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星期三

美國出拳打擊經濟 俄願面對百年孤寂

俄羅斯金融市場星期一、二(9、10日)連續兩天大混亂,股市滙市重挫,盧布兌美元兩天內跌了超過7%,主要原因是美國上星期五(6日)宣佈對俄加推經濟制裁,而且是至少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後最強硬的制裁,對俄羅斯經濟有一定潛在負面影響。

而且,制裁似乎只是美國近期連環打擊俄羅斯的行動的一部份,美國以至西方跟俄羅斯的關係低處未算低,較克里米亞爭拗時更糟糕。俄羅斯「國師」蘇科夫(Vladislav Surkov)便揚言,俄國4個世紀的「西遊記」已經告終,準備好面對百年——甚至200、300年的「地緣政治孤寂」。


美國過去數年不時都有加推對俄國的經濟制裁,主要是針對克里米亞事件,但一般來說並不嚴重,美國的反俄派會說搔不着癢處,俄羅斯人就不屑地說華府只是拿著莫斯科的電話簿隨意找寫幾個名字加入名單。

然而,最新一輪制裁似乎來「玩真的」,涉及7個被指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關係密切的富豪、17個俄國政府或國企的高層、以及這些人領導的公司。
7名富豪包括:

  • *俄鋁和En+集團總裁歐柏嘉(Oleg Deripaska;文首照片是歐柏嘉,塔斯社照片,來自RFERL)
  • *油氣公司Surgutneftegaz總經理波格丹諾夫(Vladimir Bogdanov)
  • *控制俄國最大金礦公司Polyus的上議院議員克里莫夫(Suleiman Kerimov)
  • *父親經常跟普京打柔道的NPV Engineering董事長羅藤貝格(Igor Rotenberg)
  • *據報是普京幼女丈夫(但又好像已經分居)的石化公司Sibur董事沙馬洛夫(Kirill Shamalov)
  • *家族擁有礦公司的杜馬(國會)議員斯科奇(Andrei Skoch)
  • *集團Renova董事長韋克謝利貝格(Viktor Vekselberg)

高官方面,部份例子包括:

  • *俄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董事長阿基莫夫(Andrey Akimov)
  • *對外貿易銀行(VTB)行長科斯京(Andrey Kostin)
  •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總裁米勒(Alexey Miller)

所謂制裁,是指美國公民不准跟列入制裁名單的人和組織進行交易,被制裁的人或組織在美國的資產被凍結,相關人士也不准進入美國境內。美國經濟制裁會有很大效力,主要因為美元是主要國際交易貨幣,就算不跟美國人/公司做生意,跟其他國家(包括並非美國盟友的國家)的公司貿易時,也會用到美元,而一用到美元,那筆錢轉賬時很大機會要經在美國境內的銀行,亦即是你根本不能跟外國做生意(亦因此中國很想人民幣國際化);同時,國際融資市場主要用美元,而大部份協助跨國企業融資的銀行一定會(及需要)在美國有業務,這些銀行不敢跟被制裁者再有瓜葛,亦即這些俄國公司只能在國內融資。更根本的是,其他國家的公司,即使不與美國公司做生意,但始終不知道會否有一些交易小程序、或者與其他公司做生意時,會跟美國扯上關係,變相也受美國制裁的法律所適用,因此他們都會對俄國避之則吉,尤其是法國、德國這類美國盟友國家。

這些被制裁人士中,最受注目的是歐柏嘉,因為他的業務最國際化——事實上,俄鋁正是在香港上市,董事包括香港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不少香港人這一、兩天都應該聽聞俄鋁股價暴挫。俄鋁有不少國際生意,這間公司不穩對全球鋁價可以有很大影響,歐柏嘉(或俄鋁其他代表)在不少生意夥伴擔任董事之類的職務,這些公司近日都立即宣佈與俄鋁撇清關係,而俄鋁亦有不少融資在國際進行,現正揣測俄鋁部份債務會違約(即不能依時償還),有機會要由俄政府出資打救。

