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8日星期二

「左翼民族主義」

斯洛伐克在5日舉行大選,不少傳媒形容現任總理菲戈(Robert Fico,照片來自BBC)時,都會形容他為「左翼民族主義」——一個十分奇怪的組合,因為他確實領導一個左派政黨,但他在難民問題上的發言也跟其他中東歐國家的保守派政黨無異。

這個,要數回斯洛伐克獨立23年來的政治發展。

斯洛伐克是1993年才重新出現的國家,由當年中文仍只叫做捷克的「捷克斯洛伐克」獨立出來。在共產政權垮台後不久,仍有政黨提倡與捷克留在同一國家,但最終這類政黨全軍覆沒,於是所有能夠存活下來的斯洛伐克政黨,在民主化初年便已需要不斷強調拒絕屈從捷克的民族主義特徵,左派政黨也不例外,因此斯洛伐克所有政黨都要有一定的民族主義特質。

在前東歐共產國家,民主化初年出現的政治爭拗,主要是如何面對市場改革?支持全面市場改革的便是右派,作為這一派的制衡的便是左派,而左派不少是由原獨裁統治的共產黨蛻變而成,因此不少東歐國家現在仍只能出現「右右」兩大派,例如波蘭便是一個右派政黨和一個更右派的政黨對壘。

至於斯洛伐克,初年作為抗衡市場改革的勢力,是來自一個民粹兼民族主義的右派政黨,而且成功執政,統治手法專橫,於是又出現一個反對這個勢力的大聯盟。這令斯洛伐克的左派在90年代找不到獨立的生存空間,變成要依附在右派的反專政民族主義大聯盟。

至於菲戈領導的政黨,名為「方向—社民黨」(Smer-SD),1999年由菲戈成立,他當時由當年左派最大黨、前身為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的民主左翼黨出走,另立該黨。

創黨時,斯洛伐克執政的是親市場改革的一派,因此菲戈要做的,便是一個可取代這一派的另一執政選擇,他先要做的,除了擠掉其他左派,也要同時擠掉當時兩大派中、親市場改革派以外的民族主義一派,這令菲戈需要吸走民族主義政黨部份票源。而現實上,左派傳統上要吸納的低下階層,這個階層在斯洛伐克,除了反對市場改革太急、希望政府提供較多福利並進行較大程度的財富再分配外,往往同時是民族主義支持者,而且是民族主義優於左派經濟政策,這令菲戈採取頗為民族主義的主張。

「方向—社民黨」很快就成為左派龍頭,甚至連民主左翼黨及其他左派政黨也要加入他的政黨,令這個原本名為「方向黨」的政黨變成目前的「方向—社民黨」。

菲戈很強調「方向—社民黨」是左派、社民主義的代表,而無可否認,在經濟政策,他是十分正統的左派,主張大政府及高福利。

不過,「方向—社民黨」一直被質疑是否為真左派。事實上,在建黨初年,菲戈自稱為「第三條道路」,說自己是超然於左右對決的。

左派血統遭質疑,最重要的,仍是該黨及菲戈的民族主義色彩十分濃厚,即使放在中東歐國家來說,仍屬偏高,說過愛國主義是好事——正常的左翼政黨,是不會歌頌愛國主義。在難民問題上,他不斷說該國一個穆斯林難民都不會接收,又說過多元文化主義是虛構的。

菲戈2006年首度上台時,他毫不猶疑便跟民族主義政黨「斯洛伐克民族黨」聯合執政,令歐洲左翼嘩然,歐洲議會的社會主義黨黨團一度暫停該黨的會籍。

某程度上,菲戈只是個民粹政客,政綱上是把不同能迎合國民的主張拼湊在一起,根據國情決定,絕非十分理論上全面跟隨正統左翼主張。而他現在強調自己是左派,也是選舉策略及政治宣傳的需要。

如果再看今年的大選結果,也不會對「方向—社民黨」在移民問題上的強烈右派/保守派立場感到驚訝,因為8個獲議席的政黨中,除了一個代表國內匈牙利裔少數族群政黨外,其餘7個的政綱全部都是反移民!

令人意外的是,極右又再崛起。上面所說的「斯洛伐克民族黨」之前一度未能再躋身國會,但今次重返國會,得票排第4,150席中獲15席。這個政黨,今屆已要改稱為「溫和民族主義政黨」,因為一個「真納粹」的新政黨「我們的斯洛伐克人民黨」同樣進佔國會,是第5大黨,獲14席,該黨領袖是個穿納粹軍服、歌頌二戰時親納粹斯洛伐克政權的人。

「方向—社會黨」仍然是最大黨,但議席數目由上屆可獨自執政的83席,大跌至49席,需要找政黨合作。

當地的政治分析都說,菲戈今次玩出火,以為反移民便可獲選民支持,結果卻是為極右政黨拉票,弄得自己現在不知如何籌組到一個政府。

最要命的是,斯洛伐克今年7月開始出任歐盟輪任主席國,歐盟屆時要由一個國會充斥極右份子的國家去領導,去處理難民問題。

1 則留言:

  1. 東歐都係保守既天主教國家,即使社民黨願意接納移民,國民都會選一個民族主義既政黨,一些右翼既專制政黨可能藉機上台,好似匈牙利同波蘭咁樣,相信不出十年就會廢除民主制度.與其由哩班右翼獨裁分子上台,倒不如俾支持維護民主政治既左翼民族主義執政,反正中東歐本身就唔適合多元文化

    回覆刪除