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3日星期五

華諜監視海外藏民 瑞典起訴全球首宗

瑞典檢察部門在星期三(11日)宣佈,起訴一名49歲藏族男子,指控他在2015—17年間,替中國政府監視流亡瑞典的藏族難民,把他們的一舉一動向中國政府報告。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入獄4年。

這相信是全球第一宗針對中國政府在海外監視逃亡出中國的人士。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會為意,中國政府有這種行動,還要十分廣泛——儘管大家再想一想的話,應該也不會感到奇怪。

以下是根據美聯社報導的資料:

  • *該名男子是Dorjee Gyantsan,曾在親藏族的海外電台「西藏之聲」工作過,平日公開表示支持海外藏民及藏獨,但相信他是借此混入瑞典的藏族難民社群,以收集資料。
  • *收集的主要是個人資料,包括住址、親屬關係、政治活動、行程、會議等,然後把資料交給「外國」的情報人員。
  • *疑犯曾經在波蘭和芬蘭跟中國官員(根據我以Google翻譯的瑞典報章,檢控文件有點名稱中國駐波蘭大使是疑犯曾接觸過的中國官員),據報至少在一次接觸,就提供資料獲得5萬瑞典克朗的酬勞,而他也可報銷「工作」開支。

根據瑞典通訊社TT的報導(以及我用Google翻譯所看到的資料),負責本案的檢控官說:
*這次犯罪行為嚴重,相信是有系統、進行了多年、並可能已經或將會對很多人造成嚴重傷害;
*有實質證據證實,受疑犯監視的人士,他們在中國的親屬面對中國政府壓力。
對於香港人來說,看完上面的描述,應該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甚至也應該知道,這些在「老外」口中的「間諜」,其實應該是指統戰部。

儘管瑞典的藏族難民代表稱,對事件感到震驚,因為在瑞藏族難民只有約140人,互相之間差不多都全部認識,在這麼細小的社群得悉當中有人是間諜,感覺有點害怕;但她也說,其實他們之間也隱約知道應該有中國政府間諜。她向瑞典電台表示,希望其他國家也會效法瑞典。

「難民間諜」不是新鮮事。做得難民,不計那些因戰亂而逃難,或是純粹為了經濟利益而遷徙的人士,他們一定是被政府逼害才逃走,被逼害得十居其九是異見人士,當中又一定有些人是毋忘祖國,身在海外但仍希望改變家鄉的情況,繼續批評本國政府,那些國家當然會派人監視海外難民。除了難民,協助這些難民的外國人也是被監視的對象。

瑞士的藏民在3月也曾經投訴,在日內瓦舉行要求國際關注藏族權益的政治集會中,曾發現2名可疑男子,不斷拍攝在場參與者,有示威者上前問當中其中一人時,那人初時說自己是日本遊客,然後急速離開。詳想可看The Local的報導,內裏包括一名示威者不斷追逐並追問該男子有什麼目的的影片,該影片來自這個推文

我翻查資料,隨意也可找到路透社2015年的相關調查式報導文章,但這是談及在全球針對維吾爾族的人士。

「難民間諜」不是中國獨有,分別純粹在於,從沒有任何其他國家,有如此多的資源去進行這類活動,而且會做得這麼仔細。其他國家最多只會針對較著名的領袖人物,但連一般「平民」,最多只偶而參與示威但其他時間純粹過正常生活的,也會被監視,暫時來說只有中國才會這樣做。

這種監視平民的罪行從來很難證實,因此全球多年來一直有這種行為也好,像今次檢控中的監視模式,中國政府也大概做了很多年也好,最終都是不了了之,難以檢控,而如果那個人是外交官的話,更是只能驅逐出境,不能起訴。因此,瑞典檢察部門認為有一定證據作出起訴,即使最後裁定罪名不成立,也算是一個新發展。

正如美聯社的報導,看到這次檢控,不少人會想起「銅鑼灣書店事件」,本身有瑞典國籍的桂民海仍被中方扣留,瑞典和中國的關係目前已不算良好,現在加上監視藏民案件,中國政府暫時只回應稱不掌握事件詳情而未作正式回應,未知中國政府會低調處理,避免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還是高調抨擊瑞典,令中瑞關係雪上加霜。

(文首照片是斯德哥爾摩2015年一個關於達賴喇嘛的展覽,在瑞藏民唱歌;照片來自Tibet Museum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