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星期四

芬蘭試行「基本收入」福利改革

芬蘭政府在30日宣佈,明年開始進行「基本收入」福利措施的試驗計劃,將向約1萬人每月派發550歐元(4800港元/2萬新台幣/4000元人民幣),以取代原有的福利援助,實驗進行2年,2019年作檢討,以看看這種新福利模式會否較現行的更佳,若成效顯著,將全面實施。(上圖為有關這試驗計劃的研究報告封面)

近年又開始有推行「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討論,瑞士6月將就此進行公投,法國和荷蘭都考慮進行試驗,因此芬蘭這次實驗將極受全球關注,如果芬蘭成功,全球各地都可能紛紛仿效。

這個試驗計劃會先以已經正獲取政府福利援助的勞動年齡人士實行,550歐元大概只等於他們正拿取的失業救濟金及日常生活補貼,這筆錢只足夠應付他們的衣食行、足以「不餓死」他們,其他方面是應付不到的,例如住,他們有需要的話仍要拿取房屋津貼。另外,期間即使有工作獲薪金,只要他們的整體收入未去到最基本繳稅門檻,那筆基本收入是不會扣除的。在現有制度,如果他們有工作,是需要扣除援助金額的。

「基本收入」在全球已討論多年,但最多只試過在一些小城市或省份實行,從未試過在全國規模作實驗。原因很簡單,所謂「基本收入」,簡單來說,就是全民派錢。大家即時會想:如果人人每個月不用工作都會足夠金錢應付生活所需,還會有人工作嗎?

「基本收入」有很多種,即使協助芬蘭政府進行此實驗的學者就提出有3種:1、全面基本收入,即是這筆錢足夠大家「正常生活」,應該不用再補貼,在芬蘭,這應是約800歐元;2、部份基本收入,亦即是今次實驗中的金額,真的只能「不餓死」大家,但仍要露宿街頭,醫療等需要仍不足以應付,政府仍需要在審查入息後,向最需要人士提供額外補貼;3、負入息稅,即是如果你的收入低於某個水平,政府會給你補貼,令你的收入達到該水平。報告還提出「其他仍在探索的模式」這選項。

無論是什麼模式,「基本收入」最基本的理念就是:無論你是工作、沒工作,本身富有還是貧窮,是什麼年紀的成人,都應從政府獲取足以應付生活基本需要的金錢。你或者會問:這豈不是連富豪也獲「派錢」?答案是:不會。因為理論上,稅制需要同時調整,總之如果你本身都有很高的收入或財產,你基本上會透過交稅來把這筆「基本收入」繳回政府。

全民派錢看似是十分左翼的理念,但其實這是十分右派的主張,推出這個實驗的芬蘭政府便屬中右政府。實際上,芬蘭政府正是想節省福利開支而試行「基本收入」措施,因為可以節省入息審查及援助分開太多不同種類的行政開支。理論上,「基本收入」制度下,現存大部份援助都應該可以取消,包括失業救濟、退休金等,只餘下殘疾等援助。當然,這是在全面基本收入下才做到。

「基本收入」在不同時代下,有不同意義。在21世紀,「基本收入」似乎是迎合工作模式改變了的一種或者可行的福利模式。根據1月的民調,支持實施此制度的芬蘭人中,不少是企業家,不少人支持此制的原因是,若大家都獲保證有基本收入,這可鼓勵創業,令大家免除一旦創業失敗而破產的擔憂。

另一方面,現在在同一公司工作多年,公司提供不少福利的年代早已過去,不少人已是自由身工作,又或者只能找到兼職,或是一些公司不能保證你有一定工時的工作,如果有「基本收入」,可補足這方面的不足。(必須承認,香港人對這點應該很難理解,因為香港人從來沒有「穩定工作」的概念,但在歐洲,或是日本,他們都有很嚴格保護勞工權益的法例,但過去十至二十年,這些地方都透過聘請臨時工來繞過福利開支,日本的「派遣員」便是這種產物)

不過,「基本收入」至今都只屬紙上談兵,真正實施,仍未有國家或大型城市/省份試過。這是真的可行,還是太過烏托邦?那就要看看芬蘭大概3年後公佈的實驗結果了。

延伸閱讀/本文資料來源:
YLE: Finland’s basic income trial to offer participants €550 a month
路透:Finland considers universal basic income under social reform plans
YLE: Over half the population supports basic income scheme
一名芬蘭博士生有關國內對不同模式「基本收入」討論的縱述(英文)
領導這次試驗計劃的學者有關計劃的簡介(英文,鏈結會下載PDF文件)

3 則留言:

  1. 或許你會有興趣看看這篇:加拿大安省其實也有意一試,不過這是一個左翼政府。
    http://m.thestar.com/#/article/news/queenspark/2016/03/30/ontarians-warming-to-guaranteed-minimum-income-poll-suggests.html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