而且,不只俄羅斯受影響,跟俄國有密切經貿關係的部份前蘇聯國家也受打擊,中亞哈薩克的貨幣tenge同樣大跌,因為哈薩克公司跟俄國公司千絲萬縷。

俄羅斯經濟剛剛才由2014年克里米亞的制裁及油價大跌恢復過來,重拾增長,但依然是很低的增長。普京3月中連任前後,各界分析都已說,他未來6年(或至少短期內)如何進一步提振經濟,是他一大挑戰之一。現在美國出重拳打擊經濟,有俄羅斯官員已形容為是美國對俄發動「經濟戰」。現在說俄羅斯經濟會崩潰(或者香港網民很喜歡用的術語——「俄爆」),言之尚早,畢竟俄羅斯人連2014年的經濟不景也挺過,當時已有分析報導稱,俄羅斯人不會單單因為外國制裁導致國內經濟差而遷怒於普京。但問題是,這次制裁的影響程度遠高於過去幾年的措施,而且美國這次制裁清單其實是狹窄而且隨機,除了跟克里姆林宮有一定關連外,美國財政部沒有解釋為何這些人要優先被制裁,這造成震懾效應,警告其他俄羅斯富豪及高官,美國已有一張詳細清單,之後如有需要會再隨意挑幾個來開刀,如果不盡快跟普京切割,他們隨時會被美國制裁。(當然,現實是這些富豪不可能跟普京切割,在美國制裁及普京打擊之間,他們不可能選擇後者)

清單有點「隨機」,但美國近期接連強硬對付俄羅斯,卻一點也不隨機,甚至是十分一致。這次制裁的官方原因,純粹是報復俄國對美國的「惡意行為」,但沒說明是什麼事件,一般估計是干預大選一事。在此之前不久,美國已經借俄國前間諜在英中毒案來大規模驅逐俄國外交官,在制裁清單之後,美國就敘利亞又有化武襲擊的傳聞跟俄國針鋒相對。給人的感覺是,美國(以至其在歐洲的盟友)想趁普京剛連任,正忙於籌組新一屆政府之際,接連出手給普京施下馬威。

當然,當中始終有一個不穩定因素——川普(Donald Trump)。究竟他仍然想要一個較和好的美俄關係,還是現在已改變方針,無意跟普京修好?他是否只是礙於國內(尤其是議員)批評他對俄不夠強硬而對付俄國,來顯示自己不軟弱?在「通俄案」調查的背景下,跟俄修好還是對抗,會對川普有利?川普正就貿易問題跟中國博奕之際,他需要防止與俄國有爭拗、還是乾脆中國俄國「一起打」?只能說,美國的反俄派暫時佔上風,但一日未弄清川普想怎樣,很難說美國針對俄國的政策是否持續下去。

無論如何,普京的多年主要智囊蘇科夫(下面照片,塔斯社照片,來自RFERL)在9日已撰文,發表題為「混血的孤寂」文章,認為俄國進入重返孤立外交政策的年代。

蘇科夫是論述專家,多年來把普京不同政策轉化成論述,與普京關係密切,他的主張會備受關注。他在最新文章說,2014年烏克蘭問題爭拗是俄國「百年(甚至200、300年)戰略孤寂」新時代的開端,過去4世紀希望成為西方文明一員的企圖、「向西走的旅程」已結束,現在變向內望、向東望,而不再向西望,引述俄國一句說稱,俄羅斯只有2個盟友——陸軍和海軍,儘管俄羅斯仍會進行對外貿易、吸引外資、技術交流、與外國有合作也有競爭等等,不會完全孤立,但國家對外開放在未來會是有限制的。

這個「戰略孤寂」的思想在俄羅斯不算新鮮。蘇科夫在文章形容俄羅斯文化是「混血兒」,既有東方、也有西方文化,是「任何人的親戚,卻沒有人是家人」,「明白所有其他人,但不為任何人所理解」。俄羅斯人對自己的這種看法悠來已久,而由此引伸出的「戰略孤寂」——或者是俄羅斯自覺是一座「被圍困的堡壘」,都不是今天才有,至少克里米亞爭拗時,俄羅斯已有過這種呼聲。

跟中國相反,如果美國作出挑釁,中國在經濟層面有能力反擊,但軍事上仍遠未是美國對手;但俄羅斯卻是,在經濟上沒有什麼牌可打,對於美國經濟制裁,只有挨打,俄羅斯沒有停買大豆、停開放市場或拋售美債這些措施可做,倒是在軍事上有能力作出反擊。

現在只能看,究竟美國還會出什麼招(或會否再出招)對付俄國?而俄羅斯「向東望」,亦即加強發展遠東,更高度介入東亞事務,對中國來說,是多了一個夥伴抗衡美國?還是多了一個潛在戰略競爭對手?

本文內容來源:
俄衛社中文版:美國財政部再次擴大對俄制裁名單
路透英文:Russian businessmen, officials on new U.S. sanctions list
Kazakh tenge clobbered 5% in a day as sanctions trip up Russia
DW:Putin, Kremlin were unprepared for a US-EU assault
RFERL:Russia Faces '100 Years Of Solitude' (Or More), Putin Aide Says
華盛頓郵報:Russia as 'besieged fortress' storyline roars back as US tensions rise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