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張朝林案 反種族主義組織的低調

法國巴黎華人社群過去近一個月都關注49歲服裝設計師張朝林遇劫並遭劫匪打死的案件,在4日發動第3次大遊行(上面照片來自法廣),要求當局改善巴黎市治安,包括華人社群。有關這次示威,可參看BBC中文網法廣中文網的報導。

這裏想翻譯《世界報》5日一篇報導:「為何反種族主義組織在4日的示威中表現低調」(Pourquoi les organisations antiracistes étaient discrètes lors de la manifestation de la communauté chinoise)。有興趣可直接參看原文(暫時未需要付款閱讀)。


[翻譯開始]===================

9月4日,巴黎有大批人士示威,聲討華人社群也為之受害的暴力事件,警察稱有15500人參與,舉辦組織稱有50000人。示威由張朝林在巴黎北郊歐貝赫維利耶市(Aubervilliers)被搶匪打死的事件,當時3名劫匪槍去張朝林同行華人友人的手袋。

在一場聲討歧視的示威中,反種族主義組織十分低調,這情況很罕見,既沒有組織SOS Racisme的橫額,也沒有「反種族主義及各社群間友愛運動」(MRAP)或「國際反對種族主義及反猶主義聯盟」(LICRA)的旗幟,這些組織只派出代表,在人群中默默遊行。不過,與這種場面相反,這3個組織其實是特定被叫來聲援的。

MRAP93的會長Sylvain Goldstein說,發動示威的幾個華人組織整體上都不想有其他組織的旗幟在這次示威中出現,所有細節都組織得很精準,橫額早已準備,全都寫上同一口號,一齊井井有條。

「人權聯盟」(LDH)會長Françoise Dumont說,當看到他們的單張,發現他們提出安全的訴求時,組織不能被迫同意,例如口號中包括要求公眾地方增設閉路監察電視,組織覺得很難百分百支持這樣的示威。

有參與4日示威的SOS Racisme會長Dominique Sopo有同感,指出一個官方上是要求保安的遊行,這並非其組織的主要工作,因此很難在這個主題下展示SOS Racisme的旗幟。

遊行由一個名為「反暴力.要安全」(Stop à la violence, sécurité pour tous)的大聯盟發起,聯盟其中一個成員組織「法國華裔青年協會」,其會長王瑞說,治安是他們長久以來已提出的訴求,他們已長時間要求警方加派人手在華人社區巡邏,並設立監視閉路電視。

這些組織都承認,在張朝林案前,反種族主義組織與亞裔社群組織近乎全無接觸。Sopo說,法國明顯有針對亞裔的歧視,但SOS Racisme從未談及這議題。

王瑞說,第一代華人移民即使遭到種族歧視,也不敢公開批評,只會逆來順受,例如他的父母在中國長大,那時候的中國不可能公開發表意見及示威,這些做法不是他的父母輩會做的。

Dumont說,年輕華人想法不同,自覺都是法國人,跟其他法國人無異,都是說法語,在法國讀書,應獲同樣待遇。這情況跟其他法國城郊的少數族裔一樣,都是年輕人起來,父母輩不敢投訴。

雙方總算建立起聯繫,大家都希望在往後繼續合作。LICRA會長Alain Jakubowicz說,他們現在可以跟華人組織深入合作了,但同時也大嘆,4日的示威仍太過「社群化」(communautaire),尤其對示威期間主要說中文感到驚訝。他說,華人社群若要動員支持,是不能把這場抗爭弄得「社群化」(communautariser)的,不能只向自己人說話,必須讓全部法國人都感同身受。

王瑞解釋,他們邀請了反種族主義組織,但仍希望這場運動保持獨立,由華人社群自發。

「反暴力.要安全」不想聲討「反亞裔種族主義」,傾向覺得,亞裔在法國面對的是「種族偏見」或「潛藏種族主義」。

王瑞認為,亞裔面對的暴力問題跟反穆斯林或反猶太所衍生的是不同的,法國沒有對亞裔的仇恨,只有蔑視,而蔑視不構成仇恨。他反而覺得,反種族主義組織在認知亞裔受歧視的問題時,有點因循。

[翻譯完結]===================

大家可看到,譯文中,我把「社群化」、弄得「社群化」字樣粗體了。

除了介紹張朝林案,我也想同時讓大家看一看「社群化」這個詞語,因為這個詞語是理解早前「布堅尼」爭議,以至近年法國主流社會與穆斯林社群糾紛的一個很重要概念。這個,稍後有機會(以及讓我再理清一下思路)會正式寫。

3 則留言:

  1. 不久前德国的李洋洁遇害案,全德国十一个大城市的中国人组织联合悼念活动,组织方也是在网站上向大家反复说,希望大家在悼念活动中不要强调反种族主义,我们的诉求应该是严惩凶手,加强治安。但是李同学的悼念活动中,所有资料都有德语介绍,还有热心的德国本地人帮助宣讲案情及查案进展。个人觉得这个活动的组织方还是蛮成熟老练的。

    回覆刪除
  2. 至于说中国人在外国或者外国人跟前的自说自话,我立刻会想到不久前欧洲杯上的海信广告。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6/06/blog-post.html

    还有,G20 上花了巨资准备的演出,结果只是给外国领导人看,人家又不太愿意按这台晚会的意思宣传我们的美好,人家的媒体对这种晚会可能还会觉得奇怪,实在是花钱不讨好的事情。也是典型的自说自话。

    回覆刪除
  3. 近日的刘绍友案,其实焦点应该也在于 “还刘绍友本人一个公道”,以及法办野蛮执法(不管是对谁)的当地警察。但是当地华人毕竟遇事冷静的比较少,大家一激动,就令诉求失焦。

    警察野蛮执法,或者执法犯法的事情其实各国多少都存在。中国就不必说了。中国人在相对文明一点的法治国家里要懂得并且十分重视保护自己,遇事讲究策略,尽量避免跟种族主义扯上关系,各位同胞切记!这一点,中国驻德国使领馆在去年的李洋洁案中,对各位德国华侨的教育还是十分到位的。事发后立刻有组织有专门的案件追踪网站,告诉大家怎样纪念,怎样抗争,正确的诉求应该是什么(加强保安,严惩凶手)。德国的李洋洁案,跟这次的刘绍友案有一点点相似的地方:李案的嫌犯的父母是当地警察,并且继父是当地警察局局长,他母亲在案发后,甚至要求亲自查办儿子的案件。后来这两位警官被隔离调查,这令人对德国的执法和司法系统多少有点信心。法国刘案这次真相是什么?假如是警方犯错,法国方面又会怎样做,值得每一个关心社会公义的人跟进。这不仅仅跟中国人有关。

    还有一个案例。2010年9月30日,斯图加特的反S21大游行进行得如火如荼,施工不能继续进行。警察们奉命清场,结果发生多起严重暴力事件。短短一天内,发生500多宗诉讼案件。警告民或者民告警都有。后来一共有5 位警察受到处罚,罪名都是人身伤害。当天清场行动的最高指挥官也在五年多以后不堪漫长审讯而认罪受罚。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6/05/21_13.html

    法国刘绍友案会如何进展,拭目以待。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祝刘先生安息,刘先生的家人节哀,多多保重身体。祝刘先生的孩子们坚强长大,并且还要学会爱这个世界。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