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星期一

Factcheck:芬蘭「基本收入」試驗還未結束

大概一個星期前,BBC報導了芬蘭政府不追加撥款,把目前的「基本收入」試驗擴大。在英國都有香港傳媒互相「參考」(或曰「新聞要齊」)的風氣下,很多英國傳媒都「跟進」(或純粹抄BBC)報導,而輾轉相傳下,卻變成「芬蘭基本收入試驗失敗告終」。

有華文傳媒依據當時的英國傳媒說法而作出類似報導時,我沒有為意,只在再過一、兩天後,在臉書專頁貼了處理這個計劃的機構KELA的英文新聞稿,強調這個試驗會如期進行至2018年年底,與海外傳媒的說法不同。不過,過了一個星期,我仍在社交媒體看到有人寫上「芬蘭基本收入實驗失敗結束」之類,那麼,看來有需要寫一篇文章來釐清網上的誤解。




究竟芬蘭的基本收入試驗計劃發生了什麼?簡單來說,就是KELA一開始就決定2017年1月展開試驗,為期2年,一早就計劃在今年年底結束,然後明年對數據進行分析,並期望在明年或後年公佈分析結果;KELA今年1月曾向政府申請撥款,提出把試驗擴大,但政府拒絕,於是這個試驗只能按原本的規模,如期今年年底結束。另外,基於私隱,以及擔心會影響參與試驗的人士的行為,KELA在試驗結束前都不會公開數據。

網主透過英文傳媒看到這則新聞時,也曾想過寫一篇文章,但BBC、衛報等的文章十分短,於是我再在網上找其他資料,包括利用Google Translate這種簡陋方法,找出「基本收入」的芬蘭語詞語,然後再找芬蘭傳媒近一、兩週有關「基本收入」的報導,並把文章由芬蘭語翻譯成英語時,我卻只找到總理斯皮萊(Juha Sipilae)表示會考慮引入基本收入,有關基本收入實驗失敗結束的報導反而找不到。這令我對相關英語報導生疑,沒有再理會。

在此先「戴頭盔」:上面這一段絕無「恥笑」報導了這則新聞的華文媒體的意思,也絕無吹噓自己有多厲害的意思,純粹是講講個人經驗、讓大家知道發生了什麼而已。如果是來自一個在99.9%情況下都可信的傳媒,在相關範疇的報導也是99.9%真實的話,相信並引用報導,無可厚非,那0.01%情況也真的很難料到。而且,媒體會有時間壓力,會有「交稿壓力」,總不可能像我般,可以漫無目的地不斷找資料,更不能發覺有問題時乾脆什麼文章都不寫、甚至連臉書一個帖文都可以整天不發。

至於這個誤傳是如何造成?始作俑者相信是BBC。我文首提及的BBC報導,標題是No plans to expand Finland basic income trial(芬蘭沒有計劃擴大基本收入試驗),這是改過的,他們一開始使用的標題是Basic income trial falls flat in Finland(基本收入試驗在芬蘭是徹底失敗),BBC自己的Twitter當日轉推文章仍可顯示出來

而網主當日找芬蘭傳媒報導時,也找到這條推文。下面有一些「社會主義果然失敗」之類的回應,但也有人回覆說這些人「究竟你有沒有閱讀這篇報導?」,甚至有人直接向BBC說,標題誤導,當時報導也說得很清楚是政府不撥款擴大計劃,但政府沒說過是因為無效而不增加撥款,相關學者也未提出證據說基本收入有效與否。

不過,英國傳媒互相「參考」的速度是高的,即使現在改了標題,但錯誤已經造成,其他英國傳媒繼續爭相稱「失敗告終」。

不厭其煩,再節譯經濟右派的英國《經濟學人》最新一期相關文章Not finnished: The lapsing of Finland’s universal basic income trial(鏈結可能有付款牆)

文章提到:
"不過,國際傳媒焦點本週突然落在這個實驗將於2018年12月結束,標題稱實驗「被取消」或「失敗」。真相卻是比標題微妙得多。
"試驗一向都將在2年後結束,儘管負責這項實驗的KELA曾想過擴大計劃(但在1月被拒絕追加撥款)。這個計劃的範圍,較全球當初起哄時所以為的有限,這不是真正的全民(universal)福利,因為全部獲得基本收入的人都是從失業者中挑選出來。而且,這個計劃不是因為失敗而結束。事實上,在計劃結束前,KELA都拒絕公佈任何結果,主要是私隱理由,以及避免扭曲了結果。政府純粹有其他更優先想進行的事項,特別是政府已決定採納丹麥式的主動勞工市場政策。
"更重要的是,全民基本收入試驗一向不只是看結果,政策實驗的原則也很重要。赫爾辛基大學的學者Heikki Hiilamo說,芬蘭之前都試驗過其他政策,例如試行「全民就業」,在小鎮Paltamo向所有失業人士分發一份有薪工作。芬蘭仍是一個勇於嘗試新事物的國家,試驗完基本收入後,政府正計劃測試統一福利制度(universal credit system)。"
大部份傳媒沒有說、或是大部份人枱面上都不會這樣說的一點,但我想在這裏補充一下:芬蘭最遲明年5月舉行大選。

沒有人會說,政府不擴大試驗計劃與大選有關,不過,現實是,基本收入肯定不是所有黨派都支持的政策,亦不是可在餘下一年本政府任期內就能引入的政策,當不確定下屆政府會否仍支持基本收入(及其試驗)時,財政部官僚最合理的做法當然是只按2年前所說的計劃進行餘下試驗便算,如果下屆政府決定煞停任何基本收入的討論,現在增加撥款擴大計劃,就是浪費公帑,如果下屆政府仍希望探討基本收入,在現階段也不見得有急切必要擴大試驗,有需要的話,待有分析結果,再進行新一輪試驗也不遲。

《經濟學人》文章還提到2點:就算芬蘭真的放棄試驗基本收入,全球還有很多國家或地方政府快將推行同類試驗;同時,福利模式的試驗和辯論不可能2年就能完成,一向是超過10年甚至更多時間,可能是試驗本身都要進行超過10年才有意思。因此,全球就基本收入的討論,現在只處於起步階段,遠遠未到下定論說成敗的時候。

之前相關文章:
芬蘭試行「基本收入」福利改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