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日星期四

莫斯科女童斬首案 俄電視異常低調

莫斯科數天前發生駭人聽聞的凶案,一名烏茲別克籍的38歲保姆Gulchekhra Bobokulova把她平日照顧的一名約4歲女童殺死並斬首,引來俄羅斯全國震動,案件也開始審理(上面照片來自BBC)。不過,俄羅斯主要電視台都十分低調,未見大篇幅報導,甚至在事發當天近乎沒作出報導。



案發經過是這樣的:在2月29日早上,Bobokulova去到Oktyabrskoye Polye地鐵站出口附近,之後由袋中拿出受害女童的頭,左手拿著頭髮來揮動那個頭,並同時用俄語高叫一些語句,大意是「我是恐怖份子」、「真主偉大」等等,又說「我要炸死自己來炸死你們了」,因此引起附近的人驚慌,一度以為她身上有炸彈,最後警方制服了她。

同時,在她工作的住宅發生火災,消防員撲滅火災後發現一具沒了頭的屍體,之後確定是該名女童。警方估計,Bobokulova待家中夫婦及二人較年長的孩子離家後,殺死該名女童。

Bobokulova有多年患精神病的紀錄,殺人時精神狀態似乎有受藥物影響。她在3月2日上庭時,又供稱是真主叫她殺死那名女童。當局仍在調查,是否有人事前煽動Bobokulova殺人,但目前來看,案件應是一個精神失常的人士殺人,不似什麼預謀、有組織犯罪或刻意向全個俄國俄民族報仇的案件。

雖然如此,但俄羅斯電視台對這案件卻不尋常地低調,與俄羅斯網民熱烈討論有很大對比,於是引來政治審查的揣測。政府只說,認同電視台不渲染的做法,但否認有向電視台發指示,要求低調處理案件。

無可否認,Bobokulova手持女童首級的影片高度令人不安(她在街上叫嚷了約20分鐘,警方才把她制服,因此事發經過是有人拍攝到的,大家可自行在網上搜尋),電視台不播放,有一定的道理,但連報導篇幅也很小,就十分奇怪。

Bobokulova的身份剛巧碰到移民這個俄羅斯十分敏感的議題之一,民族主義份子隨時可用來發動騷亂。俄羅斯長年有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一直要由中亞的前蘇聯共和國引用大量外勞,但俄羅斯也有不少人認為他們搶飯碗,相處時又有摩擦,而且俄羅斯一向排外問題嚴重,因此外勞問題是十分敏感的。偏偏Bobokulova是烏茲別克籍外勞,還要被發現沒有合法工作證。在1日一些俄羅斯人在地鐵站附近悼念女童時,便有一些極右份子出現。

另外,Bobokulova在街上揮動女童的頭時,是身穿黑色全身袍,又說自己是聽了真主的話才殺人,而俄羅斯國內又有一些少數民族是穆斯林,加上俄羅斯正轟炸敘利亞,因此案件很容易令俄羅斯人聯想到這些議題,潛在可能加劇國內民族之間不和,以至分裂危機,又或是被用來批評敘利亞軍事行動。

畢竟,論反穆斯林情緒,俄羅斯人隨時較西方國家高漲幾十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