾的難民政策,你其實只有AfD這個選擇,自民黨(FDP)太弱,你不會選擇,而「大愛」的各左翼政黨是更不可能選擇的,因此選民對難民政策的反彈對大局沒影響。然而,正如上述,巴伐利亞州是偏向保守,對難民政策的怨氣是有機會大大打擊CSU,因此只有在難民政策在巴伐利亞政治造成影響下,才會對默克爾有實質影響。

現在,就只看施海法是否支持默克爾作為明年大選中CDU/CSU的聯合總理候選人。如果CSU強烈反對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施海法/CSU是有可能不再支持默克爾的,要求CDU換人,甚至施海法自己做總理候選人的。

實際上,默克爾至今對明年是否連任不置可否,就是在等候施海法的決定,因為CSU今年稍後開黨大會後才有決定,默克爾不能在CSU作正式決定前就宣佈明年連任的,否則會引發兩黨更大爭拗。

2 則留言:

  1. 自己一個網台節目上未問借用了閣下觀點,為未問表示歉意,亦對借用表示感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